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9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5章

  两个小时后,琼恩心满意足地从扎瑞尔身上爬起来。他发现魔姬虽然嘴上说得很厉害,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其实却非常好对付,只拿出一半的实力就轻轻松松将她搞到了崩溃,简直是不堪一击。趁着她晕睡期间,琼恩找到了莎尔埋在她体内的那颗“种子”,一点点地吸收过来,然后开始抹消其中的印记,化为己用。

  相比起以前几次,这次的效率有明显提高,大概是因为做得多了,经验值增加,熟练度相应升级的缘故。尽管如此,琼恩还是用了整整一下午时间,自觉算是基本搞定。从冥想中缓缓苏醒,他睁开眼睛,看见面前是一张圆形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餐具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样精致的菜肴散发出诱人香气,中间烛台上点亮了三根粉色的透明蜡烛,发出朦胧的光,映照着魔姬的容颜,越发显得美艳动人。

  “醒了?”

  “嗯。”

  听到自己肚子里在咕咕叫,琼恩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似乎还没吃过饭。早上刚起床就被扎瑞尔拉去逛街,午餐时间两人正在床上激战,然后他进入冥想状态,全神贯注地消化神力,一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第五秘器演化地狱,导致的一个结果是看不到正常的日出日落,无法藉此判断时间,只能用沙漏之类的计时工具,偏偏奥沃这座青铜豪宅设施齐全,样样具备,就是没有这种东西。当然这也很正常,他一个巫妖,最不在乎的就是时间了。

  “大概四点半了,”扎瑞尔说,“先吃饭吧,我知道你肯定饿了,特地准备的。”

  “哦?你自己做的?”

  “是啊,我的厨艺很好的,你尝尝看。”

  说实话,对于扎瑞尔的厨艺,琼恩还真是没什么信心,通常声称自己厨艺很好的人,往往连煮包方便面都不熟。虽然这几道菜看上去精致诱人,色香俱全,但这只是表面功夫,琼恩也能办到,他完全可以用戏法作出满汉全席来,只是中看不中用,每道菜都味同嚼蜡罢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他现在确实饿了,而且再怎么说,厨艺这东西,易学难精,要做得好吃确实是不容易,但要做得非常难吃,令人无法下咽,那同样也是要天分的,不是寻常人所能企及。琼恩又不怎么挑食,扎瑞尔只要有普通人的水平,他就可以接受了。

  试探性地尝了几口,结果却令他大大出乎意料。

  “怎么样?”扎瑞尔托着腮,笑盈盈地看着他狼吞虎咽,“味道如何?”

  “很好,”琼恩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非常好。”

  扎瑞尔的厨艺完全可以用“优秀”来形容,在琼恩所认识的女子中,可以毫无疑问地名列第一,即便珊嘉只怕都要逊色半分,梅菲斯更是远远不如,至于凛么,据艾弥薇说她连煎鸡蛋都不会,就压根不用提了。这让琼恩颇为惊讶,你一个魔姬,以灵魂为食,把人类的厨艺练得这么好做什么?不是纯属浪费时间么。

  “不是跟你说过么,以前我也曾经在物质界生活过一段时间呢,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可是你学它做什么?”琼恩还是很奇怪,“你又不需要吃饭。”

  “我是不需要,但我的男友需要,”扎瑞尔说,“人类不是有句话么,男性的心脏和胃部,是距离很近很近的,抓住了后者,就抓住了前者,”她嫣然微笑,“我要为抓住他的心而努力呀。”

  “那已经是八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是啊。”

  八千多年的时光,即便对于一位魔姬而言也完全称得上是“漫长”。换了琼恩的话,就算当时的厨艺学得再精,现在也早忘光了。扎瑞尔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水平,实在是了不起。由此反推的话,她当年的厨艺又是高明到何等程度。

  “哦,你错了,当年我的厨艺其实是很差的,总是被他批评;要不是有这八千多年的时间反复钻研和练习,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水准。”

  “……我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什么感觉?”

  “羡慕、嫉妒、恨。”

  “噗!”

  魔姬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话。琼恩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你感觉怎么样?”他问。

  “非常好。”

  “是吗?”

  “嗯,很久没有这种被真正充实的感觉了,感觉到你在我的身体里,那么大,那么清晰,硬硬的,热热的,涨涨的,说不出的舒服,”她感叹,“果然道具什么的,就算做得再精致,还是比不上真正的――”

  “喂喂,”琼恩满头黑线地打断,“我不是问这个。”

  “那你是想问什么?”

  “我是说‘种子’的事情好不好。”

  “哦,那个啊,不错,”魔姬点点头,“确实就像你说的,它完全消失了。”

  “那就好。”

  虽然此前已经有过几次经验,而且都成功了,但对付影火毕竟还是第一次。巴尔也罢,吉勒金也罢,都是已经挂掉的神明,莎尔却仍然在位,并且是国度内最古老最强大的神明之一,压根不可同日而语,琼恩能够融合巴尔的杀戮神力,能够融合吉勒金的雷霆神力,并不等于说他必然就能融合影火。事情没做之前,琼恩虽然表现得把握十足,其实底气还是有点虚的,生怕过程中会出什么纰漏,留下什么后遗症。如今听扎瑞尔这么说,总算基本放下心来。

  “你那边呢,”扎瑞尔问,“情况如何。”

  “不好,”琼恩故意说,“很不好。”

  魔姬脸色大变,“怎么了?”她急忙问,“有什么问题?”

  “你那么快就不行了,我还半点都没尽兴,当然不好了。”

  扎瑞尔松了口气,“吓我一跳,”她媚生生地白了琼恩一眼,“你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这里不就还有四个,既然没尽兴,召她们来侍寝便是了。”

  事情哪有你说得这么容易,莎洛克倒还罢了,我如果真向姐姐或者艾弥薇提出这种要求,肯定会被追杀的……

  “不太好吧。”他含糊其辞地说。

  “不太好?为什么?”魔姬诧异,然后恍然大悟,“哦,明白了,你又想换换新口味了是吧?”

  ……我真的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而且,你为什么要说“又”呢?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平均每三四天就要换一个。”

  “我还没这么喜新厌旧吧。”

  “男人总是需要新玩具,就像女人总是需要新衣服,这和喜新厌旧没关系,”魔姬说,“我倒是给你准备了一个,不过还没调整好,暂时不能用,再等几天吧。”

  “……你给我准备了什么?”

  “新玩具啊,”魔姬莫名其妙,“还能是什么?”

  琼恩突然陷入沉默,慢慢地将餐盘里的食物吃完,隐形仆役自动出现,将东西收拾下去。他坐在沙发里,沉思了很久,“扎瑞尔,”他说,似乎做了某个决定“你说,在八千多年前,你曾经被一位奇械师召唤到物质界,也即是当时的伊玛斯卡帝国,是这样的吧?”

  “是啊。”

  “那个召唤你的奇械师,就是你的男友?”

  “嗯。”

  “我和你那位曾经的男友,是同一个人――你是这样认为的,对吧?”

  “不是我这样‘认为’,”扎瑞尔纠正,“这是事实。”

  “我知道你认为这是事实,可是,确定吗?”琼恩说,“有没有可能是你弄错了呢?”

  魔姬笑着摇头,“当然不可能,我怎么会连自己的男人都认错。”

  “但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啊。”

  实际上,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

  虽然确实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扎瑞尔,更不记得自己曾经是她的男友,但“感觉”还是存在的。和扎瑞尔相处的时候,琼恩下意识地便觉得很熟悉,很亲切,像是曾经相识的故友,不由自主地便放松戒备,打开心扉。虽然明知道对方是一位魔姬,也提醒自己要警惕,要提防,却还是没法真正地做到。但这是否真的意味着扎瑞尔所言属实,真的意味着琼恩曾经有一段遗忘的过去,又或者仅仅只是魔姬的魅惑法术,坦白地说,他也不清楚。

  “你不记得,是因为你在翔龙轮回中丢失了记忆,”扎瑞尔解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很正常?”

  “嗯,翔龙轮回本来就很危险,完全成功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仅仅遗失记忆,已经是比较幸运的情形,有些运气不好的奇械师直接就形神俱灭了。”

  我不是很能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好吧,这些先不管,关键在于:既然我已经遗失了全部的记忆,前尘往事尽数忘却,那不就相当于是一个全新的人么。就算你说灵魂同一,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没关系啊,反正我又不介意,”扎瑞尔说,“上次不就说了,就当我们现在是初识,再恋爱一次好了,也挺有趣的。”

  可是我并不觉得有趣。

  魔姬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了,“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是吗?”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的话,扎瑞尔,”琼恩沉吟着,字斟句酌地说,“从认识时起,你一直都在帮助我,我很感激。我也明白,你没有必要欺骗我,你是君临地狱的魔姬,我只是个很普通的凡人巫师,这么做对你并无好处。按道理说,我应该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

  “但是呢?”

  “但是,”琼恩说,“你故意误导我,让我陷入这种危险的局面,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并无任何危险,”扎瑞尔辩解,“你是翔龙,可以随时离开这里,没有人能拦住你。”

  “我知道,也即是说,你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人,是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