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又忘了关好门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8章 又忘了关好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又忘了关好门

  第二天,琼恩起床,依旧和梅菲斯去高塔看书。

  有一件事很奇怪,昨晚他在房间里用了个石弹术,砸在墙壁上爆裂开来。虽说石弹里没有火药,不至于真像手榴弹爆炸一样惊天动地,但到底也是动静不小。而且当时是深夜,万籁俱寂,这么突然一声爆炸,理当很多人都听见才对。但却只有梅菲斯一个人过来,其他人仿佛都睡死了似的。

  琼恩当然不相信烛堡里的家伙睡眠质量都这么好,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故。他甚至都胡乱猜测这些人是不是都已经被女杀手干掉灭口了,当然事实证明没这回事。

  难道说,烛堡这么多守卫,这么多巫师和牧师,都不管烛堡内的打架斗殴么?如果真是这样,那烛堡哪里还能留存至今,早该被拆成平地了才是。

  “早上好,兰尼斯特先生。”负责琼恩的那位引导者正在花园前恭候。

  “早上好。”琼恩说,微微躬身,跟随他走进高塔。

  他今天主要准备查阅的资料,是历史上著名的巫师介绍,或者可以说是“巫师名人堂”。前世在大学里上课的时候,教授上讲台,既不讲原理,也不讲历史,首先详细介绍这一学术领域内的名家前辈。学生不解其故,教授说:“无他,既然各位都在这个圈子里混,总要知道这个圈子里有哪些强者。”琼恩对这句话印象深刻。

  确实,既然成为巫师,既然已经身在物质界,总要了解历史上曾经有过哪些著名的前辈,而现今世界上又有哪些高人。

  根据他在阴魂城里学到的知识: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文明,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传说时代,大约是指从创世之初到五千年前,因为资料匮乏,无史可征,能流传下来的基本都是传说;第二阶段被命名为耐瑟时代(这当然是阴魂城从自己的立场上来命名),主要指的是从耐瑟瑞尔帝国建立到陨灭这一阶段(-3859DR到-339DR),或者通俗地说,是距今五千年前至距今一千七百年前这一时期;耐瑟陨灭之后至今,被统称为“后耐瑟时代”,或者称为“新时代”。

  这种分类方法带有极强的“耐瑟”色彩,很正常,因为是阴魂城里教的。不过对于琼恩来说,什么分类方法并不要紧,只要能让他清楚地了解信息就行。

  传说时代的资料无史可征,基本都是传说,不必考虑;耐瑟时代的资料,他在学校图书馆里早就看过不少了;唯有后耐瑟时代(也就是自从耐瑟帝国陨灭后至今)这段时期的资料,因为阴魂城一直被封在幽影界里,消息不畅,所以介绍极少。

  琼恩快速浏览着书架上的著名巫师传记,他不指望能全都记熟,只是要先有个大概的了解就行。虽然如此,他还是花了整整一天,直到把最后一本书放回书架时,窗外已经夕阳殷殷如血,是傍晚了。

  他走出高塔,穿过花园,正要回到住处,却看见了上次和梅菲斯说话的那个少年。他依旧还是穿着那身略显宽大的灰色长袍,低着头,匆匆从远处走来,穿过花园,走进一座高塔中去了。

  琼恩也没有太在意,回到住处,按部就班地晚餐、洗漱,回房休息。他推开门,点燃蜡烛,翻开魔法书温习法术,这个过程大约花费了两小时。最终倦意微微涌上来,他合上书,吹熄蜡烛,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脱下长袍,放在床边的椅子上,爬上床准备休息。

  琼恩从来没有叠被子的习惯,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很懒。每天起床后,被子都是直接就铺着的,晚上睡觉时掀开钻进去就是。这次也一样,他伸着懒腰,坐在床沿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准备做个好梦。

  然后,他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

  温暖……柔软……弹性……肉感……凹凸起伏……还带着股淡淡的香气。

  在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一个香软火热的赤裸身体就已经贴了过来,玉臂环抱,像八爪鱼一般将他紧紧搂住,嘴唇贴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

  “小帅哥,你又忘了关门哦。”

  ※※※

  琼恩发誓他以后一定要养成叠被子的习惯,这样虽然麻烦点,至少不会弄得晚上上床时,才发现被窝里居然一直藏着个女人。

  如果仅仅是女人那倒罢了,但女杀手那就麻烦大了。

  琼恩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回房间时他注意过,门锁和窗户上的警戒结界都是完好无损的,意味着应该没有外人碰触过才对……她难不成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传送?不对,他立刻否决了这个念头。在进入烛堡的第一天,引导者就清楚地告诉过他,此地无法传送。琼恩还没掌握传送术或者任意门这种比较高深的法术,无法试验,但引导者应该不至于说谎骗他。

  何况传送术是非常高深的法术,就算是弱化版本的任意门,琼恩都必须借助卷轴来施展。他不相信一个杀手居然在魔法上也有这种造诣。

  但无论原因为何,反正结果就是:这个危险的女人已经躺在床上,四肢并用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他的身体,脸贴在耳边悄声低语,仿佛情人亲昵。

  该死的。

  总算他心理素质还行,骤然一惊,随即勉强镇定下来。“晚上好,”他说,声音已经完全平和下来,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晚上好,”他又重复了一遍,“漂亮的小姐,你来我床上有何贵干。”

  “我叫莎珞克,”杀手在琼恩耳边说,轻轻咬着他的耳垂,“晚上好啊,巫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兰尼斯特。”琼恩回答。

  “唔,”她发出可爱的鼻音,仿佛有些不满意地摇摇头,“我问的不是姓哦,是名字。”

  “莎珞克是名字吗?”琼恩反问。

  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脑中急速分析着当前的局面。作为一个巫师,他被对方如此贴身靠近,近乎于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此时叫梅菲斯更来不及;如果这个叫莎珞克的女人想杀自己,那是根本就没法抵挡的,只能听天由命。但反过来说,如果对方真的没有恶意——或者说,暂时不打算杀自己呢?

  如果她真想杀自己,早就可以动手了吧。

  既然她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琼恩又不相信自己真有让对方一见动情的魅力,那结论其实只有一条:自己有某种价值。

  当然,是人都有价值,再不济丢到奴隶市场还能卖点钱。但莎珞克一而再地主动接近,说明琼恩必定于她而言有某种特殊价值,其他人无法代替。

  明白这一点,剩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人要活下来,其实未必需要本身实力有多强——实力再强,终究还是有更强的,除非是天下第一高手;更多的时候,能活下来是因为对别人有价值。有价值,就有筹码,就可以交流谈判,确定彼此的底线,分配利益和成果,最不济,也能暂时——在价值被榨干之前——保住性命,找机会反击或者脱身。

  莎珞克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