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第 5 章_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
香蕉小说网 > 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 > 5. 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 第 5 章

  “你的脸怎么了?”苏禾用筷子指了指路轻舟的脸侧:“在学校被欺负了?”

  “不是,”路轻舟平静的送了一筷子鱼肉进嘴里,细细的嚼着:“自己不小心蹭到了。”

  苏禾静静打量着自家儿子的脸,试探的问道:“感觉你还挺开心的?”

  路轻舟一顿,挑眉道:“有吗?”

  苏禾点头:“看上去似乎还挺满意自己受伤的。”

  “你的错觉。”路轻舟微微蹙眉:“你的公司是要倒闭了吗?要是我没记错,这已经是你连续第五天在家吃饭了。”

  “这不是看你受伤想在家陪陪你吗?”苏禾嘟囔着:“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路轻舟假装没听见,放下饭碗准备回房间:“我这两天事情多,没时间陪你,无聊的话就去**妹自己玩。”

  “你受伤的事情,学校那边怎么说?”苏禾喊了一声:“到现在都没结果,要不要我出面和校领导说一说?”

  “不用,我已经没事了。”

  路轻舟一向不喜欢在学校提及家里的情况,也十分反感苏禾动用关系干涉自己的校园生活,所以从小到大,路轻舟的同学只知道他家境还不错,却没人知道路轻舟家里究竟是干什么的。

  “可是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为什么不能,我并不介意,”路轻舟擦了擦嘴:“反而我挺感谢他的。”

  苏禾:“???感谢?”

  “恩,”路轻舟起身回房间:“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

  苏禾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皱眉疑惑道:“就受个伤,怎么还突然中二起来了?”

  路轻舟回到房间,透过穿衣镜看着自己脸上的伤口,伤口已经结痂,只是周围还稍稍有些红肿,可能用不了两天就好全了,连一道疤痕都不会留下。

  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

  路轻舟想起两个人今天的气氛,不趁热打一下铁简直太亏了。

  奈何今天到最后路轻舟都没能从司崇的嘴里套到联系方式,两个人又不是一个系的,基本没有什么偶遇的可能。

  路轻舟眯了眯眼,他依稀记得司崇好像会固定在某个酒吧演出。

  他思索片刻,拿出手机在校园论坛里输入司崇的名字。

  路轻舟看着屏幕上的搜索结果,缓缓勾唇,果然!

  ——

  蓝色鲸鱼的霓虹灯面板在一溜五光十色的绚丽门牌下显得有些不起眼,路轻舟仰头看了一眼牌子上的字。

  夜鲸。

  就是司崇所在乐队经常表演的酒吧。

  想追求的人是学校名人的就有这点好处,论坛里随便逛一圈,总能找到和对方有关的信息。

  路轻舟拉开门把手,一股音浪扑面而来,重低音刺激着鼓膜,震得路轻舟微微蹙眉。

  此时舞台已经有一伙人在演出,一群脏辫儿男在乐曲声中疯狂的甩着脑袋,在加上那身哪儿哪儿都是破洞的衣服,路轻舟丝毫不感觉酷,只觉得像几个飞舞的扫把。

  路轻舟不懂音乐,更不理解这种嘈杂混乱、吵得人脑瓜疼的吼叫为什么能让这些人热血沸腾。不过既然现在他是主动的一方,路轻舟到不介意等会儿吹一吹司崇的彩虹屁。

  当然,是违心的。

  台上嘶吼的扫把头乐队一曲结束,后面紧跟着又上来了几个人。这回的造型比之前那组低调了不少,至少都是出了酒吧不会被人疯狂行注目礼的那种。

  司崇第二个上台,那傲人的身高一出现路轻舟就看见了他。

  舞池中的尖叫和欢呼声此起彼伏,不难看出,他们是真的很有人气。

  路轻舟原本想往前走一走,奈何占领着前排的姐姐妹妹压根就不给任何人机会,就连想穿过人群送酒的waiter都平白遭受了几个白眼。

  算了。

  路轻舟靠着吧台边缘,脸色恢复往常的淡漠,甚至比平时更冷几分。

  他原本已经调整好表情,打算走上前排和司崇来个跨越人海的对视,顺便再送上一个微笑。

  奈何现在的距离,司崇能不能看见他都是个问题。

  路轻舟选择放弃,反正看不看表演对他来说没什么所谓,到时候闭眼吹就完事儿了。

  台上司崇站在主唱靠后一点的位置,正低头调试着贝斯,今天他穿的依旧是一身黑色夹克,拉链依旧没拉,男人认真的摆弄着手里的乐器,丝毫不在意台下无数双盯着他胸膛和腹肌的贪婪眼睛。

  路轻舟轻嗤一声,sao死你得了!

  乐器调试好,司崇抬眸,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台下,视线略过某个地方的时候,男人动作明显一怔。

  这样的停顿在舞台灯光下更加明显,路轻舟一僵,他分不清是错觉还是现实,刚刚有那么一瞬,他感觉司崇好像是看见自己了。

  不会吧?

  这么远的距离。

  路轻舟连表情都没来得及调整,惊讶之余甚至忘记了思考,只木木的看着对方。

  下一秒,他看见司崇垂眸嗤笑一声,此时音乐已经响起,灯光暗下,司崇眸子看着台下某个虚空的方向,伸手轻轻点了点眼角。

  对方的意思很明显。

  我看见你了。

  耳边有刻意压低的讨论声,路轻舟后知后觉,自己好像被当成来偷窥的痴汉了。

  路轻舟满脸黑线,我用得着偷窥你?!

  奈何此刻他完全没有解释的机会,舞台下灯光全灭,人群渐渐平静。舞台中响起一段男声哼唱,曲调舒缓,和酒吧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一个带着无限遐想的长音结束,现场寂静一片。下一秒,一声躁动的电音吉他加入进来,和炫目的灯管一起,像一道惊雷炸开感官。

  人群再次躁动起来,音乐节奏如同鼓点一般敲击着耳膜,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躁动的氛围将路轻舟也侵染。

  心跳的有些快,路轻舟端坐着,静静的看着舞台上的司崇。

  面对面的视觉冲击比视频更直观,那人呼吸的节奏,被濡湿的鬓角,还有缓缓起伏的胸膛——

  路轻舟不得不承认,人比音乐更吸引人。

  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

  一曲结束刚好十二点,几个少年在人群的挽留声中缓缓走下台,司崇握着贝斯,目光看向某处,微微一努嘴。

  明显是给某个人传递信息。

  路轻舟眨了眨眼,在人群的窃窃私语声中,悄悄的从吧台离开,接着沿着之前的那条小巷,摸去了夜鲸的后门。

  大门微微敞开着,路轻舟推门走进去,这片靠近后厨,走廊上堆满了各种箱子。

  路轻舟微微皱了皱眉,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里走。

  “来了不说一声?”

  突然出现的男声下了路轻舟一挑,他猛地回头,只见楼梯旁阴影中,司崇拿靠在墙上,正仰头灌着水。

  仰头的动作让脖颈上的喉结更加明显,上面还挂着汗,随着吞咽的动作一上一下的移动。

  一瓶水眼见着就剩了一半不到,司崇擦了擦嘴,一边拧着瓶盖,一边偏头打量起路轻舟:“来酒吧消遣?”

  “我一般不用酒精消遣。”

  司崇点点头,站起来准备离开:“那不打扰你了。”

  路轻舟挡在他面前:“你都不问我来干嘛?”

  司崇盯着路轻舟的眼睛看了半晌,轻笑一声:“我需要明知故问吗?”

  “既然知道你还要走?”路轻舟微微偏头:“你在钓我?”

  “都找来酒吧了还等着我主动找你,”司崇看他:“你也在钓我?”

  路轻舟看着面前那双深灰色的瞳孔,嘴边渐渐露出一抹笑容。

  “司崇哥!”

  一个清脆的男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路轻舟挑了挑眉转头看过去。

  他对这种叫法印象颇深,还以为是遇见了老熟人。

  可是这次却出乎他的意料,来的是个陌生男孩儿,和田希一样清秀小男生型,五官却更加漂亮,乍一看像个洋娃娃一般。

  “我拿了毛巾过来,我哥说你在后门,我就来找你了。”那人将毛巾递给司崇:“擦擦吧,刚刚表演完身上湿湿的一定不舒服。”

  “谢谢。”

  司崇接过毛巾,对方有顺势拿走了他手里的矿泉水瓶:“这个给我拿着吧。”

  路轻舟微微挑眉,这么殷勤?

  大概是路轻舟的视线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那男生微微偏头,冲路轻舟一笑:“你也是司崇哥的粉丝吗?又有男生来找司崇哥。你也喜欢司崇哥吗?”

  “啊,对,对不起,”男生慌张的捂住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司崇哥说过不喜欢男人,上次那个田希——啊,我不是说你是gay的意思,我只是——”

  “不用解释,”路轻舟笑着看向那个男生:“我不是司崇的粉丝,放心好了。”

  “哦,”男生点点头,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是我弄错了。”

  路轻舟风轻云淡的补充道:“我只是在追他而已。”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