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第 6 章_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
香蕉小说网 > 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 > 6. 第 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 第 6 章

  “你,你在——”男生的笑容僵在脸上,过了好几秒才调整好表情,一脸惋惜道:“这样啊,但是好可惜,司崇哥说过他不喜欢男人的。”

  路轻舟微微挑眉看向司崇:“你说过这话?”

  司崇点点头:“是。”这话从前他拒绝田希的时候确实说过。

  “哦,”路轻舟笑笑,微微偏头看向那男生,意味深长道:“原来他不喜欢男生啊。”

  “对啊,”男生脸上的笑容不变:“所以,你还是早点放弃吧,其实做朋友挺好的,司崇哥真的很会照顾人,我们也想多交几个朋友。”

  “听上去好像还不错,”路轻舟点点头,颇有兴趣的看向他:“你叫什么名字?”

  “纪含彤。”纪含彤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那只手悬在半空,路轻舟却丝毫没有去接的打算。

  “啊,我刚刚仔细想了一下,其实好像我也不怎么喜欢男生!”路轻舟抿唇一笑,耸耸肩:“但好像这也不妨碍我追他。”

  纪含彤动作一僵,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寒意,随即,他缓缓收回手,满脸都是尴尬的笑容。

  “那是我误会了,对不起,我不太会看人眼神。”纪含彤看向司崇,一脸歉意道:“对不起啊,司崇哥,我好像惹你朋友生气了。”

  莫名被cue的司崇先是一愣,随即沉吟半天,低头看向纪含彤轻描淡写道:“那你赶紧跑吧。”

  纪含彤:“???”

  纪含彤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难看:“我,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事的,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司崇笑笑:“真的就一点点而已。”

  纪含彤:“……”

  “我,我——”纪含彤深吸一口气,撑着墙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了。”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路轻舟才收回视线,微微蹙眉有些疑惑的打量起司崇:“你是茶具转世吗?”

  司崇:?

  “怎么身边这么多——”路轻舟轻轻咳了咳,含糊道:“算了,没什么,忘了吧。”

  司崇对头轻笑一声,意味不明道:“两个算多吗?”

  司崇靠在墙上,挑眉看向路轻舟:“不过三个的话,确实还挺多的。”

  除了纪含彤和之前的那个田希,还有谁?姓司的分明就是在暗讽他!

  路轻舟冷笑一声,微微偏头:“所以呢?你这个杯子还挑茶?”

  “什么意思?”

  “你对纪含彤和对田希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吧?拒绝田希拒绝的那么干脆,遇到今天这位就歇菜了,不是看人下菜碟?”

  “我没有给过纪含彤任何我和他之间有可能的暗示,”司崇摊手:“而且他也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要怎么办?每次见面第一句,我对你真没兴趣?”

  “哦,”路轻舟抱胸:“我也没说过我喜欢你,是不是可以天天黏着你?”

  “不喜欢刚刚盯着我的喉结看半天?”司崇嘴角轻扬,晃了晃手中的水瓶。

  路轻舟一愣,下意识的偏头错开司崇的视线,接着有觉得不对,偏头睨着司崇:“奇怪,你的喉结有贴非礼勿视的标签吗?明明腹肌都大喇喇的露着给人看,看个喉结你还不乐意了?”

  司崇轻笑一声,赞同的点点头:“有道理。”

  他靠回墙边,拧开水瓶,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水,只有水和吞咽声的气氛渐渐有些尴尬。

  路轻舟垂眸,才发现两个人刚刚谈话的内容完全偏离了他这次来的目的,这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路轻舟有些微的不爽,路轻舟抿了抿唇,决定要拿回谈话的主动权。

  “刚才你们在台上的表演,挺好的。”路轻舟微微偏头,尝试着抿唇一笑。他不是来和司崇针锋相对的,他是要来攻略主角的。

  司崇抬眸:“哪儿好?”

  “都挺好的,特别是你。”路轻舟笑着:“台下喊你名字的次数最多。”

  “因为我出/卖肉/体啊,”司崇耸肩,冲路轻舟一笑:“你说的。”

  路轻舟被噎的一僵,立马调整好笑容:“也因为你表演的好。”

  “哪儿好?”

  “都好啊,”路轻舟笑着:“你什么都好。”

  “啧,”司崇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耸耸肩:“既然要拍我的马屁,至少稍微做一点功课吧。”

  司崇摊手:“吹彩虹屁都吹不到点子上,我很质疑你在‘追我’这件事上的认真程度啊,路学霸。”

  “学霸”这两个字如同一根引线一般瞬间点燃了路轻舟的那点好胜心,他的目光不觉有些冷:“你怎么知道我不用心?”

  司崇笑容不变:“你听了吗,刚刚的歌。”

  “听了。”

  “说说感受。”

  路轻舟垂眸,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刚刚的舞台,他不懂音乐,但这并不妨碍他听的认真。

  “很——热烈,很有激/情。像是太阳一样,看似很灼热,但是其实,内心是温暖的。”

  路轻舟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赧色,他不擅长表达情感,总觉得别扭。

  “抱歉,我尽力了。”

  司崇轻笑一声:“报什么歉?你说的挺好的。”

  他站起来,长手轻轻撸了一把路轻舟的额发:“很棒,感想满分。”

  额头上的触感让路轻舟微微怔住,这是第一次,他和别人有这样的接触。

  但是,感觉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路轻舟立马抓住司崇的手腕,阻止了对方要回去的脚步。

  “上次在医院,你还没有答复我,”路轻舟眨眨眼:“我说了我想追你,这件事,你觉得如何?”

  路轻舟不瞎,他看的出来司崇对他和别人不一样,这件事,司崇没有理由会拒绝。

  视线中,那个高大的男人渐渐转身面对他,那张深邃俊朗的面容认真的凝视着他的脸,那双深灰色的眸子中有深沉的情绪。

  路轻舟几乎确定,除了同意,司崇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果然——

  男人渐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薄唇轻启,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不行。”

  路轻舟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不行。”司崇重复了一遍:“我拒绝。”

  路轻舟:???

  why???

  这种水到渠成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

  “理由。”路轻舟满脸不解的抬头质问对方,大概因为被拒,路轻舟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别说你没兴趣,司崇,你敢摸着良心说你对我一点念头没动过吗?”

  路轻舟嗤笑一声:“别自欺欺人了。”

  司崇无奈解释:“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追我。”

  路轻舟愣了几秒,冷冷道:“借口!”

  路轻舟追求主角攻是命中注定,虽然他自己也是最近才发现这个事情,但是着并不妨碍路轻舟走剧情。

  司崇挑眉,沉默着看了路轻舟半晌,随即,男人勾唇一笑,自顾自的点头:“可以,既然你这么说了——”

  路轻舟皱眉,还以为这是司崇故意在拖延时间,下一秒,怀中就被塞了一个水瓶,是司崇刚刚拿在手里的那个。

  “拿着。”

  路轻舟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阴影瞬间罩下来,下一秒,路轻舟被捏住下巴被迫仰头,对方的大拇指和食指扣着他的脸颊,轻轻松松让路轻舟张开了嘴。

  陌生的气息如同乌云般遮天蔽日的涌来,路轻舟看着那张在眼前不断放大的脸孔,瞳孔瞬间紧锁。

  啪!

  塑料水瓶落在地上,成了寂静气氛中的唯一一点声音。

  路轻舟捂着嘴,背靠墙一脸戒备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司崇举着那只被拍红的手,脸上笑容依旧,他耸耸肩,意思很明显。

  你看吧。

  路轻舟皱眉道:“你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知难而退吗?”

  “不,”司崇摇摇头,轻笑一声:“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

  “我就是想做就做了。”司崇笑了笑,不以为意道:“还有更过分的,你想试试吗?”

  路轻舟咬了咬牙,心中怒骂,变态!

  司崇轻笑着迎上路轻舟的怒瞪:“我感觉你应该是在骂我。”

  “但是如果我答应你,就是变相默认我们在处,做这种事不是迟早的事情吗?”司崇收起笑容,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路轻舟面前,他微微弯腰,在路轻舟的耳边轻轻吐出后半句。

  “而且到时候,你大概没机会推开我了。”

  男人的身影遮住了头顶的灯光,那双眸子在阴影中显得更下危险,路轻舟后背紧贴着墙,肌肉紧绷到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他的身体告诉他,他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司崇也知道。

  “所以——”他耸耸肩,直起腰:“别玩儿我——”

  路轻舟怒瞪他,到底谁玩儿谁?

  “这种事你接受不了,追我的事,还是算了吧!”司崇挥了挥手,对着路轻舟展露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谢谢光临,有机会的话下次带朋友一起来,请你喝酒。”

  路轻舟此刻简直恨死这幅笑容,直到对方消失,路轻舟才从那种紧张感中脱离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捂着胸口,庆幸自己并不是故事中的正牌受。

  对了,正牌受!

  路轻舟捂着胸口,懊悔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怎么给忘了?

  主角攻受原本就是锁死的,他的作用本质就是推动这两人在一起,司崇能答应他就出鬼了!

  他原本就是个被不断打脸的工具人,认真他就输了。

  路轻舟深吸了一口气,暂时从那种被拒绝的挫败感中回过神来。

  他摸了摸脸颊,下巴处被钳住的触感已经明显。

  路轻舟想起刚刚司崇那副欠揍的笑脸,忍不住还是有些生气。

  呸,渣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