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8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章

  哈贝尔的发言,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唯有凯尔本依旧泰然自若,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欢迎三位来到阴影谷,”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致意,“我是凯尔本-奥罗桑,暂时代理此地的领主一职。兰尼斯特先生,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迹,欣布多次向我提到过,说她在下层界时曾经得到你的慷慨帮助。她还告诉我说:你是一位善良而正直,充满勇气,可以信赖的年轻人。”

  “我想她过誉了,”琼恩笑了笑,“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只是想远离麻烦,置身事外而已。”

  “我也喜欢远离麻烦,可惜麻烦总是能够找到我,”凯尔本说,“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如此,不能尽如人意。我猜你是来见梅菲斯小姐的吧,”他话锋突然一转,“她应该和那位凛小姐在一起,我已经派人通知她了,相信很快就到――哦,已经到了。”

  琼恩转头望去,只见金发的少女正朝他快步走过来。

  情人会面,凯尔本自然不会留下来做电灯泡,很识趣地带着手下告辞了,那位哈贝尔先生临走前还和梅菲斯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看起来确实如他所言,两人关系颇熟。凯尔本等人走出一段路后,他身后的一个人终于忍不住,问:“要不要派人监视他们?”

  “不用了。”

  “可是他是个暗夜选民,还有一位大魔鬼,不盯着他们真没问题吗?”

  “马尔可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而且欣布也对那个暗夜选民很有好感,”凯尔本说,“至于那个大魔鬼,已经外强中干,不足为惧。眼下对付萨玛斯特要紧,应该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这些不急之务,”他沉吟了一下,“等先办完正事再说吧。”

  “是。”

  凯尔本的打算,琼恩自然并不知晓,就算知道了也懒得去管,他如今全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梅菲斯身上,根本无暇他顾。虽然在远远看到阴影镇的时候,他就已经松了口气,知道梅菲斯肯定安然无恙,但毕竟没有亲眼见到,终究还是有些忐忑。如今看到她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那颗提起的心才算是真正放了下来。从昨天早上开始,他便一直在不断地奔波忙碌着,中间几乎连喘息的空隙都没有,精神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如今总算是彻底放松下来,顿时便觉得全身发软,疲倦至极。他也全然不顾还有别人在旁边,张开双臂便将梅菲斯抱入怀中,感受着少女柔软温暖的娇躯,嗅着淡淡的发香,只觉心中平安喜乐,实非任何语言能够形容其万一。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他在梅菲斯耳边低低地说。

  被他这样当众抱着,少女不由得脸上一阵阵发烧,却也不愿挣脱。“好啦,”她轻声说,“我不是好好的么,又没什么事。放开啦,珊嘉姐姐在看着呢。”

  “姐姐又不是外人,你怕什么――呃,对不起,忘了介绍,”琼恩突然想起旁边除了珊嘉之外还有个人,有些尴尬地放开手,“这位是扎瑞尔小姐,一路上全靠她的帮助我们才能顺利找到这;扎瑞尔小姐,这位是――”

  “艾弥薇,你好,”不等琼恩介绍,扎瑞尔笑盈盈地主动打招呼,“我一路上都在听琼恩说你,说他的未婚妻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我原本还有点不服气,现在却是相信了。”

  “你好。”梅菲斯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凛比琼恩等人提前到达,从她那里,梅菲斯已经得知了扎瑞尔的存在。虽然凛语焉不详,但以梅菲斯的聪明,只要知道基本要素,自然就能够将大致情形推测个**不离十。她白了琼恩一眼,意思是“回去再找你算账”,随即便转过脸,笑着和珊嘉说起话来。扎瑞尔讨了个没趣,脸上却丝毫没有不渝之色,依旧笑盈盈的,倒是让琼恩颇有些奇怪。

  “之前凛跟我说的时候,我就吓了一跳。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能让姐姐也一起来呢,”梅菲斯借题发挥地批评男友,“这里现在这么危险,他又不是不知道。”

  ……我是被逼的。

  琼恩赶快咳嗽一声,表示自己因为长途奔波,已经非常疲倦了,迫切需要先找个地方休息,有事等明天再说。

  “对了,凛呢?”珊嘉问,“怎么没看见她。”

  “哦,她老师在给她检查身体,暂时不能过来。”

  检查身体……

  虽然明知梅菲斯的意思是凛受到龙狂迷锁影响,一直靠服药才能勉强抵御,难免会有什么副作用或者不妥之处,所以欣布要为她做检查。但为什么还是觉得,这句话听起来这么邪恶呢?就好像看到穿着一身护士装的欣布,把凛剥得光光地用丝带绑在床上,一寸一寸地检查……打住打住,再这样意淫下去会被艾弥薇揍的。

  梅菲斯孤身一人,阴影镇给她安排的居所并不大,如果只多一个琼恩倒还无所谓,但加上珊嘉和扎瑞尔就太拥挤了。临时要去找新的住处也麻烦,琼恩于是索性找了个偏僻空地,取出“奥沃的青铜豪宅”展开,一行人便直接住了进去。

  “好累。”

  泡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琼恩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手指恰好碰到侧面的一个按钮。据奥沃说这是浴缸附带的“自动按摩”功能,只要按下去,就会有异界仆役来为使用者提供按摩服务,但琼恩还未用过,不知效果如何。他曾经希望奥沃对这个功能稍作修正,把异界奴仆改成欲魔魅魔或者水妖精之类,奥沃表示可以考虑,但还未付诸实施。正考虑要不要试试,就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金发的少女裹着一条大浴巾走进来。

  “需要按摩服务吗,先生?”她笑盈盈地问。

  “当然。”

  (和谐了)

  “讨厌,你还说!”少女羞得不可自抑,尤其是嗅着空气中散发着自己花蜜的味道,更是满脸通红,感觉全身都被火烧一般,“丢脸死了……还不都是被你干的。”

  “但我不记得自己以前有这么厉害啊,”琼恩表示很无辜,“你看,我才刚刚开始热身,你就已经……我的技术也没这么高明吧,还是说你太差劲了。”

  “你有那么多女孩子,每天换着花样玩,技术当然高明啦,”少女哀怨地瞪了他一眼,“我就你一个男人,轮流排队也轮不到几次,怎么跟你比。”

  喂喂,说话要凭良心,我陪你的时间比陪姐姐都多,什么叫“轮流排队也轮不到几次”。而且你除了我,不是也还有凛么……

  “你还说!”少女恼羞成怒,“凛身体不适,我让你照顾她,结果你就趁机每天去欺负她是吧。”

  “哪有!”

  “还想抵赖,凛都跟我说了,说她每天都被你干得死去活来的。”

  真的不是抵赖啊,首先不是“每天”,其次也不是我主动去欺负她,分明是她勾引我,我才勉为其难――

  “啪!”少女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记板栗,“闭嘴!”

  好,闭嘴就闭嘴,我不说了。

  他不说了,梅菲斯却不肯放过。“喂,别装哑巴,”她追问,“我不在的时候,除了凛,还和谁做过?”

  “没有了。”

  “真的?”

  “真的。”

  “那还差不多,”少女低声说,“我把凛都给你了,要是你还敢到处沾花惹草,我就把你杀了。”

  艾弥薇,我那根东西还在你身体里硬邦邦地挺着,你突然说这么危险的话,会让我留下心理阴影的,说不定就从此不举了。

  “那最好,省的你背着我到处偷吃。”

  “……那你自己也吃不到了。”

  闺房之中,情人笑语,也不用顾忌太多。可惜这种彻底放松的时光终究不能长久,尤其是在现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又说笑了几句,两人的话题慢慢转移到正事上来。“那个扎瑞尔,”梅菲斯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也就那么回事了。

  和梅菲斯解释起来并不费劲,因为琼恩没什么顾忌,反正他早就已经向少女完全坦白过,连自己的地球穿越者身份、“翔龙”血脉都说得一清二楚,可以说,他所有的秘密都是和梅菲斯分享的。建立在这样“开诚布公”的基础上的谈话,双方又都是闻一知十的聪明人,交流起来自然就很轻松。琼恩把整个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陈述了一遍,梅菲斯一言不发地静静听完,过了半响,然后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她欲言又止,“算了,事已至此,再说那些没用的也没意义。等此间事了,你跟我回教会,去向大主教道个歉吧。反正你终究是为了救我,教会也不至于会太为难你。”

  琼恩释放扎瑞尔,目的是要救梅菲斯脱困。对于提尔教会来说,如果以释放一名大魔鬼做代价,能够救回自己的圣武士,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麻烦或许有,但也不会太大,所以梅菲斯才敢做这种保证。当然,她并不知道在被封印三百余年后,扎瑞尔其实已经濒临消散,否则以她的智慧,可能就直接猜出教会的心思了。

  但扎瑞尔所引发的麻烦,并不仅仅限于提尔教会,琼恩自己这边,才是真正的问题关键所在。

  “你是说,扎瑞尔是你前世的情人,和那位凯瑟琳一样?”

  “我真的不知道,但她是这么说的……”

  琼恩向梅菲斯坦白来历的时候,双方就曾经分析过,认为目前最合理的解释是:琼恩曾经是伊玛斯卡时代的一位皇室奇械师,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这段记忆,然后拥有了一段有关地球时代的记忆,最后又保留着这种记忆,在阴魂城出生长大。那位凯瑟琳应该是琼恩在前世,也即是身为奇械师时代的旧识,甚至可能是情人。对于这一点,梅菲斯本来就有些不高兴,没想到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少女已经有点暴走的迹象。

  “我是无辜的,”琼恩赶快分辨,“至少……这位对你的态度好很多,对不对?”

  “对你个头!”

  和居高临下的凯瑟琳相比,扎瑞尔对梅菲斯的态度确实热情很多,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这家伙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会不会过几天又突然冒出个旧情人来……

  “这个我不敢保证。”

  “你!”

  “但我能保证的是:你是我此生此世的真心所爱,”他说,“凯瑟琳也罢,扎瑞尔也罢,或许她们曾经和我有过关联,或许真的是很深的关联,但那些我都已经不记得了,而且也不想再记得。于我而言,她们仅仅只是‘与我有关’的人,而你,是我所爱的人。”

  “这还差不多。”

  梅菲斯勉强接受了琼恩的解释,至于“此世梅菲斯是否是他唯一所爱的人”这个问题,双方都心照不宣地回避过去。“好吧,不管怎样,是你的旧情人,总比你的旧敌人要好一点点,”她不情不愿地说,“至少她们会帮助你,而不会伤害你。”

  “希望吧。”琼恩说,语气有些奇怪。梅菲斯自然听了出来,“扎瑞尔不是一直在帮助你吗?”她问,“难道有什么不对?”

  “是的。”

  梅菲斯一怔,然后突然眉头微皱,想起刚才琼恩所说的一个细节来。“是不对,琼恩,”她说,“她在欺骗你。”

  “我知道,”琼恩说,“不过也不能算欺骗吧,充其量,只是误导我罢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