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_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香蕉小说网 >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 番外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外二

  接下来几天,顾瑾寒果然没跟她说过话,虽然他之前也从不主动理她,可是赵小桐总觉得他有些生气了,她当时是一下子有了小情绪,没有忍住,如今却有些后悔了。

  赵小桐有意跟他示好,想了想体育课解散后就效仿卫航买了几瓶,清楚顾瑾寒每次解散后都会直接回教室,她便拎着回了教室。

  这个时间班里只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她后面两个女生都回来了,顾瑾寒和韩墨也在,赵小桐笑:“我买了好几瓶,你们谁喝?”

  赵小桐跟后面的女生早就混熟了,两人笑着伸了伸手,其中一个还给了赵小桐一个飞吻:“爱你”。

  韩墨则矜持地摇头:“我不太习惯喝碳酸饮料,谢谢。”

  赵小桐身后的女生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微妙,赵小桐只是笑了笑,她将卫航的直接放在了书桌上,又戳了戳顾瑾寒的背,不等他拒绝,赵小桐就快速:“特意给你买的农夫山泉,喏。”

  顾瑾寒本想淡淡回一句不是不熟?却对上了她的目光。

  她眼睛大而润,漉漉的眼眸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讨好。顾瑾寒垂下眼睫,最终伸手接住了她的,赵小桐瞬间笑弯了眉眼。

  韩墨咬了咬,不由握紧了手中的笔,她前两天特意给他带了牛,他只是说了声谢谢却没有收,如今却收了赵小桐的,偏偏赵小桐前几天还落过他面子。

  她这会儿再迟钝也察觉出了他们关系非比寻常,不然她怎么知他爱喝农夫山泉?韩墨抿了抿,有种被欺骗的愤怒,还说不熟,多熟才能了解他的喜好?

  她扬了下,对赵小桐似笑非笑:“你之前说你们不熟,我还以为真不熟,弄半天只是有意隐瞒而已,真不熟能知他喜欢农夫山泉?都是同学,这有什么好瞒的?”

  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前后桌的人都听到了,赵小桐便也没给她留面子,她眨了眨眼,直接回:“我还以为你希望我们不熟。”

  见赵小桐身后两个女生都忍不住在偷笑,韩墨脸色有些难看,哪怕这几天她时不时向顾瑾寒示好,对他的心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见赵小桐戳破后,她还是又气又恼。

  她下意识看了顾瑾寒一眼,见他神情淡淡的,不由有些失望。

  本以为赵小桐是个好欺负的,她才当场质问了一番,这会儿见她直接怼了回来,她有些怕再说下去,会弄得更没面子,给顾瑾寒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会儿便直接回了一句:“还是不自以为是的好。”

  她说完就高冷地结束了话题,装作看书去了。

  赵小桐也没有跟她多说,见顾瑾寒接了她的,赵小桐便松口气,她喜欢听歌,自从老师不许学生带手机后,就改带了p3,里面下载了不少歌。

  她正听得开心时,卫航打篮球回来了。

  他穿着一身蓝色球衣,额头上满是汗,见桌上的跟赵小桐桌上的一样,便清楚是同桌给他买的,他笑着了声谢,赵小桐正趴在桌上听歌,没听到。

  他笑着拿起敲了敲赵小桐的书桌:“听什么呢,这么认真?同桌回来都没瞧到?谢了。”

  赵小桐这才听到,她摘掉耳机,弯了弯,示意自己在听歌:“不用谢。”

  他毫不客气地摘走了她一个耳机,跟赵小桐一起听了起来,见他们这么安静,顾瑾寒还有些不习惯,扭头看了一下,瞧到两人共用一个耳机听歌,他眼眸微微沉了下。

  该学习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成绩出来又郁闷,就不能长点记性?赵小桐并没有察觉到顾瑾寒恨铁不成钢的打量,还满心欢喜地以为他不再生气了。

  下午课间她不是听歌,就是跟卫航说说笑笑的,顾瑾寒更不满了,晚上课间休息,她掏出奥利奥分给大家时,见顾瑾寒也在,她还戳了戳顾瑾寒的背:“你吃吗?”

  谁料却再次对上了顾瑾寒黑沉沉的目光,赵小桐神情顿了顿,顾瑾寒不仅没的意思,还拧眉低声说了一句:“月考还想倒数第一?”

  赵小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

  开学已经十来天了,还有两周举行月考,这十来天赵小桐确实没怎么努力学习,也就上课听听讲,她本就不是特别爱学习的学生,都是考前才努力抱抱佛脚,也就初中为了考入实验班,才努力了半年,考了个前十名。

  这才刚开学,她自然紧张不起来,听到顾瑾寒近乎指责的话,她的脸顿时火辣辣烧了起来,明明不怎么在乎成绩,被他这样一说,却说不出的难堪。

  赵小桐默默收回了饼,忍不住回了一句:“你管!”

  韩墨这些天一直觉得顾瑾寒对赵小桐有些特殊,这会儿见他在嘲讽她的成绩,她颇有些幸灾乐祸,笑眯眯:“赵小桐数学不太好,倒数也正常。”

  赵小桐抿了抿,奈何她说得是实话。

  卫航觉得刺耳,忍不住替赵小桐说了句话:“都还没考试,你们怎么知她会倒数第一?好歹是全校前几十名,就算倒数也没什么丢人的吧?”

  他毕竟年少,哪怕是在维护赵小桐,丢人两字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刺痛了赵小桐,想起妈妈也总是嫌弃她成绩不够优秀,跟顾瑾寒差一大截,她心中更不舒服了,忍不住趴在了书桌上,谁都不理了。

  顾瑾寒只是想提醒她多在学习上花点心思,瞧到赵小桐闷闷趴在了书桌上,他才有些后悔。

  难刚刚的话真的说重了?

  剩下的一堂课是自习课,赵小桐一直在桌上趴着,顾瑾寒中间敲了一下她的桌子,赵小桐没理他,顾瑾寒也有些无奈,他高中的数学已经学完了,自习课时,原本该看微积分,此刻却根本静不下心。

  走读生是八点半放学,不耽误乘坐末班公交车,放学后,赵小桐就背着双肩包,走出了教室,卫航知他心情不好也没敢跟她说话。

  顾瑾寒跟在了她身后,想声歉,走出班级时,他喊了她一声:“桐桐。”

  因为从小认识,他对赵小桐的称呼是随着苏未和顾喊的,赵小桐原本已经不想这事了,他的一声桐桐却令她更委屈了几分,她没有停,快步下了楼,顾瑾寒快步跟了上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少年个头很高,力气也大,掌心也有些热,被他握住手腕后,赵小桐身体僵了些:“你嘛?”

  她想生气地甩开他,却被他往前拉了拉,她头一次离他这样近,眼睫微微颤了颤,十分不自在,顾瑾寒这才低声:“对不起。”

  他声音很低,一向没什么情绪的脸上难得多了一丝懊恼,赵小桐别开脸,:“没什么对不起的,你松手。”

  顾瑾寒低声:“我没旁的意思,就希望你在学习上多花点时间。”

  赵小桐很少听他这样耐心解释,记忆中的他总是神情冷淡,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话少得可怜,赵小桐其实也明白,他不是有意讽刺她,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她心中这么不舒服也跟韩墨的嘴有关,她数学成绩确实不好,入学考试一百五十分的试卷,她只考了九十四,这次之所以全班倒数第一,也是因为数学拉了不少分,哪怕英语分很高,也没能让她的名次靠前些。

  数学老师还在课堂上点了她的名,让她努力学习一下数学,争取将成绩提上来一些,高考时,就算只有一科拉后腿,名次也未必好看。

  顾瑾寒又说:“有不会的题可以随时问我。”

  他神情总是很淡,哪怕五官极其俊美,也在努力使自己瞧起来尽量温和,却依然自带冷气,被他这样盯着,赵小桐莫名有些头皮发麻。

  就好像她如果不答应,他就绝不会松手,也不会放她离开,赵小桐点了下头,顾瑾寒总算松了手,他松开后,赵小桐就快步离开了。

  顾瑾寒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片刻,才跟着离开。

  赵小桐回家后就沮丧地掏出了数学练习册,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这次务必一雪前耻,就冲韩墨那句话,她都不考倒数第一了!

  她也不是完全不懂得努力,平日都有好好听课,原本打算考前一周再下功夫啃啃数学的,现在脆提前复习了起来。

  她基础还行,书上的知识掌握的都不错,就怕遇到难题,碰到设置了陷阱的题时,她总能轻易上当,加上计算能力一般,数学考得最高的一次也只有120

  分。

  她做完习题后,遇到三不会的,平时遇到不会的她都是问苏未,想到苏未在医院待着,赵小桐没好打扰她,就抱着习题过去问了问妈妈。

  她妈教物理,数学也很厉害,就给她讲了讲,她脾气急,见女儿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讲完题,难免数落她几句。

  反正题已经会做了,赵小桐气呼呼抱怨:“是是是就我笨,不开窍,怎么都比不上顾瑾寒,你喜欢他去找他当儿子!”

  怕妈妈骂她,她说完就赶紧溜走了。

  接下来几天赵小桐都很努力,苏未依然没来,被妈妈数落了几天,赵小桐向她请教问题的次数就少了起来,到了学校,她也很郁闷,学校老师写板书时,速度总是很快,她有时还没抄完,他就已经擦掉了。

  赵小桐忍不住就叹息了一声,她小脸白的,眼神很是净,叹息时,眼底也满是懊恼,莫名有些可爱。

  卫航有些好笑,正想说一会儿让她抄时,就见顾瑾寒将自己的练习本丢到了她桌子上,又拿出个新的。他侧脸依然很冷淡,一句话都没说,丢完本子就继续写起了板书。

  赵小桐小声说了声谢谢,就认真抄了起来。

  顾瑾寒的字很有风骨,净、整洁、力透纸背,能用好多词来形容,赵小桐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瞧到顾瑾寒的举动,韩墨却咬了咬。

  开学都快二十天了,这是她头一次瞧到顾瑾寒记笔记,他之前顶多会整理一下难点,如今倒好,老师写的重点他全记了下来,才刚写完一页,只是听到赵小桐的叹息,就丢给了她。

  凭什么赵小桐就能令他另眼相看?

  韩墨心中很是不服气,只觉得她也就长的漂亮点,学习成绩明明跟自己差远了,凭什么让他看重?

  虽然清楚顾瑾寒人品不错,但是他依然跟之前一样,根本不会主动跟人说话,顶多将笔记丢给她看,赵小桐再健谈,跟他也聊不来,自然不会问他问题,她遇到不会的,都是咬着笔杆苦思冥想,实在想不出来就先圈住。

  卫航见她愁眉苦脸的,会主动问她一下,是不是不会做?见赵小桐点头后,就趁下课时间,给她讲了讲,越接近月考,他给她讲题的次数越频繁,课间说笑的时间几乎没有了。

  顾瑾寒之前总嫌她放在学习上的时间太少,见她宁可问卫航问题,也没问过自己,脸色就又有些冷,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赵小桐的关注有些多。

  他平日里就总是冷着脸,赵小桐自然不会往自己身上联想,为了感谢卫航,她还从家里给卫航带了一块四寸的小糕,笑:“最近谢谢你了,这是我表姐做的,特别好吃!”

  卫航毫不客气地收下了,直接当早餐吃了,顾瑾寒只觉得班里都是油味,神色也有些烦躁,直接出去待了会儿,直到上课才回来。

  快月考时,苏未才来上学,本来老师还很担心,她成绩会跟不上,得知她晚上有自己预习,基本都能跟上,老师才放心。

  月考成绩出来后,赵小桐的名次提高了十五名,顾瑾寒依然是全校第一,苏未虽然还是第二,但是以前她都会甩开第三名三十多分,这一次,就只比第三名高了一分。

  赵小桐自然很高兴,下课后,就去了第一排,跟苏未说话去了,见自从苏未来了后,她每个课间都往苏未那儿跑,卫航多少有些失落,下课后,也很少在教室待了。

  他们交流变少后,顾瑾寒耳根清净不少,对卫航的态度这才好了点,课间在走廊遇到后有时还会主动点个头。

  过了月考,赵小桐却又松懈了,为了奖励自己的进步,体育课解散后,她就拖着苏未去了超市,买了一堆零食,其中自然少不了辣条。

  她抱着零食回教室时,还给周围的人分了分,顾瑾寒不在,她往他桌上丢了一包QQ糖,顾瑾寒回来时,就看到她在吃雪糕,天气都已经变凉了,她吃时,也被冰得眯起了眼睛,却依然吃得很开心。

  顾瑾寒当时便蹙了一下眉头,等到赵小桐又拆开辣条时,他眉头皱得更紧了,班里的同学都有些杵他,瞧到他神情很冷后,赵小桐斜后面的女生还戳了一下赵小桐的后背,给她传了一个纸条。

  纸条上写着:顾瑾寒是不是不喜欢辣条的味?我看到他一直在释放低气压,好可怕,你不然出去吃吧。

  班里有不少女生爱吃辣条,基本都是在班里吃的,虽然吃时味大,其实打开窗户散两分钟就没了。

  赵小桐瞧到纸条后,忍不住偷瞄了一下顾瑾寒,果然见他拧着眉,有些不悦,像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她自然不知,顾瑾寒是在忍着不说她。

  他并不讨厌辣条的味,只是见不得她总吃垃圾食品,甚至觉得难怪她都高中了还个头小小的,天天吃这种东西,会长个才怪。

  想到前天些,他的不善言辞,惹她不高兴了,他才忍着没说什么,桌上的QQ糖也只是放回了桌兜里,谢谢都没说,也只有她会送这么幼稚的东西。

  赵小桐怕他不喜欢这个味,就拿着辣条出去了。

  路上被同学瞧到后,陆续抽走她好几根,走到走廊时,袋里就只剩最后一根了,赵小桐吃得一点都不过瘾,好想下去再买一包。她趴在栏杆上,正估计着再跑一趟时间还来得及时不,就见顾瑾寒也出来了。

  他就站在她身边,望着她的神情很是嫌弃,半晌才低声:“辣条很好吃?”

  赵小桐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瞬间,都不敢相信,他在主动跟她搭话,他这是得多讨厌辣条,才忍不住跟她交流。

  赵小桐试探:“不然我下次买了,给你吃一根?”说不准他吃吃就喜欢了?

  顾瑾寒脸色又冷了些,一言难尽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就回了自己座位上。赵小桐冲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不正好,她还舍不得分给他呢。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个学期,赵小桐跟顾瑾寒的交流也少得可怜,只有笔掉时,她会让他帮忙捡一下,他则会主动把自己的习题册给她看一下,临近考前一个月时,还给了她一个笔记本,上面罗列着数学的复习点。

  除此之外,他们基本没有交流,赵小桐人缘一直很好,苏未和卫航他们也会将笔记本给她看,她根本不知顾瑾寒给她的这本,是特意给她整理的。

  出于感谢,她又给顾瑾寒塞了一些吃的,韩墨气得够呛,每次她给顾瑾寒吃的时,他总是礼貌地拒绝,换成赵小桐,一模一样的东西,都不见他拒绝。

  她气得趴在桌子上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赵小桐并没有关注韩墨,她跟韩墨基本不说话,才不在乎她的情绪。

  临近平安夜时,赵小桐桌上多了好多苹果,其中有女生送的,也有男生送的,知名字的,赵小桐也送给了他们一个,她买的多,最后还剩下两个。

  她迟疑了一下,打算也给顾瑾寒送一个,毕竟认识那么多年了,虽然不怎么说话,也勉强算是熟人了,怕被韩墨瞧到又针对她,她这次长了个心眼,特意趁韩墨不在时,塞给顾瑾寒的。

  顾瑾寒收了下来,结果没过多久,就有个女孩来给顾瑾寒送苹果,谁料顾瑾寒却直接:“谢谢,我已经有了。”

  那女孩本就是鼓起勇气跑来的,见他直接拒绝了,颇有些下不来台,脸颊得通红,忍不住解释:“都是同学,我没别的意思。”

  韩墨这会儿已经回来了,见顾瑾寒书桌里确实多了个苹果,她就有些郁闷,心里也有些火大,不用猜就知是赵小桐给的。

  韩墨咬了咬,忍不住:“顾瑾寒,赵小桐给你东西你就,唯独不旁人的,什么意思,是赵小桐不许你收旁人的东西吗?”

  她这话一出,班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作者有话说:继续捉虫,后天见

  ——

  感谢在2020-02-2023:56:05~2020-02-2217:55: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吟游诗人、遇见古古1个;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陌上花开5瓶;七俞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