第21章 嘴瓢_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香蕉小说网 >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 第21章 嘴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嘴瓢

  赵小桐眨了眨眼,望着顾瑾寒略显不快的神情,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她跟他当然不熟,她甚至不知他究竟是哪个学长,刚开始她还以为他是谭雪琦,何况他们也没说几句话呀。

  他有什么好吃醋的?可是此刻,被他漆黑的目光注视着,她竟然莫名有点心虚,身为已婚人士,哪怕觉得他此刻的不高兴有点莫名其妙,赵小桐的求生还是很强。

  她连忙摇头:“不熟,就看到消息简单聊了两句,我还没想起他是哪个学长,你不误会。”

  顾瑾寒并未移开目光,依然拿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直直盯着她,半晌才移开目光,似是解释一般补了一句:“刚刚看你笑得开心,以为你们很熟。”

  任谁被夸都会很开心吧?

  赵小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夸我我也开心。”

  说完她才意识到这话太过暧昧,她连忙低下了脑袋,女孩白皙的耳朵透着淡淡的粉,顾瑾寒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不早了快去洗漱吧。”

  赵小桐乖乖哦了一声,收起手机洗漱去了。

  第二天,赵小桐醒来时,已经八点多了,顾瑾寒和昊昊都已经不在了,她先查看了一下招聘消息,见依然没什么动静,不由有些沮丧。

  其实也才过去一晚而已,不过今天是周五,如果还没消息的话,可能就得到周一了,等待简历被查看的过程多少有些煎熬,赵小桐脆给自己找了点事做。

  她先是将有关乐理知识方面的书找了出来,打算将需熟记的知识,再过一遍,免得面试时被问到,万一不会就尴尬了。

  看书时,时间过得很快,一直到小张将昊昊接了回来,她才发现一上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顾瑾寒中午有些忙,便没有回来吃饭,午饭只有她跟昊昊。

  小家伙依然别扭,赵小桐不主动跟他说话,他就会绷着一张小脸默默吃饭,让人瞧着莫名有些心软,赵小桐便有意问他几个问题,什么上课有好好听讲吗,多喝了吗,有没有跟小朋友闹矛盾呀。

  昊昊竟也不嫌烦,听不顺耳了顶多拧一下小眉头,幽幽看她一眼,也没顶嘴,吃完饭赵小桐撸了撸他的小脑袋,带他上了二楼,她笑:“快去午休吧。”

  他下午还有课,剖去吃饭时间,午休时间仅有一个小时,他倒也乖,回房后,就上了床。

  赵小桐的微信却响了一下,一看是郝老师发来的,郝老师是昊昊的班主任,上次见面时,赵小桐就加了她微信,这些天,郝老师时不时会给家长群发一下多跟孩子沟通的消息,这还是头一次单独找她。

  赵小桐连忙回了一下。

  见她有时间,郝老师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过来:“昊昊妈妈,是这样的,昊昊的同桌航航离家不算近,中午都是在学校休息,他今天放学后,情绪有些低落,我问了问他也没说。”

  郝老师声音透着一些无奈:“我本来以为没事,谁料上床休息时,他却一个人趴在被窝里默默流泪,我又耐心问了问,这小家伙嘴还挺严的,最后就说想给昊昊个歉,大概是怕昊昊以后都不理他,我怕他一直哭,对眼睛也不好,脆就跟您打了个电话,不然让两个孩子电话交流一下?”

  赵小桐显然没料到还有这事,刚刚问昊昊有没有跟小朋友闹矛盾时,他还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在说他怎么可能动不动就跟人闹矛盾,才没那么无聊。

  赵小桐当时还挺心虚的,结果呢,这打脸也来的太快了些。

  赵小桐跟郝老师说了两句,就去了昊昊房间,昊昊正侧身躺着,小脸埋在枕头里,听到动静,才睁开眼睛。

  他眼眸漆黑,眼睫毛又密又长,侧着躺时,柔软的发丝微微垂下来一些,五官致得像个小姑娘。

  赵小桐弯腰凑近了些:“航航想跟你歉,让你接个电话。”

  昊昊很酷地闭上了眼睛:“睡了。”

  摆明了不想接。

  赵小桐了鼻尖,对郝老师说:“郝老师,这样吧,我和昊昊聊一下,等会儿给您打过去吧。”

  郝老师连忙点头:“谢谢昊昊妈妈了。”

  赵小桐笑:“老师太客气了,本就是孩子之间的矛盾,您这么关心学生,我该感谢您才对。”

  又简单说了两句,两人便挂了电话。

  昊昊这会儿已经把被子拉到了额头处,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赵小桐挺头疼的,脆坐在了昊昊床上,耐心地戳了一下昊昊的小脑袋:“怎么回事?真不理人了?老师说他快哭了一中午了。”

  昊昊在被子里听得很清楚,他小鼻子皱了皱,闷声:“他哭什么?我又没说他。”

  他神情带了点不耐烦,大概是觉得躲起来没什么气势,他抓了抓脑袋坐了起来,他皮肤很白,鼻梁也很挺直,眼睛嘴巴也很好看,五官组合在一起时,特别可爱。

  赵小桐手痒地捏了捏他的小脸,笑:“没说就没说,我又没说是你做错了,小小年龄,怎么这么爱皱眉?跟有多少不开心的事似的。”

  昊昊绷着小脸拍开了她的手。

  “好了好了,我不捏总行了吧?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理他?他怎么得罪你了?”

  昊昊觉得大人真麻烦,问来问去的,他显然不想说,皱着小眉头:“我午休了,这事你别管。”

  赵小桐捏了一下他的小脸:“我是你妈妈,我不管谁管?”

  这话显然取悦了昊昊,他虽然拧了一下小眉头,看着不太有耐心的样子,心底却暖暖的,竟真开了口:“他真的很烦,上课也找我说话,我不想听,他也一直说说说。”

  平日航航念叨他疼他也就算了,最近还总是念叨他妈妈,他说他妈妈烦死了,每天都给他讲个睡前故事,也不管他是不是想听,还说那些故事他早就听烦了,一点新意都没用。

  昊昊想听妈妈讲故事都没得听,他却抱怨个不停,昊昊自然不高兴,就说了一句:“以后别再跟我说话。”

  他显然是气话,航航却当真了,这才默默哭鼻子呢。

  昊昊不想提具体内容,只是简单说了两句。

  赵小桐有些好笑:“他上课爱说话确实不对,你不想让他说应该告诉他,你不给他反馈,又直接不理人,他肯定难过呀,他现在给你歉肯定是意识到错误了,你难真不考虑原谅他一下吗?”

  昊昊皱着小眉头犹豫了一会儿:“他真哭了?”

  赵小桐被他纠结的小模样差点逗笑,她咳了一声:“当然是真的,老师还能骗人不成?”

   

  ;昊昊又不说话了,心中却觉得郝老师肯定又夸张了,她之前帮着调解两个小朋友的矛盾时,总是把另外一方说得很惨。

  赵小桐却当他默认了:“那我给老师打个电话,你跟航航说两句,别再闹别扭了,随后都好好午休行吗?”

  昊昊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赵小桐便拨通了郝老师的电话,昊昊非让她出去,才肯跟航航聊,赵小桐只好出去了,过了有两分钟。昊昊才把手机还给她,还说:“郝老师果然骗人,他根本没有一直哭。”

  他冷着小脸抱怨的模样,莫名有点可爱,赵小桐有种被萌到的感觉,忍不住弯腰在他小脸上亲了一下:“好啦,没哭就没哭,我儿子最大方了,原谅他这一次?嗯?”

  昊昊的脸腾地红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你、你嘛亲?”

  赵小桐嬉皮笑脸的,理直气壮:“谁亲了?我亲我儿子又没亲别人。”

  昊昊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身回了自己屋,躺到床上后,他却忍不住捂着脸翘起了嘴角,妈妈又亲他了,是不是说明现在的妈妈也喜欢他了?

  昊昊躺在床上打了个滚,午休难得失眠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英语,昊昊最不喜欢英语,他两岁启蒙,就开始学英语,小家伙记忆力极好,如今英语说得跟母语一样溜。入学考试时,甚至有老师建议他跳级,觉得以他目前的平,就算去读三、四年级也是可以的。

  顾瑾寒想让他多体验一下孩童时期的生活,才没让他跳级。

  因为老师教的本就会,他听着就很无聊,加上中午没休息,忍不住就打起了瞌睡,昊昊首次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老师喊了他两次,他都没起来,可把老师气死了。

  见班里的小同学捂着嘴,笑成一团,老师愈发有些没面子,下课后就回办公室,给他家长打了个电话,家长备注一栏本应该填爸爸和妈妈的手机号,昊昊这儿两个电话填的都是顾瑾寒的,一个工作号,一个私人号。

  顾瑾寒接通后,听到是昊昊的事,就跟老师说了声抱歉,希望老师稍等片刻。

  他有意培养赵小桐和昊昊的感情,直接给赵小桐打了个电话,让她跟老师沟通,赵小桐一听又是昊昊的事,多少有些无奈,只觉得这小家伙还真爱闯祸。

  英语老师是个年龄大点的老师,很是严肃,见顾瑾寒好不容易接了电话,又说太忙,让孩子妈妈给她联系,当时就更不高兴了,总觉得孩子家长有些不负责。

  所以等赵小桐再打过去电话时,她态度就有些不好,直接指责:“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家长不配合学校的教育,孩子身上的问题才越来越多,前几天是打架,如今上课又睡觉,仗着学习成绩优异就这种态度,日后怎么可能学好?”

  赵小桐本来还很担心,还以为他又闯祸了,如今见他只是上课睡觉,下意识松口气,一不小心站在了昊昊的立场上:“困就让他睡会儿呗。”

  老师震惊极了,显然没料到她是这么个态度,哪怕赵小桐反应过来后,连忙了歉,她依然很生气。接下来赵小桐再说什么都没用了,老师直接严肃地挂了电话,挂前冷声求她将昊昊领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如果依然认识不到错误,以后脆也别来上学了。

  赵小桐吓得不行,哭唧唧给顾瑾寒打了个电话。呜呜呜她好像闯祸了,不会连累得儿子被退学吧?

  顾瑾寒接通后,很有耐心:“解决好了?”

  赵小桐更想哭了,哭唧唧解释了一下,“我再给老师打电话,她直接挂断了,不想接我电话,我怎么办?”

  顾瑾寒忍不住笑了一下,赵小桐还从未听过他的笑声,见他此刻不德地笑了,对他的那点杵意也烟消云散了,愤愤指责:“你笑什么?”

  顾瑾寒这才忍住笑,他了一下鼻尖,严肃:“你听错了,老师正在气头上,你别再给她打电话了,我一会儿给她打一个,好好个歉,昊昊上课睡觉确实不对,既然老师说了,把他接回来反省,你就去学校接一下,周一再让昊昊交个检讨书,做个保证,不会有事的。”

  见他丝毫不担心,赵小桐这才安心了些,她怂怂地去了学校,想再跟老师好好个歉,结果英语老师根本不在办公室,最后是郝老师接待的她。

  郝老师也很抱歉:“都怪我中午打扰了他休息,如果没有航航的事,他估计一早就睡了,我刚刚问了昊昊,他说没午休才有些困,我等会儿见了英语老师再好好跟她解释一下吧,昊昊还是留下上课吧,别回去了。”

  赵小桐却怕万一将昊昊留下,英语老师知后更生气,她羞愧:“老师都说了让他反省,就让他好好反省一下吧,不管什么原因,上课睡觉确实是昊昊不对,刚刚我态度也有问题,郝老师若是见了英语老师,务必替我转答一下我的歉意,我刚刚真不是有意的。”

  解释了一通,赵小桐才领着昊昊离开学校。

  小家伙显然也知做错事了,低着小脑袋没敢吭声,半天才小声说了一句:“我不是有意上课睡觉。”

  赵小桐其实很理解他,她之前上学时,但凡是自己不喜欢的科目就总控制不住地打瞌睡,有时候手都掐破皮了,依然照睡不误。

  赵小桐甚至觉得让老师真正生气的,根本不是昊昊上课睡觉这事,而是她的态度,她还挺愧疚的。

  见昊昊有些自责,她心中更不好受了,忍不住安慰:“没事的,你认识到错误就好,今天好好反省一下,等开学咱们给老师交个检讨书,我再好好给老师个歉,这事就过去了。”

  昊昊点头,见妈妈没有讨厌他,他才松口气。

  幼儿园附近有一所大学,这边还挺热闹的,单商业街就有两条,环境也不错,路边种了不少树,空气挺好的,见昊昊蔫蔫的,赵小桐对小张:“你慢慢开着吧,我带昊昊走会儿路,散散心,累了再上车。”

  小张自然没意见,赵小桐就跟昊昊边走路,边说了会儿话,路过商业街时,她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女人恰好在马路对面,她成熟不少,黑长直烫了一下,还染了颜色,虽然模样有些变化,赵小桐却一眼认出了她。

  她忍不住喊了一声:“雪琦!”

  女人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走了几步,进了旁边那栋大楼,显然是来购物来了。

  赵小桐拉着昊昊:“昊昊,妈妈看到一个熟人,你先跟张叔叔一起回家好不好?妈妈找她有些事。”

  昊昊抓着她的手没有放,他顺着赵小桐的目光瞧到了谭雪琦,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

  昊昊说:“我跟你一起。”

  谭雪琦已经进入了商场。

  怕等久了,更追不上她,赵小桐只好点了点头,带着昊昊过了马路。网,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