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凯瑟琳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49章 凯瑟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凯瑟琳

  看见梅菲斯缓缓睁开眼,琼恩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背上已经被汗湿透。黑衣少女消失的时间并不久,至多只有五分钟便再度在原地出现,紧接着梅菲斯便苏醒过来——但在琼恩的意识里,这五分钟却仿佛五十年那样漫漫无期。心爱的人面临生死险关,自己却只能袖手旁观,像笨蛋一样等待着,什么都忙都帮不上,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实在是糟糕到了极点,如果可以的话,他永远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有些经验,一次就足够了。

  琼恩转过头,正待向黑衣少女道谢,对方却先开口了。“我要和你谈谈,”她对琼恩说,“让她们退下。”

  “……”

  她说话的时候,从始至终都只看着琼恩,其他两位少女在她眼中全都视若无物,仿佛根本不存在。梅菲斯颇觉不快,她能清楚感觉到黑衣少女语气中自然流露出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意味,不过也不想多说什么——至少不想当面说,毕竟对方刚刚救过自己。但凛就没有这么好的涵养,她虽然聪明,心机却少,向来直言无忌惯了,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喂喂!”小女巫抗议,“你凭什么让我们走啊?而且你给我解释清楚。‘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啊?”

  黑衣少女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似乎不屑于回答。凛更加生气。正要发作,梅菲斯从琼恩怀中轻轻挣脱,示意她别再说话。“那我们先走了,”梅霏斯对琼恩说,“在山下等你。”

  “嗯,”琼恩点头答应,在她手上悄悄握了一下,“待会见。”

  见梅菲斯已经发话,凛也只好听从,她气鼓鼓地瞪了黑衣少女一眼,启动储存在魔法刺青中的飞行术,带着好友离开龙窟。十几秒钟后。她们的身影变成小黑点,最后在琼恩的视线中消失。

  龙窟中只剩下两个人。

  在吟游诗人的传说故事里,龙总是拥有着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龙窟从某种意义上说就等于是藏宝库。但或许是传说终究不靠谱,也或许是住在这里的宝石龙冰虹是个异类,总之,琼恩放眼四周,没有看见半点金灿灿、亮晶晶的,可以和“宝物”联系起来的东西。唯一比较显眼的。是七八座倒伏在地上的巨大书架。露出一些纸张的边角。除此之外……除此之外就是光秃秃的石壁,在东南角落有一口深碧色潭水。别无其他。地面上满是碎裂的石块和粉白色的屑灰中,掩盖着一些魔物的残缺尸体,应该是此前激战的后果。黑衣少女漫步穿过战场,缓缓向琼恩走过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琼恩这是第一次真正近距离看她。脸蛋不足巴掌大小,下巴尖尖,嘴唇粉嫩薄润。眼晴却很大,长长的睫毛整齐上翘,珠眸黑白分明,沉静似水。一袭黝黑如墨的斗篷紧紧包裹着娇小的身躯,领口很高,只露出小半截脖颈,肌肤白皙娇腻,却不是那种刺眼明亮的雪白,而是更加温和,仿佛浓稠的奶乳。

  精致。

  不由自主地,琼恩脑中便浮现出这个评价。美貌是毋庸置疑的,但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精致”,完美无暇的五官,玲珑浮凸的身材。整个人仿佛一座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让人无法做一分一毫的修正。琼恩身边漂亮女孩众多,珊嘉、梅菲斯和凛都是世间罕见的绝色美人。眼光也被训练得格外挑剔,但即便他以最苛刻的标准来衡量,依然也无挑出任何缺陷。勉强要说的话。身高大概是唯一的不足,大约只有五尺三寸(不到一米六),但黄金分割般精确匀称的比例,以及丰满傲人的胸部(据琼恩目测确定在C以上)。足以替她抵消掉一切对身材的质疑。

  通常来说,精致往往也意味着“脆弱”,芙蕾狄即是典型的例子,她像晶晶莹透明的水晶,像娇弱柔嫩的花朵,楚楚动人,仿佛一碰即碎,一触即湮,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想要去温柔地呵护。然而眼前的黑衣少女却是个彻底例外,她的纤细精致之中,透出的是森冷凛凛的锋锐,和含而不发的威严威。

  梅菲斯同样也是极具威严感的英武女子,但和黑衣少女相比较,两人的区别非常明显。梅菲斯的威严,充满着光明的华丽与恢宏,仿佛来自神界的圣洁天使,仿佛经行天宇的灿烂炽日、如山岳般堂堂正正地屹立,照耀世间;而黑衣少女的威严则是内敛的,仿佛藏身匣中的利剑,悄然无声——但和莎珞克那种潜伏黑暗、阴森诡谲的刺客又迥然不同。她并非窥伺,只是在匣中沉默,一旦拔出,便能够斩断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存在。

  就算是神,也会被毫无悬念地斩断吧——忧惚之间,琼恩如此想。

  精致的少女走到琼恩面前,扬起脸,看着他。“你还记得多少?”她平静地问。

  “晤?”琼恩怔了一下,“记得什么?”他迷惑地问。

  “我。”少女简洁地说。

  琼恩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

  他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少女和自己有着某种极为密切的关系。不需要听那个巫妖长老神神叨叨地说什么“宿命”,莫名其妙地做什么暗示。仅凭直觉就能够得出这个结论。那种陌生的熟悉感,仿佛来自遥远时代的风,吹散意识最深处的尘封。露出记忆的一鳞半爪,若隐若现的棱角碎片。他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对方的名字,不记得对方的来历,不知道对方的意图,但他清楚地知道:她曾经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是某段已经忘却的记忆中,最珍贵的刹那永恒。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他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只不过,是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直到现在仍是如此。他在胆怯,在退缩,在畏惧,在逃避。不敢触及那扇门,知晓藏在门后的未知,尽管他已经清楚地明白,那会是他无法逃脱的宿命。

  “这样啊。”

  尽管琼恩没有说话,举动也很奇怪(先摇头又点头),但少女却仿佛清楚地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是叫塔瑟谷是吧,”她突然转移了话题。“你住在这里?”

  “不,只是暂时……拜访朋友,路过而已。”

  “朋友?”

  “女朋友。”琼恩坦白。

  少女微微皱起眉,并非不悦,而是似乎有些不能理解“女朋友”这词的含义。

  “就是刚才那两个女孩子。”琼恩索性直说。

  少女点点头,表示理解,“她们是你的姬妾,是吗?”

  姬妾……如果让艾弥薇听到这个词,一定会拔剑来追杀我吧。

  “差不多吧,”琼恩含糊地说,放弃解释——虽然似乎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少女于是不再追究,“也就是说,你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嗯,”琼恩说,“预计会住半个月左右吧。”

  “那么十天之后我再来找你,”丝毫没有征求意见的余地,少女径直作出了决定,“在这里见面。”

  “可是……”

  少女冷冷地盯着他,让琼恩把后面半句话吞了回去。“好的,”他说。“十天之后,此地见面,我记住了。”

  少女移开目光,金光灿烂的双翼异蛇自虚空中游出,在她的身体周围蜿蜒盘旋,意态悠闲徜倘佯。“我借用它几天,”少女说,“可以吗?”

  “可以……呃,它是什么东西啊?”

  听闻此言,原本在空气中懒洋洋游动的金色翼蛇猛然昂起头来,琉璃般透明的双眼瞪着琼恩,怒气腾腾。少女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仿佛是觉得荒诞,又仿佛是惋惜和无奈,她伸出手,在蛇首上轻轻抚摸,让它平静下来。“第七器,”她说,“它的名字是:宇。”

  最后那个字,是用标准的汉语发出。以至于琼恩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当他回过神时,发现黑衣少女已经升起在空中,宽大的斗篷如羽翼般张开,显然是准备离开,金色翼蛇则不知所在。“喂,你……你叫什么名字?”琼恩喊,他这才想起来。说了半天话,自己连对方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名字?”少女微微侧过脸,“他们都叫我凯瑟琳,你也可以先这么叫我。”

  也就是说,这并不是真正的名字是吗?

  琼恩欲待再问,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他怔了几秒钟,深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心情,离开龙窟,下山和梅菲斯与凛会合。

  ※※※

  夕阳将落,墓色渐渐笼罩大地,陡峭崎岖的山道上,短发少女缓步而行。黑色的斗篷仿佛柔软大衣,温暖地包裹着她的娇小身躯,抵御初春刺骨的寒气。

  这是他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物,也是唯一一件礼物吧,她想着,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那个从来不懂得关怀和体贴女孩子的家伙啊,偏偏还艳福不浅,无论什么时候,身边总是有美丽的女子相伴,却把自己冷落在一旁。

  尽管如此,她此刻的心中,依然充满着喜悦和幸福。因为数千年的默默等待,终于迎来了破晓的曙光。

  她伸手按着胸口,那里温软如棉,但却感觉不到半点震颤。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个血火纷飞的夜晚,在她挥出“刹那芳华”撕裂时空的壁障,将他打入黑暗虚无中时,胸膛里的那颗心脏,就已经悄悄停止跳动了。

  无所谓吧,反正一切照常……不过。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遗憾吧。因为他曾经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枕在自己膝上,将脸深深埋进胸口,倾听那有节奏的跳动。

  ——不,他已经压根不记得这些事情了吧。

  千百世的轮回,磨灭了所有的记忆。仅存那点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星火。微弱却执著地燃烧着,不曾熄灭,但是在他的眼晴里,自己的影子真的已经不存在了,现在他所爱的,是那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呢。念及此处,少女多多少少有些伤感和沮丧。但在下一瞬间,她便重新打起精神,振作起来。

  记忆纵然泯灭,也不是绝对没有办法唤回的。只要那点星火依旧。一切便都还有希望。更何况,自己不也早就预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结果,从而预做准备吗。

  一只黑色的蝙蝠翩翩飞来,落在她身旁的山道上,化作一位男子。

  “我们这就回去吗?”男子问。

  少女不答。

  “你要找的人就是他?”男子又问。

  少女依然不答,脚步也丝毫不缓。但也半点没有加快,只是保持着精确得惊人的匀速。

  “看起来不怎么样嘛?”男子小跑几步,跟在少女身后,评价说,“胆量一般,本事一般,长得也不够帅,至少没我帅。”

  少女还是沉默。

  “而且,凯瑟琳,他好像已经别有所爱了呢,”男子啰啰嗦嗦地继续说,“他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叫梅菲斯的女圣武士,已经压根不记得你是谁——”

  后面的几个词无法吐出,因为他的咽喉被一只洁白纤细的手给握住了。然后整个人都被双脚离地提了起来。身为吸血鬼,他无需呼吸,因此也不会因窒息而亡,胆脖颈上传来的越来越重的力道,以及身体内部传来的轻微咔嚓碎裂声,却让他开始担心自己的脊椎骨灰在下一秒钟被碾成碎末。

  他毫不怀疑眼前的少女能够做到这点,更不怀疑她有这么做的决心。

  “对不起。”

  他无法说话,只能比了个道歉的手势。少女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松手。任他摔倒在地上。“他只是暂时忘记,”她终于开口,“我会让他记起来的。”

  “怎么做呢?”吸血鬼从地上爬起。

  少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盯着吸血鬼看了几秒钟,“你受伤了?”

  “损失了两个替身。”吸血鬼避重就轻地回答,却没说被圣光轰击的事情。

  少女也不再多问,转身欲行。

  “有件事情我不太明白,凯瑟琳。”吸血鬼说,“你为什么要救她呢?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她都是你的劲敌吧。这种做法,不符合你的风格啊。”

  “我高兴,你管得着?”

  “……”

  吸血鬼先是被噎得一怔,随即纵声大笑起来。少女不去理睬他,眼光越过暮霭重重,朝山下望去。琼恩和两位少女已经会合,正朝特加尔镇的方向返回。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