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_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香蕉小说网 >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 反击
字体:      护眼 关灯

反击

  因为顾瑾寒的到来,工作室无比安静,哪怕他声音低沉,大家还是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见他不仅不是过来兴师问罪,反而对赵小桐说不出的体贴,众人望着赵小桐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赵小桐嘟囔了一句:“盒饭也没什么不好,工作室的盒饭挺丰盛的,你不歧视盒饭。”

  见她竟敢顶嘴,离得近的几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谁料顾瑾寒不仅没生气,眼中还带了点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不是歧视,你如果再胖个十斤,我也不至于这么求,走吧,出去多吃点。”

  “盒饭怎么办?”

  顾瑾寒已经将盒饭拿起来,装进了一旁的袋子里:“一会儿我吃。”

  恰好这时,顾瑾寒的助理也跟上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手里拎了不少礼品盒。助理冲大家点了点头,笑了笑,对顾瑾寒:“顾总,您让人买的甜点和饮料,已经好了。”

  顾瑾寒点头:“给大家发下去吧,这段时间,多亏了大家的照顾,桐桐才能这么快地融入工作室,我替她谢谢大家。”

  甜点和饮料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他一个集团总裁,愿意花这份心思,大家依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了谢。

  顾瑾寒这才:“不用客气,说起来,我也需大家帮个忙,今天的照片我也看到了,旁的照片暂且不提,跟裴扬有关的几张,皆是在工作室被拍的,想必拍照的人就是工作室某个员工。”

  他扭头问赵小桐:“桐桐你还记得那天的日期吗?”

  赵小桐连忙点头:“记得。”

  才过去没几天,赵小桐记得很清,她连忙说了一下日期,怕大家没印象,还将当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说了一下,包括早上开晨会时讲了什么内容。

  顾瑾寒这才继续:“对方偷偷拍照时,是休息时间,工作室这么多人,应该会有人瞧到异常,大家若能提供有用线索,算我欠大家一个人情,以后有需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

  他话音一落,工作室顿时炸开了锅。

  顾瑾寒是B城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名下的资产多得大家都不敢猜,若能让他欠下人情,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一时间工作室里的人神情各异。

  顾瑾寒又淡淡:“偷拍照片的人,如果能主动坦白,帮忙揪出幕后指使,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否则……”

  顾瑾寒说到此处,就停了下来,虽然没有真正威胁,却比威胁还令人胆寒,他并未过多停留,让助理将名片留给大家后,就带着赵小桐下了楼。

  赵小桐原本都想好了怎么调查,她心中也清楚,她的面子根本没法跟顾瑾寒的相提并论,见他恩威并施,不惜拿人情出来,她多少有些触动。想到头一张照片,她心情又无端有些沉重。

  两人进入楼梯后,顾瑾寒才将人往怀里带了带:“怎么不说话?”

  因为电梯内只有他们俩,赵小桐忍不住搂住他的腰,小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依然没开口,以为是有人背后嚼舌根,让她难受了,顾瑾寒心疼地了她的脑袋,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没事了,很快就能揪出背后主使。”

  他话音刚落,电梯就打开了,赵小桐点了点头,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上车后,赵小桐才发现,他并没有接昊昊:“昊昊回家了?”

  “嗯,我让小张去接的他。”

  她中午一共只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剩下的时间不算多,他便带她去了一家私人菜馆。

  开车十分钟才到地方,这家菜馆环境很幽静,进去后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小周围还有一圈篱笆,里面种着仙和墨兰,仙花开的极好,雪白的花瓣簇拥着黄色的花骨朵,很是漂亮。

  里面还有一个池塘,池塘内养着几尾金鱼,因为天气有些冷,鱼儿也不怎么游动了,在草旁静悄悄吐着泡。

  顾瑾寒带赵小桐直接进了包间,点完菜,等服务员退下后,他就走到赵小桐身边,将人搂到了怀里:“还难过?”

  赵小桐并不是难过,只是想到第一张照片,心中有些没底,刚刚在车上她还给苏未发了个消息,问了问,她有没有看到微,认不认识照片里的人。

  但是照片删掉的太快,苏未并没有瞧到,所以她也不知照片里的人是谁,她只是告诉赵小桐,在顾瑾寒之前,她并没有交过其他男朋友。

  这个认知,让赵小桐更加有些忐忑,如果不是男朋友,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会被他亲密地搂入怀中,还一副极其顺从的模样。

  她总不能去跟人玩一夜情吧?只是想想这个可能,赵小桐浑身的汗毛就忍不住竖了起来。她不信自己会这样,可是想到她的抑郁症,她心中又成了一团。

  她没有对不起他吧?

  赵小桐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声:“我不是难过,照片你都瞧到了吧?第一张是怎么回事,你知吗?我跟他没发生什么吧?”

  见她提起照片,顾瑾寒眼眸愈发有些幽深,他低声说:“自然没有,当时你是因为给朋友庆生,才去了酒吧,喝醉后,才给了人可趁之机,我随后就赶了过去,他已经吃了教训,你们之间自然没发生什么。”

  赵小桐这才松口气。

  她没再问后面三张照片是跟谁的,看顾瑾寒的态度就知,肯定没有问题,不然他身为老公,就算再大度,也不可能不介意。

  饭菜上来后,赵小桐没再说话,盒饭自然没吃,桌上点的菜两人都没有吃完,好在这家餐馆,每菜量不大,也没剩下太多。

  吃完饭,顾瑾寒才状似不经意问了一句:“在工作室时,裴扬时常吃你东西?”

  赵小桐摇头:“没有,就那一次,我跟赵老吃饭时,他去接咖啡搭了几句话,他说饿死了,就顺手从我餐盒里捏走两块。”

  赵小桐甚至没觉得裴扬喜欢她,他也就下班时,会有意无意跟她坐同一班电梯,说几句话,平日上班时,也没往她跟前凑过,赵小桐眨了眨眼,问顾瑾寒:“他是不是跟你有仇?”

  赵小桐将裴扬的异常说了说,总结:“他时不时会说你几句坏话,有好几次还故意跟我一起下楼,就想让你看到,估计想刺激你,还好我机智,每次都将他甩掉了。”

  她笑得狡黠,顾瑾寒看得心中微微一动,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说我什么坏话?”

  “他也没明着说,无非是暗示我几句,大概就是说你对我不够好,想引导我对你不满。”

  顾瑾寒其实没怎么将裴扬放在心上。

  裴扬虽然瞧着玩世不恭,不像什么好人,其实本性并不坏,发现他查过赵小桐的病情后,顾瑾寒便清楚,他无非是想打抱不平,就算他仍对她有些好感,顶多也就挑拨离间一下,不会真伤害她。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反对她在嘉阳工作的原因。

  顾瑾寒低头在她上亲了一下:“那你不满了吗?”

  赵小桐笑着躲了一下,伸手搂住他的腰,扬起小脸:“你觉得呢?”

  如果对他不满,以她的脾气,根本不可能主动亲他,顾瑾寒眼中带了点笑,又亲了她一下,随后才将她送回工作室。

  赵小桐到工作室时离上班还有十几分钟,有四个人一并过来找了她,以彰夏为代表说:“小桐,我们那天吃饭早,吃完饭就去隔壁商场转悠了一下,当时不在公司,想了想,还是过来跟你说一下,很抱歉没法提供什么线索。”

  又有三个人站了出来,他们是离家近,平日不会在工作室吃饭,每天中午都会回家吃,吃了饭再来上班。

  工作室规模不算小,单是艺人就有二十来个,每人都有经纪人,但是大多人都有其他行程,那天待在工作室的艺人也就三个。

  撇掉艺人,其他人一共也就二十多个,排除掉回家吃饭的,有不在场证据的,也就剩八个人留在办公区。

  赵小桐也不好猜测究竟是谁,上班时间一到,她就开始忙工作了,没再思考这事。

  娄鑫此时却无比的煎熬,见越来越多的人有了不在场证据,她心中自然有些发慌,虽然早就毁掉了监控,她还是心虚,唯恐拍照时,被人瞧到,毕竟工作室的玻璃都是透明的,被人瞧到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虽然拍照前,她四处看了一眼,万一还是被人瞧到了呢。

  顾瑾寒那句威胁,让她多少有些心慌,她忍不住给当初指使她偷拍照片的人发了个消息,见消息犹如石沉大海,她气得咬紧了,有些恨自己嘛那么冲动。

  她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鬼迷心窍。

  娄鑫才刚毕业没多久,心理承受能力并不强,这一天都过得无比煎熬。

  晚上下班后,赵小桐问了一下顾瑾寒有没有人提供有用线索,结果并没有,清楚应该是没人看到。赵小桐思索了片刻,晚上给秦莉和小赵打了个电话,想让他们帮她一个忙。

  秦莉和小赵跟她关系不错,自然是一口应了下来。

  第二天上班时,娄鑫去洗手间时,才刚上完厕所,正想冲厕所时,却突然听到了赵小桐和秦莉的声音。

  两人边说话,边走进了厕所,秦莉说:“拍照的人还真缺德,有进展了吗?有没有人提供线索,我昨天听小赵神神秘秘的说,她知是谁,真的假的?”

  小赵就是那八个人之一,当时也在工作室呆着。

  赵小桐说:“我昨天问了顾瑾寒,他说小赵确实给他联系了,不过她还没说是谁,只说等下班后,跟顾瑾寒见一面,她想谈好条件再说。”

  秦莉说:“小赵应该是怕说出来后,会得罪同事,想索一些额外报酬,你们也别太傻,不任她宰割。”

  娄鑫一颗心怦怦直跳,根本没料到,竟然真被人瞧到了,小赵是去年到工作室的,平日里话不算多,却是个很有心机的姑娘。

  两人只是简单聊了几句,赵小桐进入单间前,低声说:“秦姐,这事我只跟你说了,你先不告诉旁人。”

  秦莉笑了笑:“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说的。”

  两人上完厕所,就离开了,娄鑫吓得直打哆嗦,在厕所多待了会儿,她自然不敢找顾瑾寒坦白,如果真告诉他,万一他报复回来,怎么办,他一瞧就不是好惹的。

  娄鑫直接给小赵发了个消息,问她是不是真看到了,见小赵直接回了一句:自个做了亏心事,还不许别人揭发吗?

  看到这条消息,娄鑫的心就沉入了谷底,最后给小赵发了个消息:你怎样,才能保密?

  她自然不知这不过是赵小桐给她设的一个套。小赵直接给她发了条消息:不如当面谈,只你能让我满意,我可以保持沉默。

  中午她跟小赵去了楼下的咖啡馆,跟小赵谈好条件,准备离开时,突然看到赵小桐和秦莉从里面的沙发座上站了起来。她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她上当了。

  娄鑫脸有些白,颤抖着,看了赵小桐一眼:“她其实并没有看到,你们只是在诈我?”

  可笑她竟然上当了。

  赵小桐接住了小赵递来的录音笔,跟她和秦莉再次了谢,等她们离开后,才说:“方法是不厚,娄小姐如果没做,也不会跟小赵联系,说到底是你有错在先。”

  赵小桐冲娄鑫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她坐下说。

  娄鑫恼火地盯着她,不愿意坐下:“你为什么怀疑我?”

  赵小桐之所以怀疑她,自然是有原因的,她这段时间对她一直有敌意,就算她有所隐藏,她又不傻,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其实除了她,她还怀疑过姚玉,毕竟照片暴露出来后,她太幸灾乐祸了,赵小桐还用另一种方式试探了一下,姚玉并没有露出异常。

  赵小桐晃了晃手中的录音笔,对娄鑫:“你如果不希望闹得全工作室的人都知事情是你做的,就配合一些。”

  娄鑫咬了咬,这才坐下来,因为把柄被人捏在手里,接下来,她老实多了,不仅再三了歉,还将事情原原本本跟赵小桐说了一遍。

  她最初是嫉妒赵小桐,但是当时并没有想过害她,直到有一天收到一条消息,对方想让她帮忙拍点赵小桐的照片,她最初没理,当时对方又给她发了消息,开的报酬很高,恰好赵老又收赵小桐为徒了,她心中气恼,才有些心动。

  最终在嫉妒心的趋势下她还是忍不住拍了照。

  她将那些消息给赵小桐看了看,红着眼眶:“我昨天给对方发了消息,他/她根本没回,照片是微信发的,钱也已经转给我了,我连她/他是男是女都不知,你就算找到我,也没什么用。”

  赵小桐看了一下转账金额,只是两张照片,竟然给她转了两万,她都没想到她的照片这么值钱。

  娄鑫自然有些怕,说话时都带着哭腔:“我真的知错了,求求你不声张,我没料到对方会直接发网上,我真的不知。”

  她原本只以为对方会把照片发给顾瑾寒,让他们夫妻关系不和。

  赵小桐啧了一声:“你哭什么?是你做错了事,别弄得跟我在你一样。”

  她脸上甚至挂着笑,她越这样,娄鑫越有些怕,眼泪又滚了下来。

  见她哭得实在可怜,赵小桐皱了下眉,最终抿了抿:“这件事我可以不声张,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娄鑫这才勉强止住泪:“你说。”

  “第一,你这个手机需暂时由我保管两天,我会让人查一下给你发消息的究竟是谁,查到后再还给你,第二你把这两万块钱转给我,第三你主动辞职。你如果能做到,我会告诉秦姐和小赵,让她们保密。”

  娄鑫哭:“前两个我可以答应,但是我不能辞职,我如果辞职,大家肯定知是我做的了。”

  见她态度还挺强,赵小桐眨了眨眼,笑嘻嘻:“好,那你别辞职,我等会儿就公布一下录音。为了两万块钱偷拍别人的照片,以此污蔑人,不仅侵犯了我的名誉权,还侵犯了我的肖像权,应该可以立法吧?脆等着坐牢吧。”

  娄鑫并不懂法律,但是两万块钱确实不是一笔小金额,见赵小桐威胁她时,竟然笑得眉眼弯弯的,她只觉得遍地生寒。

  “顾瑾寒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平日一副没心没肺一派纯真的模样,却如此心狠,他肯定不知,你这么有心机吧?”

  见她害了人,还好意思怼她,赵小桐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看来娄小姐是迫不及待想蹲监狱了。”

  原本考虑到她才二十一岁,不过是个小姑娘,赵小桐有意放她一马,谁料她竟然根本没有悔改之心。

  她说完就站了起来,不想与她浪费口舌。

  娄鑫心中一慌,连忙追了过来,她穿着高跟鞋,一慌张扭了一下脚,疼得她嘶了一声,见赵小桐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她连忙追了上来,这次是纯粹疼得掉了眼泪。

  “对不起,我不该口不择言,我就是太怕别人知了,求求你不报警,我答应了,我会辞职,求求你了。”

  娄鑫这次是真的怕了,怕赵小桐万一真报警,如果真蹲了监狱,她这辈子都毁了。

  赵小桐也只是吓唬她几句而已,毕竟她只是帮着偷拍了照片,能不能构成犯罪还不好说。

  娄鑫也是赵老的助理,当初也加了赵小桐的微信,见她停了下来,连忙给她转了两万块钱,生怕她反悔,她将自己的手机也塞到了赵小桐怀里:“你尽管查,这个手机我不了,求你不报警,不公布录音,我一会儿就辞职。”

  赵小桐抿了抿,没再多说什么。

  娄鑫擦眼泪,才回到工作室,她扭伤了脚,每走一步脚都钻心的疼,回到工作室时,她的脚已经高高肿了起来,跟她关系不错的一个女生,连忙去赵老那儿帮她请了假,将她送去了医院。

  娄鑫一直到晚上才跟裴扬说辞职的事,说她的脚伤的很严重,需卧床两个多月,想了想,脆还是辞职吧。

  她离开的时间太巧合,虽然赵小桐没有公布录音,大家也隐隐猜到了什么,还有人忍不住去秦莉那儿打探消息,最后被秦莉骂走了。

  第二天,顾瑾寒的人就根据手机,顺藤瓜查出了跟娄鑫联系的人是谁,对方竟然是个狗仔,将他抓到后,他直接将楚淼的经纪人招了出来,清楚必然是楚淼手了此事。

  顾瑾寒根本没给楚家留情,直接找人爆了楚淼和她经纪人的黑料,楚淼高考作弊,在学校仗势欺人,将女同学堵在厕所扇耳光的事全爆了出来,一夜之间玉女形象彻底倒塌。

  她的经纪人不仅给其他艺人拉皮条,还潜规则女艺人,铺天盖地的黑料,让大家着实吃了一阵瓜。

  楚淼本以为买了军后,赵小桐会一夜之间,被所有人唾弃,到时,顾瑾寒肯定也会跟她离婚,谁料这些照片,不仅早早就被人删掉了,她的黑料还被爆了出来,哪怕她父母请了很多军帮她维持形象,也没能洗白她,铺天盖地的照片和视频,删都删不掉。

  她直接从前途无量的歌坛之星变成了人人厌恶的存在,只打开手机,网上全是骂她的消息。反倒是赵小桐毫发无损,楚淼恨的眼睛通红,家人也只会骂她,怪她不该招惹赵小桐。

  这一天,楚淼却收到一条陌生人发给她的消息,说赵小桐有抑郁症,爸爸因她出车祸,表姐也因她而死,她只是失去了记忆,才忘掉那些痛苦,若是让她知真相,必然会给她重重一击,说不准再次抑郁。

  楚淼瞧到这个消息时,心跳都快了些。

  谭雪琦并不知,她发出这条消息后没多久,顾瑾寒的人就知了她的小动作,顾瑾寒直接找到了谭家,谭父这才知将谭雪琦送去疗养院后,她不仅没悔改,还再三作死。

  当着顾瑾寒的面,他直接扇了谭母一巴掌:“她怎么会有手机?”

  谭母被他一巴掌打懵了,对上顾瑾寒淡漠的目光时,心中更多的却是后怕,她喃喃:“我不知她会这样,我去看她时,她说太无聊,才央求我将手机交给她的,她明明给我保证了什么都不会做了,我真的以为她改好了。”

  顾瑾寒没在谭家多待,走时,他直接留下两个人,谭父自知理亏,怕顾瑾寒万一对谭家出手,十分识趣地将这两人带去了谭雪琦的疗养院。

  赵小桐并不知顾瑾寒所做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进,已经12月份了,用不了太久就是她的生日,每次看到日历,发现又接近一天时,她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作者有话说:没有出现的谭雪琦彻底下线了,生日也不远了,呜,我总算长了,明天也这个时间见吧,比心

  ——

  感谢在2020-02-1114:16:51~2020-02-1215:5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慕秋凉沙10瓶;银流绯雪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