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发现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42章 发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发现

  拍了拍莎珞克的翘臀让她起身,两人穿好衣服打开门。拉加瞥了他们一眼,明显看出刚刚云雨过的痕迹,但这是别人的私生活,自然当做没看见。“我们可能找到星陨城了。”他说。

  “可能?可能是什意思?”

  正准备推倒美女结果被打断,琼恩涵养再好也憋着一肚子火,说话语气自然就很生硬。拉加也不在意。“我们在海底找到了一件东西,极有可能是来自星陨城。”

  “什么东西?”

  “看看便知。”拉加说。“在地下室。跟我来。”

  琼恩让莎珞克留下,自己跟着拉加下楼。经过狭窄的楼梯,走进一间亮堂堂的地下室。几个身穿黑袍和灰袍的男人或站或蹲,围着什么东西,借着头顶巨型魔法灯的光亮仔细观察。他们全神贯注,以至于连有人进来都没发觉。琼恩走到旁边,见是一个足球大小的玉白色球体,摆在木头支架上,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到让人一看就会目眩头晕的纹路和图案。“这是什么?”他勉强集中精神看了片刻,不得其解,于是问拉加。

  “天穹仪。”

  “天穹仪,这名字有点耳熟……唔,占星术的道具么。”

  “是啊。”拉加说。

  “从海里打捞上的就是这东西?”琼恩皱眉,“怎么确定它是来自星陨城呢?难道……”他脑子终究转得快。“星陨城的城主是一位占星师?”

  “当然。”拉加说。显然对琼恩的话觉得十分可笑。“奥嘉莱斯女士不仅仅是占星师,而且是继“大地先知”之后帝国占星界的第一人。兰尼斯特先生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废话,我又不是预言师,更不是占星师,怎么会知道。

  占星术是预言魔法的一个分支,而且是极其冷僻的分支——因为实在是太过冷僻,阴魂城的巫师学校里甚至都不开设这门课程,琼恩之所以还知道点相关信息,是无意间听芙蕾狄说的。芙蕾狄是预言专业的学生,虽然她也不学占星术,但教授在讲课时多少还是会提及一些。

  外行人听到“预言术”这个名字,大部分都会认为是预测未来的魔法。其实这是误解。预言术主要的作用是侦查探测、传递讯息、分析情报、揭示秘密。此次派来打捞陨星城的阴魂城人员。大多都是布雷纳斯的学生或部下。以预言师居多。他们能够在茫茫海中搜索定位目标,但没一个能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通常的说法是:“预见未来。那是连神祗都做不到的事情。”

  而占星术的要义便在于预测未来。

  所谓占星术。内容非常广泛。粗略而言就是以通过观测星象的方式预测未来的魔法——事实上。很多巫师都拒绝承认占星术是一种魔法。认为只算是梦呓和胡说八道。而且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占星师也的确都是骗子,或者妄想狂。芙蕾狄曾经说过。占星术之所以衰微。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占星的资质要求太高。这种资质不是指血统或遗传基因。而是超一流的智力和理性。加上超一流的直觉和敏感——具备前者的人是有的。具备后者的人也是有的。虽然都很少——但两者同时都兼备的人。那就凤毛麟角了。尤其是巫师这种群体。往往都是理智有余而感性不足。直觉迟钝的一塌糊涂。所以古往今来。打着“占星师”名头的家伙很多。但真正的占星师。其实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大地先知和阿兰多。前者是康杰诺-艾恩的老师(康杰诺是耐瑟历史上第一大奥术师)。预言了耐瑟帝国的崛起和辉煌;后者则被认为是耐瑟帝国陨灭之后这一千七百年来最伟大的预言师。准确预测了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很多人都认为他是预言之神萨弗拉斯的选民。

  至于这位奥嘉莱斯女士。琼恩孤陋寡闻。倒确实没听说过。料想也不过尔尔。所谓“大地先知之后帝国占星界第一人”的说法。估计不是吹嘘。就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否则的话。她怎么预测不到大灾变即将来临,早早找个地方把浮空城安全降落下来呢?还在天上飞。结果掉进了坠星海里。名副其实的“星陨”了——从这点来说。她预言似乎还是挺准的。

  想是这么想。嘴上然不能说。好在拉加先生也没有和他这个外行认真计较的意思。琼恩顺势转移话题。问起发现这个天穹仪的经过。原来是派出去搜寻的人。历经几天的徒劳无功后。这一日正准备返航。偶然在一艘路过的渔船上发现了这东西。天穹仪是占星术的专用道具。渔民们不认识。只是打渔的时候捞起。觉得似乎是个古物。打算拿回城里卖点钱。阴魂城的搜寻人员自然识货。一见之下大喜过望。直接买下。然后一边派人把天穹仪送回乌拉斯皮尔城,一边前往渔民发现天穹仪的那片海域继续搜寻。希望有所发现。琼恩想见的弗朗西斯科也没有回来,此时正在海上继续工作呢。

  说话之间。那几个鉴定人员已经做出了结论。确认这座天穹仪确实来自星陨城。一个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天穹仪的最下方。非常隐蔽的浮雕着一支含待放的栀子花。这正是星陨城城主奥嘉莱斯女士的个人标志。

  这是个重大发现。意味着成功触手可及。经过大半年来的辛苦努力。如今终于看见了曙光,拉加等人自然都很高兴。琼恩对此不关心。也听不懂他们说的那些专业术语。心想还是回去继续推倒魅魔吧。刚一转身。险些撞上了在身后站着的一个人。倒是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珊嘉。

  “姐姐,你怎么来了?”

  珊嘉没有回答。正全神贯注的凝视着那个玉白色的天穹仪。目光锐利。像是能够穿透表面看到核心似的。神情非常认真。琼恩莫名其妙,却也不敢再出声打扰。过了半晌。珊嘉仿佛如梦初醒。全身震了一震。整个人的感觉“缓和”下来。“是天穹仪。对吧。小弟。”她轻声问。

  “是啊……姐姐你么会知道?”

  除了琼恩刚来的时候。拉加说过一次天穹仪。后来在场所有人都没再提过它的名字。只是用“这东西”代替。珊嘉显然是中途才进来的,她怎么会知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知道了。”珊嘉微微蹙眉,“而且这东西。好奇怪。我越看越熟悉。好像以前经常见到似的。”

  ……姐姐。你最近怎么总是看什么都觉得眼熟。上次看吉勒今觉得眼熟。这次看天穹仪又觉得眼熟。你一直这样下去。作为弟弟我的压力很大啊。

  珊嘉沉吟不语。看着天穹仪。神情像是在极力回忆、苦苦思索,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姐姐。别想了。你是这些天太累了而已。容易出错觉。”琼恩揽着珊嘉。想带她回房间。“好好睡上一觉。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对了。”他压低声音。凑近耳边。“今天是第六天了。姐姐那个应该完了吧。要不要我陪着……”

  如果是一般的女子。被这样一说也就心下释然。觉得“可能真是最近太累了。是错觉”。至少会暂时放开念头不想。人是很容易动摇的生物。女孩子尤其如此。在信任的人面前更是如此。然而珊嘉偏偏就是特例。她性格外似温柔。内极刚强。一旦认准的事情。就算是琼恩也没法说服她。“不是错觉。小弟。”她轻声但坚定地说。“我的确曾经见过它。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但这绝对不是什么错觉。我自己很清楚。”

  姐姐。作为一个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信……

  琼恩一时间也无话可说。此时拉加等人嘀嘀咕咕商议出了个结果。决定全体出动。前往发现天穹仪的那片海域搜寻。毕其功于一役。拉加问琼恩是否愿意同去。琼恩正待推脱。珊嘉已经抢先说话了。

  “我们去。”她说。

  “姐姐!”琼恩叫来。

  “听我的。小弟。”珊嘉说。“我有种强烈的直觉。告诉我应该走这一趟。”

  她语调平淡。但其中透着斩钉截铁的意味。半点不容违拗。琼恩为她气势所摄。竟不敢反驳。“那好吧。”拉加说。“既然如此。我们就马上做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