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吃醋_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香蕉小说网 >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 第20章 吃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吃醋

  她肌肤细腻莹白,脸一红,耳根脖颈也透着淡淡的粉,见她羞成这个模样,顾瑾寒眼中带了点笑意,他五官冷厉,笑起来时整个人的气质都柔和许多。

  他伸手拉开了拉链,随着拉链的下滑,女孩雪白的肌肤也一点点露了出来,蝴蝶骨在灯光下格外漂亮,顾瑾寒目光有些幽深,呼吸也了些。

  他离得近,赵小桐甚至察觉到他的气息都落在了背上。她内心呜咽了一声,好想扭头给他一脚,靠这么近什么?

  呜这种莫名其妙被占便宜的窘迫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顾瑾寒将拉链拉好,她已经变成了一只新出炉的大红虾,润的眼眸也泛着一层汽,可怜兮兮的,还带了点沮丧。

  呜呜呜她的身体再也不纯洁了。

  他收手的那一刻,赵小桐迅速转过了身体,红着小脸:“你先出去一下,我换衣服。”

  这个房间是特意为他们俩准备的,刚刚赵小桐已经瞄到了,里面有她穿的睡衣,还贴心地放在了床头,一看就是家里的阿姨提前拿出来的。

  顾瑾寒站着没动,他目光依然深邃,里面还带了一点说不清的复杂,赵小桐被他看得莫名有些心虚,有种自己又变成“负心汉”的既视感。

  就在顾瑾寒打算妥协时,谁料却听小姑娘哀怨地嘟囔:“不想离开算了,那你转过身,不许偷看。”

  脱口而出后赵小桐就后悔了,她也不知为什么,怎么就是对他有些心软,可是再后悔也晚了,好在顾瑾寒没让她为难,顺从地转过了身。

  赵小桐还是觉得好羞耻,大眼提溜转了一下,忍不住踮着脚尖抱起睡衣,溜到了浴室。听到她的脚步声,顾瑾寒有些无奈。

  赵小桐换好睡衣,将礼服又拿回了卧室,随后才开始卸妆,洗好澡时,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顾瑾寒在楼下洗的澡,他吹头发上楼时,赵小桐还在吹头发,她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垂落在身前,不仅长,发量也多,很难打理的样子。

  见她吹得费劲,他朝她走了过来:“我来吧。”

  说完就伸手拿走了她手中的吹风机。

  她下意识睁大了眼,连忙:“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她又不是手脚不能用,吹个头发而已,哪需他帮忙?赵小桐伸手去夺吹风机,谁料他却举高了点。

  他个头很高,哪怕赵小桐踮起了脚尖也没能碰到,两人离得近,她更清楚地瞧到了他此刻的模样。

  男人已经换上了睡衣,这次是纯黑色睡袍,越发衬得肌肤有种冷白感,俊美的五官在灯光下,像是会发光。

  他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一股沐浴露的味,说不出的好闻,见她抢吹风机,他神情带了点无奈,另一只没拿吹风机的手了一下她的侧脸,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乖一点,嗯?”

  赵小桐不明白他是怎么板着一张冷脸,说出哄人的话的,然而她整个人像被人施了魔咒,一时忘记了动弹,瞧着也乖巧极了。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耐心地帮她吹头发了,他的手很大,手指时不时从她发丝间穿过,或撩起或放下,说不出的专注。

  赵小桐脸颊腾地红了,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她再次被撩了,小仙女的脸可以随便吗?

  赵小桐脸颊一阵滚烫,可是不用举着吹风机真的好,她可耻地屈服了。

  她头发很长,单是吹头发都吹了十几分钟,等他帮忙吹好时,她才偷瞄了他一眼。真心觉得这个男人虽然冷了些,但是又诡异的有点暖,真的太会照顾人了。

  她之前肯定是被他这种无微不至的细心,打动的吧?对上他没什么过多情绪的侧脸时,她心里那点动容又飞走了些,毕竟跟这样一个男人相处,压力真的好大!

  赵小桐说了声谢谢,就鸵鸟般钻到了被窝里。

  顾瑾寒也上了床,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察觉到他躺在一旁时,她小心脏再次欢快地跳了起来,她偷偷又往边上蹭了蹭,谁料刚拉开一点距离,顾瑾寒就伸出手臂,将她捞了回来。

  他声音低沉,隐隐带了点儿霸:“再躲就掉下去了。”

  他不捞还好,一捞两人离得反而更近了,她的背几乎贴在他胸膛上,赵小桐身体僵了一下,又连忙往外移了移,羞恼:“我才没那么笨,怎么可能掉下去?”

  顾瑾寒薄微微抿成了一条线,真想将她捉回来,好好问一下,他就那么可怕?想到下属们瞧到他,也皆是恨不得绕走的模样,他冷着脸反思了片刻。

  过了一会儿,顾瑾寒才试着放缓了语调:“等你睡着后,一翻身说不准就掉下去了,就算往我这边靠点,我也不会吃了你。”

  吃了你这三个字,又让赵小桐有了不好的联想,她心中的小人已经快哭倒在地了,骗子,他明明早就将她吃抹净了好么,不然昊昊是怎么来的?

  不欺负她年幼无知,她上初中时就学过生理课了!

  赵小桐誓死不过去,还不忘闷声警告:“你不许动,你再靠近我就下楼睡沙发去!”

  她声音很严肃,难得带了点强势,顾瑾寒神情微微淡了些:“难你想一辈子这么下去?”

  “当然不是了!我们可以找个合适的时间去离个婚。”

  哇!终于说出口了!赵小桐心中的小人儿举起了胜利的小旗,下一刻,身边的男人就冷笑了一声:“离婚?”

  他声音很淡,赵小桐下意识有些怂,眼神也有些躲闪。

  他已经倾身覆了过来,将她瘦小的身体一拨拉,她就从侧躺变成了正躺,他紧紧盯着她,漆黑的眼眸像是蕴含着万丈深渊。

  赵小桐就知他近日的温柔都是装的,瞧瞧!暴露本性了吧?少年时期的他就是如此吓人,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不敢呼吸。

  她此刻就吓得大气不敢喘,不等他开口质问,她就连忙认怂了:“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见她吓得眼睫颤,顾瑾寒又心软了些,他了她的脑袋,密的眼睫遮住了眼中的情绪,半晌才低声:“是不是我小时候对你好点,你现在就不会这么怕我了?”

  赵小桐依然紧紧闭着眼睛,她心脏跳得很快很快,听到他的话,才掀开眼帘瞄了他一眼,眼神有些躲闪。

  她也不是怕他,只是不喜欢他而已,他当他的冰山王子,她做她的自由音乐人,两人离得远远的,不是很好吗?

  可是想到他刚刚略显复杂的目光,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也不知为什么,心底有一个认知,他肯定不会同意离婚的。

  那她呢,没有丢失记忆前,她真的爱他吗?

  赵小桐一直拖着不离婚,其实也不是纯粹怕他,她心底还有个声音在悄悄提醒着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离婚,是不是可能会伤害到他?自己以后有没有可能会后悔?

  她不知答案,所以也不敢轻易下决定。

  顾瑾寒显然知她的鸵鸟心态,他舍不得太狠,唯有徐徐图之,像之前一样,他可以让她习惯他一次,就可以习惯第二次。

  余生很长,不是吗?他撤开了身体,淡淡:“不早了,睡吧。”

  赵小桐心中糟糟的,根本睡不着。

  顾瑾寒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一点半了,清楚可能是自己的存在,让她有些失眠,他掀开被子下了床:“快睡吧,不打扰你了。”

  赵小桐愣了愣,想问问他去哪儿,到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总觉得问了像是不希望他离开一样。

  顾瑾寒推开门走了出去,打算出去抽根烟,等她睡着再回来。

  他之前从未有抽烟的习惯,自从她得了抑郁症,他才习惯了抽烟,心情糟糕时,抽根烟情绪多少能缓解一下。

  如今她已经彻底没事了,也忘记了那些痛苦,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顾瑾寒隐忍惯了,也并不觉得如今被她疏远有多痛苦。

  谁料他回来时,她依然没睡着。

  小姑娘打开了灯,正睁着一双润的双眼,望着天花板失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瞧到他进来了,她连忙坐了起来,背靠着床头柜,抓了抓脑袋:“那个、你回来了呀?”

  赵小桐也不知为什么,他离开后,她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还总是闪过他离开时略显落寞的背影。

  其实她想问问他嘛去了,等他靠近了些,她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烟味,她突然就有些沉默,心中也莫名涌起一股懊恼的感觉。

  她忍不住小声:“顾瑾寒,不然你给我讲讲我们的过去吧,我如果能想起一点儿来,是不是就可以好好跟你相处了?”

  小姑娘眼神清澈,神情也再认真不过,顾瑾寒眼神柔和了下来,望着这样的她,只觉得就算等再久也值了,他伸手了她的脑袋,低声:“不是说了,你现在这样就挺好?”

   

  ;赵小桐蹙了蹙小眉头,她觉得不好,面对他和昊昊时,她总有种莫名的愧疚感,她是真的很想了解一下过去的事。

  顾瑾寒不愿意说,见她坚持,才淡淡:“你第一次主动亲我时,昊昊还没出生。”

  那时她已经打算放下心结,好好跟他过日子,谁料后来却再次发生了不幸的事。

  赵小桐的脸腾地红了,谁听这个!

  她扭过头不想理他了,总觉得他是故意的。

  顾瑾寒也没再多说,他关掉灯,上了床,大概是抽过烟的缘故,声音显得有些低哑:“快睡吧,真不早了。”

  他身上依然带着烟味,混杂着沐浴露的味,其实不算好闻,赵小桐明明讨厌烟味,也看不惯抽烟的男人,可是不知为什么,想起他夹着烟,靠着墙壁吞云起雾的场景,她心中竟酸酸的。

  她不太理解这种感受,最终也只是低声:“以后不抽烟了。”

  顾瑾寒似是没料到她会关心他,微微怔了一下,略显冷漠的脸上爬上一丝笑,似是不经意:“本来已经打算戒了,说好了二胎的,确实不能抽了。”

  什么二胎?

  赵小桐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眼睛也瞪得圆溜溜的。

  顾瑾寒勾了下,虽然已经熄了灯,依然能想象出她可爱的小神情,他轻笑了一下,:“逗你呢,快睡吧。”

  赵小桐:……

  !好想打人!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蔫坏了?!!

  赵小桐哼了一声,略带小情绪地闭上了眼睛,本以为还是睡不着,谁料,这次她却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从老宅回家时,是顾瑾寒送的她,到家后,赵小桐才想起有件事忘记跟他说了,她掏出手机给顾瑾寒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赵小桐坦诚:“我想留意一下招聘信息,需用一下电脑,我记得你书房有笔记本,我能用一下吗?”

  顾瑾寒正在翻阅助理递来的文件,闻言低声:“当然可以,我的不就是你的?想用什么直接拿就行,不用特意跟我说。”

  赵小桐心中有些别扭:“嗯,知了,那我挂了。”

  “等一下,用我帮忙吗?”

  顾瑾寒投资过娱乐圈,对音乐制作这一块儿或多或少了解点,但是过去他提出帮忙时,她却拒绝了,他的小姑娘有一种孩童似的纯真,总觉得靠自己努力得到的一切才值得开心。

  她享受奋斗的过程,怀揣着梦想,就算遇到阻碍也并不气馁,顾瑾寒一直很欣赏她的工作态度。

  “不用,我自己的工作自己来就行,这样才有意思。”

  顾瑾寒眼中带了点笑:“嗯,那你慢慢来吧,需帮忙的时候可以随时找我。”

  挂掉手机后,赵小桐忍不住发了会儿呆,总觉得这样一面享受着他的好,一面想疏远他的自己很坏很坏,她突然很想回忆起过去。

  如果能回忆起来,是不是就不用辜负他了?

  其实赵小桐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她醒来时,记忆停留在她的歌刚被《倾心》看中,当时的兴奋和期待那样真切,如果她是失去记忆,怎么可能对过去几年的事,记得那么清晰?大学时期的事,记忆应该模糊一些才对吧?

  所以在心底,赵小桐一直倾向于自己是重生了,哪怕这种想法有些不科学,所以即使她对过去的事有些好奇,也没有急切地去找回记忆。

  她总觉得根本找不回来,除非她真是失忆了。

  赵小桐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能顺其自然。

  虽然无法回忆起过去,赵小桐还是觉得应该多了解一些比较好,开始忙工作前,她先去找秦姨说了会儿话。她是有心套话,秦姨却怕说多错多,根本不敢跟她多聊,最后的结果自然一无所获。

  赵小桐叹口气,打算不再纠结此事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她想通后便去了书房。

  她上大学时,其实规划过自己的未来,当时她对自己信心满满,觉得有朝一日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很厉害的音乐制作人,给歌手们作曲、作词。

  一想到自己写的歌可以被许多人喜欢,她就忍不住兴奋。

  虽然已经二十六岁了,事业依然没什么进展,赵小桐却并不气馁,毕竟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管年龄多大,她觉得只坚持,总会有回报的。

  如今已经过去了六年,新开的许多公司她都一头雾,赵小桐便先查了一下国内综合排名比较靠前的音乐传媒公司。

  她查了好几个小时,总算有了个初步的了解,最后将目光瞄准了B市的星尘传媒,这家公司虽然才成立六年,却与多家电台、电视栏目、电影剧组等媒体进行着长期合作,不仅资源极好,还在大力推出国内具有潜质的音乐制作人及明星艺人。

  赵小桐觉得她可以试着投一下简历,哪怕去知名音乐制作人身边当个小助理也可以呀,时间久了,积累的经验够了,她肯定也可以一步步成为音乐制作人的。

  赵小桐说就,特意在各个招聘网上搜了一下星尘传媒的招聘消息,果然看到了有关音乐制作人助理招聘的信息。她完善了一下个人信息,便投了简历。

  晚上吃完饭,她还特意查了一下消息,简历暂时没被对方查看。

  昊昊今天作业有些多,吃完饭就回房写作业去了。

  赵小桐闲着无事忍不住过去瞄了瞄,小家伙果然是个学霸,写的答案都是标准答案,赵小桐看得酸溜溜的,心中莫名有些羡慕。

  如果她小时候学习成绩也这么好,妈妈肯定不会总是让她向顾瑾寒学习了吧?

  赵小桐正走神时,突然手机响了一下,她点进去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又收到一条QQ消息,这个人几年内陆续给她发过上百条的消息,这次是提醒最近流感肆虐多注意身体。

  在她没有回复的情况下,对方竟然坚持了这么久,赵小桐多少有些好奇对方是谁,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可能是谭雪琦。

  也许她虽然删掉了自己,其实还是把她当朋友的?所以就注册了小号,时不时发个节日祝福什么的。

  赵小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怕万一不是,她没有一上来就问是不是雪琦,而是打了两个字:你是?

  屏幕上方先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赵小桐等了一下,谁料对方根本没有消息发来,又过了一分钟,才发来个消息。

  □□ile:赵小桐?

  小梧桐:嗯,是我,你是?不好意思呀,我忘记什么时候加的你了,QQ上没有备注姓名。

  □□ile:没事,我记得当年是参加联谊加的你,周围的人都互相加了QQ,你没备注也正常。

  所以?究竟是谁?

  好在下一刻,对方就表明了身份。

  □□ile:我大学跟你一个学校,是比你大一届的学长,裴扬。

  赵小桐隐隐觉得耳熟,一时没能回想起来裴扬是谁,她只好回:哦,学长好,谢谢关心呀,我好久不登QQ了,才没回复。

  □□ile:没事,大多都是群发的,只有几条是找你有事。

  因为有上百条消息,赵小桐都以为是群发的,也没一一查看,连忙回了一句:学长有什么事吗?

  □□ile:也没什么事,当年我毕业后,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想从事音乐制作,那时想招募几个有音乐天赋的校友,有人给我推荐了你和谭雪琦,就跟你们联系了一下。

  赵小桐连忙说了抱歉:真实对不起,我好久没登过QQ了,也不知这事。

  Smile:没事,你现在回复也不晚,最近几年怎么样?还在做音乐吗?

  顾瑾寒过来时,恰好瞄到□□ile给她发的最新消息,瞧到这个昵称时,顾瑾寒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赵小桐回得认真,根本没察觉到顾瑾寒的到来。

  他在她身边停了下来,目光恰好可以扫到她屏幕上的字,他低声问了一句:“跟谁聊呢,这么专注?”

  赵小桐这才发现他回来了,晚上他有些忙,晚饭都没回来吃,赵小桐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打了一行字,边打字边回了一句:“大学一个学长,我看他给我发消息了,就回了一下。”

  “在聊什么?”

  赵小桐没瞒他,简单说了两句,提起这个她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说他之前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想把我挖过去,这是不是说明我的专业能力还是可以得到认可的?”

  她笑弯了眉眼,小酒窝也甜甜的。

  顾瑾寒神色有些莫名:“你跟他很熟?”网,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