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中_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香蕉小说网 >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 完结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完结中

  大三第二学期,开学后没太久就是谭雪琦的生日,她生日时请的人并不多,大家在餐厅吃完饭,晚上的计划是去唱歌,谭雪琦却突然提议不如去酒吧转悠一下吧。

  她们不过二十来岁,酒吧对她们的吸引力自然比KTV强,大家一拍即合,打算改去酒吧。

  只有赵小桐和李瑶说酒吧不□□全,还是去KTV吧,赵小桐上次跟社团一起去酒吧演出的事,被赵母知后,就被狠狠数落了一通,她还答应了妈妈不再去酒吧了。

  见她不太想去,谭雪琦高中一个朋友,还玩笑似地啧了一声:“难得是雪琦的生日,不这么扫兴嘛。”

  谭雪琦瞪了她一眼,拉着赵小桐的手:“不然听你的吧,还是不去了,我其实也是没去过,才有些好奇,你不想去,我也不去了。”

  她说着不去了,眼中却满是失落,陈曼还撇了撇,说:“她不想去,咱们自己去不一样?”

  谭雪琦却不想抛下她和李瑶,赵小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跟李瑶最终还是一并跟上了,当时也就六个女孩,另外三个都是谭雪琦的高中朋友。

  到了酒吧后,谭雪琦就去点饮料去了,李瑶和赵小桐想跟上帮忙,她把她们赶了回去,说服务员会帮忙拿,两人这才作罢。

  她们到酒吧时,才八点多,人不算太多,她们坐在角落,倒也不算起眼,谭雪琦将饮料端上来时,还笑着对赵小桐和李瑶说:“你俩之前没喝过酒,给你们点的是度很低的,放心喝吧。”

  两人都全心信任着她,根本没怀疑什么,她们的酒其实度很高,后劲也大,一杯下肚后,谭雪琦又给众人各点了一杯。

  后来赵小桐就喝醉了,有男人将她拖进舞池时,她还有一点意识,想反抗,然而她那点力,自然没什么用,被人半搂着进了舞池,在舞池没待多久,她路都走不稳了,只能晕乎乎靠在男人身上。

  当时赵小桐根本不知这个男人跟谭雪琦有联系,他时常在酒吧找一夜情对象,也加了各种约炮群,谭雪琦将赵小桐的照片发了过去,以她的名义约了晚上玩一夜,并求他将视频录下来,事后发给自己。

  他玩过不少女人,清楚某些人会有特殊癖好,他快地应了下来,反正他是男人,怎么都不吃亏。十点按约定时间到了酒吧后,他就找到了赵小桐。

  谭雪琦怕赵小桐醉得轻,会反抗,还在她酒里加了药,来酒吧的这几个人也就李瑶跟她关系好,李瑶早就醉了,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谭雪琦计划的极好,也装醉窝在了沙发上。

  她心中畅快极了,觉得赵小桐醒后,就算意识到不对,也只会怪那男人见色起意,根本怀疑不到她身上,顶多以为是酒后性,以后肯定羞于提起此事。

  事后,她再将视频放出来,赵小桐肯定没脸在学校待下去,顾瑾寒也不可能再来找她,就算他不介意,顾母也绝不会允许他找个被人糟蹋过的女孩当女朋友。

  她将一切都算计好了,万万没料到顾瑾寒会出现,顾瑾寒最初只以为赵小桐是被人灌醉了,将男人打趴下后,就将她带回了家。

  回家后,她的药效才开始使劲。

  顾瑾寒最初还想带她去医院,然而她却一次次来吻他,柔软的身体紧紧缠着他,她并不是完全没意识,燥得难受时,还忍不住低声求他:顾瑾寒,你我。

  她不停地往他怀里钻,小声喊着他的名字,顾瑾寒本就爱惨了她,轻而易举就被她蛊惑了,去医院的念头也彻底丢到了一旁,那一晚无疑是疯狂的,他们纠缠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两人才醒来。

  赵小桐醒后意识才真正清醒,当时她已经察觉到了昨晚的事有些不对劲,她只喝了两杯酒,还都是谭雪琦端给她的,她不想怀疑她,又想弄清楚是谁害了她,就再次去了酒吧。

  当时她其实也不想面对顾瑾寒。顾瑾寒却不放心她,赶都赶不走,最终他们一起去的酒吧,酒吧的监控,却被人毁掉了。

  因为才过去一晚,调酒师还记得赵小桐,说调好后,就将酒交给了谭雪琦,只经过她的手,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赵小桐还是忍不住找了谭雪琦。

  当时,谭雪琦已经知事情失败了,见她脖颈上满是吻痕,顾瑾寒还在不远处站着,神情就有些冰冷,赵小桐也不傻,哪怕她否认了,赵小桐却没有信,从那天起,她没再住宿舍。

  无缘无故被人这么暗算,算计的人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这事对赵小桐打击自然很大,她甚至不知该怎么做。

  后来是顾瑾寒帮忙找到了证据,赵小桐这才知谭雪琦不仅想毁掉她的清白,还想让人拍下她的视频。

  赵小桐找谭雪琦质问时,她不仅不悔改,还口口声声恨没早点毁掉她。那时候她才知谭雪琦竟然喜欢顾瑾寒。

  那一晚本就是错误的一晚,赵小桐却怀孕了,她想过打掉孩子,一连两次跑到医院,都没敢进去,她在医院门口缩成一团哭泣时,却被顾瑾寒发现了。

  他当时就提出了会负责,赵小桐却根本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她妈妈是知了这事,肯定会打断她的腿,她才大三,难不上学了吗?

  赵小桐哭着打他时,他却紧紧搂住了她,将她的眼泪全吻掉了。后来她怀孕的事,还是被父母知了。

  见她快哭成了泪人,赵母也不舍得再骂了,那段时间,家里一直死寂沉沉的,最后父母还是接受了顾瑾寒,愿意让他们结婚,赵小桐并不讨厌顾瑾寒,加上不忍心杀死自己的孩子,最终妥协了。

  他们办完婚礼后,暂时住在了老宅,顾瑾寒的妈妈本就不喜欢她,她又是未婚先孕,顾母就总觉得是她算计了儿子,哪怕药是谭雪琦下的,她依然迁怒到了赵小桐身上。

  她如果不去酒吧,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她对赵小桐的态度自然不够好,赵小桐本就因为谭雪琦的算计郁郁寡欢,她的冷眼相待,让她更加不爱说话了。

  顾瑾寒其实对她很好,然而他当时既忙学业,又忙公司的事,每天能陪她的时间自然有限,大部分时间,她却需面对顾母。

  养胎期间,她的歌曲又被人临时换掉了,顾瑾寒想帮她讨说法时,她却拒绝了,那一年所有的记忆都是灰色的。

  赵小桐还不满二十岁,因为心情不好,她也没心思去处理婆媳关系,顾母对她冷眼相待时,她大多都是沉默以对。

  不得不说,顾母是个很明的人,之前当着顾瑾寒的面,她从来不会对赵小桐冷嘲热讽。

  赵小桐生下昊昊后,过得也不太顺心,她本来想回家住,顾母却嫌她事多。那晚,她首次当着顾瑾寒的面,指责赵小桐不识好歹。

  她低估了顾瑾寒对赵小桐的爱。

  当时顾瑾寒就冷了脸,带着赵小桐回娘家,顾母气得不行,又给赵母打电话诉说委屈,说赵小桐想回家,她连说赵小桐一句都不行。

  赵母当时以为事情不大,也觉得女人回家坐月子不太好,真回来了就打了顾母的脸,当时就劝了劝赵小桐。

  赵小桐那个时候就开始总是默默掉眼泪,情绪也不稳定,最后被诊断成产后抑郁症,这时顾瑾寒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一个个审问家里的阿姨,知顾母待赵小桐并不好后,他当时就跟顾母吵了一架,直接带着赵小桐从老宅搬了出去。

  他对赵小桐是真得好,赵小桐逐渐走出来一些,然而好景不长,她表姐却突然跳楼自杀了。

  自杀前,她给赵小桐打了一个电话,当时赵小桐在午睡,没看到电话,等睡醒给表姐回过去时,电话那头却始终没人接。

  当时,赵小桐就去了表姐家。

  她比赵小桐大两岁,毕业后结的婚,比赵小桐晚了几个月。

  赵小桐来到她家楼下后,又给表姐打了个电话,依然没人接,她正给姐夫打电话时,高空中却突然有东西坠落了下来,表姐就砸在赵小桐身前不远处,血流了一地,她从32层跳下来的,当场死亡。

  她死后,家人才知她被家暴的事。因为她死前,给赵小桐打过电话,赵小桐便一直活在悔恨中,她恨自己没能接到她的电话,

  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接到了表姐也许就不会死。

  她的抑郁症也因此加重了,不论是表姐的死,还是爸爸的车祸,都令她无比自责,她将一切原因都归咎在自己身上,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常痛不生,歇斯底里,还曾试图自残。她病情严重的那两年,顾瑾寒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都是等她睡着了他才处理工作。

  他的陪伴让她喘不过气的同时,却又给了她力量。对孩子和家人的爱,才让她愿意积极配合治疗。

  她恢复后,表姐的朋友芸芸姐却又找到了她,说她自私自利,根本不关心表姐,还说,表姐如果不是爱惨了顾瑾寒,也不会在得知她嫁给顾瑾寒时,冲动之下随便嫁个人。

  赵小桐有些接受不了,才眼前一黑,跌倒了下去,这才忘记之前的事。将一切都回忆起来时,赵小桐哭地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她总算知为什么,她跟顾瑾寒结婚时,表姐没来参加她的婚礼,为什么她生下昊昊时,她嘴上说着祝福,却忍不住落了泪。

  赵小桐恨自己的心,恨自己没能早点发现,如果表姐没有冲动之下随便嫁给一个男人,而是找到一个愿意真心待她的,她也不会被家暴。

  她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肯定是痛苦到极致,才选择了离开吧?

  赵小桐哭得肝肠寸断,恨造化弄人。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产生了跟顾瑾寒离婚的念头。

  可是顾瑾寒又有什么错呢?他甚至不知表姐喜欢过他。

  赵小桐哭得差点昏厥过去。

  表姐已经不在了,生活却还得继续。

  她已经对不起表姐了,不能再对不起顾瑾寒,她折磨了他整整五年,这次决不能再倒下了。

  赵小桐,你坚强些。

  赵小桐跪坐在床上,将照片一张张捡了起来,哪怕知,寄来文件的人定然不坏好意,她也不想追究了。

  她必须得坚强起来才行,哪怕为了家人,也得勇敢一次。

  秦姨睡着后,赵小桐拿着打火机和蜡烛下了楼,她跪在地上,将照片和A4纸,连同文件袋一同烧掉了。

  烧成的灰她埋在了花坛里。

  赵小桐跪在花坛旁待了许久,一想到表姐就心痛地无以复加,眼泪早已哭了,她一晚没睡,因跪在地上,膝盖上满是土,站起来时,腿麻地缓了半晌,才会走路。

  她上楼后,换了身衣服,将脏衣服丢在了洗衣机里,才下楼,这时,秦姨已经醒了,见她出去,秦姨还特意问了一句她去哪儿。

  赵小桐低声说:“约了苏未。”

  她神色憔悴,嗓音也很哑,秦姨担心坏了,过来赵小桐额头时,她却避开了。

  她低声说:“秦姨我就是有些没休息好,嗓子有些疼,吃点喉片就没事了,我去苏未那儿待会儿,早就跟她约好了,不跑。”

  秦姨知她跟苏未关系好,也没阻拦:“那你记得买点喉片。”

  赵小桐点了点头,让小张送她去了苏未那儿。

  她下车后,就让小张回去了,她在苏未楼下站了许久,最后也没有去找苏未,而是一个人打车去了墓园。

  墓园这个时间十分冷清,赵小桐望着表姐的照片在墓园坐了许久。

  怕楚淼会使坏,顾瑾寒始终有些放心不下赵小桐,走前还派了两个人在暗中保护她,他第一时间就知赵小桐去了墓园。

  顾瑾寒微微愣了愣,自然猜出她肯定知了什么,他当时就给小张打了电话,让他帮忙订了回去的机票。

  随后他才拿起手机给赵小桐打了个电话。

  赵小桐没有挂断,手机响起时,她站了起来,边接电话,边离开了墓园,她开口时,声音里甚至带着笑:“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忙完啦?”

  她声音虽沙哑,语气却很轻快,顾瑾寒心疼极了,想说不难过,却又隐隐明白了她的心思,她定然是不想让他担心,才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的样子吧?

  顾瑾寒最终也没有安慰她,低声:“嗯,忙完了,想跟你说个好消息,本来还得再忙一天才能回去,今天挺顺利,就都解决好了,我等会儿就能飞回去,你嗓子怎么这么哑?”

  赵小桐仰头将眼泪了回去,低声:“你不在我蹬被子了,现在有点感冒,不过没事,我已经喝了药了,我等你回来。”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顾瑾寒就挂了电话。

  他上午见的张芸,已经知了表姐喜欢他的事,但是张芸之所以想亲自见他,其实是不想将张芸的事说给旁人听。

  她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那样对赵小桐说话,因为害怕面对赵小桐,才对顾瑾寒忏悔了一番。

  她是表姐最好的朋友,一直对表姐的死耿耿于怀,得知她死前给赵小桐打过电话,她才在出国前,见了赵小桐一次。她纯粹是想将满腔怒火发在赵小桐身上,才说了那番话。

  其实表姐确实喜欢过顾瑾寒不假,她之所以愿意步入婚姻的殿堂,却是因为喜欢上了她老公邱华阳,邱华阳大学期间一直在追她,她因顾瑾寒和赵小桐的婚礼难过时,也一直是邱华阳陪在她身边。

  她没能参加他们的婚礼,也并非是不想去,而是前一晚喝醉了,醒来时,已经下午了,之后的半年一直是邱华阳默默陪着他,开导她。

  她很感动,就接受了他,他们结婚后,她才发现邱华阳有些偏激。

  他始终认为她依然喜欢顾瑾寒,跟她结婚只是同情他,所以喝醉酒后每次都会狠狠折腾她,会抽她鞭子,会在她身上点蜡烛,折腾过她后,他也无比后悔,第二天会更残忍地伤害自己。

  因为爱他,她才没有离婚,觉得解释清楚就好了,邱华阳嘴上说相信她,却又太过自卑,每次醉酒后,他依然控制不住地会折磨她。

  她之所以会自杀,不单单是因为家暴,而是因为她被他打流产了。她盼了许久的孩子,就这么没了,那一刻她对邱华阳充满了憎恨,她想让他后悔,才跳了楼。

  她之所以会给赵小桐打电话,其实是想临死前对她说声抱歉,没能参加她的婚礼,她一直很遗憾。

  张芸是唯一一个知表姐被家暴的人。

  她也劝过他们离婚,见她不仅不愿意离婚,还企图为邱华阳做辩解,张芸恨其不争,才不想管她,加上忙于工作,也没能对她的事多上心点。

  谁料她却死了,张芸心中后悔极了,她每晚失眠,这才将一切过错都怪到赵小桐身上,似乎这样,她的罪责就能轻一点。

  见赵小桐记起了一切,顾瑾寒又给张芸打了个电话,想让她找个时间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至于他见过她的事,希望她保密。

  张芸最终答应了下来。

  顾瑾寒到家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昊昊已经被小张接了回来,小家伙睡得很香甜,赵小桐坐在他床边正静静望着他的小脸,听到脚步声,她才站起来。

  瞧到顾瑾寒的这一刻,她甚至有种过去万年的感觉,顾瑾寒朝她走来时,她没忍住扑到了他怀里。

  顾瑾寒将她抱回了房间,他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怎么还没睡?”

  赵小桐压下心中的难过,弯了弯:“想等你回来。”

  作者有话说:明天见,下章会甜一下,

  ——

  感谢在2020-02-1700:20:48~2020-02-1800:1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亮上的垂耳兔2个;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十七在此10瓶;莳昕5瓶;想放飞自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