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暂别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58章 暂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章 暂别

  莫名其妙地,自己多了一个女神做姐姐,还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强大的女神夜女士莎尔,即便在全费伦大陆的神祗中,她也是第一等的存在。当了姐姐不说,还说要给弟弟送生日礼物……希望夜女士能够高抬贵手,宽宏大量,不要送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来才好,否则琼恩真不知道怎么和同伴交代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期望,就是女神能够改改嗜好,不要总是这么喜欢玩圣者降临——就算要玩,至少也得看看场合,挑挑时候。琼恩身边的女孩子里,姐姐珊嘉和芙蕾狄都是莎尔的信徒,芙莉娅和维康尼亚更是牧师,莎尔都有可能附体,自己正在驰骋冲锋,却不声不响地就换了个人……这种事情多来几次,那是绝对会造成心理障碍的。

  不过总体来说,琼恩还是非常感谢夜女士的这次圣者降临,虽然吓了自己一跳,但也有相应的回报。首先是搞清楚了格拉兹特的打算,得知自己和魅魔的真名契约的真实用途;其次是给自己敲了一记警钟,不要因为这段时间太顺利而得意忘形,否则肯定栽更大的跟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她解除了琼恩一直以来埋藏在心底的担忧。

  姐姐珊嘉不是夜女士的圣者。

  莎尔说得很清楚,在阴魂城之内,她无法圣者降临,这是她和阴魂城主夏多的协议,如果琼恩不相信,可以向布雷纳斯求证,不过应该没这个必要。莎尔或许会说谎,但在这种太容易证伪戳穿的事情上,说谎就是侮辱彼此的智商了。如此一来,就证实了琼恩体内的影火来源。和珊嘉无关,确实是在塞尔那个女仆菲娅时得来的。

  在深渊断域镇的时候,琼恩推测自己体内地影火来源,猜测是夜女士附体菲娅,而梅菲斯则提出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莎尔附体珊嘉。从理论上说,这两种可能都说得通,琼恩自然非常不希望后面一种是事实,但又无法彻底否认,横亘在心里十分难受,就连这次要回阴魂城,他都有些胆怯,不知道应该以什么心态来面对珊嘉。如今莎尔替他消除了这一大隐忧,顿时便大大舒了口气,整个人仿佛卸下千斤重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莎尔离开之前,顺便还替琼恩和维康尼亚扫除了面临的一些小麻烦。首先是那个苏伦牧师,本来还要举行仪式,祈祷献祭,如今莎尔直接来了,临走时顺手就取走了“祭品”,也就是灵魂。尸体被一发解离术化作微尘,消散无踪,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了。

  琼恩原本还担心,整件事情虽然做得隐秘,但格拉兹特和沃金教会却还是知道的,万一跑去告发或者满大街宣扬,那就比较麻烦了,至少会让梅菲斯心生怀疑。以他原本的打算,是把尸体丢到星月之颜美容院去。一个牧师失踪,苏伦教会肯定要追查。很容易就查到美容院去,一旦发现了尸体,那就是两个教会之间扯皮。沃金教会肯定会否认和他们有关,但应该也不会供出琼恩等人,否则就得解释为什么结界无效,没有监控,就得承认自己也是同谋。反正格拉兹特既然设局阴他,那么他也就反过来给他找点麻烦,沃金教会受他控制,那给沃金教会添乱子也是一样。

  但他的这个打算被莎尔制止了。夜女士说不要再和格拉兹特发生争执,免得再生枝节。至于沃金教会会去告发或者宣扬这种事情,可能性不大,她也会和格拉兹特交涉,将这件事情就此抹去。不露半点风声。另外再安排一个人变形伪装成苏伦牧师地样子。离开美容院,在大街上逛逛。找个别的地方消失,转移视线,摆脱嫌疑。

  有女神做善后,一切自然高枕无忧,维康尼亚也得偿所愿,获得夜女士的青睐和赞许。虽然暂时没有提升她的位阶,但估计也是迟早的事情了。

  对于女神降临之后的情形,维康尼亚一无所知,也没有听到琼恩和莎尔的对话。事实上,在莎尔离开之后,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是处于恍恍惚惚的失神状态,这是被神祗附体的必然反应,没办法。

  当天夜里,琼恩没有直接返回镀金玫瑰酒店,而是留在了维康尼亚这。之所以如此,倒不是说贪恋美色,主要是魅魔还被困在半位面中不能返回。琼恩自己一个人回去,怕让梅菲斯起疑心,又要编理由解释,还是免了这道麻烦为好。

  快到凌晨时分,莎珞克终于成功从半位面中脱身,回到琼恩身边。她被圣言迎面击中,但因为是异界存在(恶魔),法术地很大一部分威力都用于囚禁,真正作用于自身的部分并不多,恶魔自愈能力又强,休息了八个小时,已经完全恢复。倒是她身上的那件炎魔皮甲,因为替她承受了大部份伤害,被神圣力量灼伤烧破了好几个大洞,虽然还能穿,效果却大打折扣。这种邪魔制品又很难修补恢复,只能将就了。

  因为真名契约的关系,她直接出现在维康尼亚的卧室里,三人沉沉睡去。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这么晚了?”

  琼恩有些惊讶,匆匆起身洗了个澡,和莎珞克赶回酒店。想起梅菲斯还在等他,心下不由得便有些忐忑。没想到回到酒店,刚刚推门进房间,就感觉眼前红影一闪,一具柔软娇躯带着香风扑到他怀里。

  “早安,琼恩。”

  银铃般的少女嗓音,甜美中带着孩子气地笑容,碧绿的眼眸中隐隐有火光跳跃。浓密的黑发编成两条漂亮的马尾辫,娇俏可爱,不是别人,正是昏睡多日的凛。

  “啊,你醒了。”

  琼恩也很是高兴。摸摸她地小脑袋。沉睡几日,凛的气色却丝毫没有变差,反而更加容光焕发,艳丽照人,顾盼之间灵气流动,嫣然生辉,一时间几乎把梅菲斯都隐隐比了下去,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一般。很显然,维康尼亚给的那瓶红龙神血,确实是有奇效。

  “你真漂亮。”琼恩由衷说。

  “是啊。我现在可是真正的龙女了,”凛得意地说,“从今以后,凛这个名字才算是真正名副其实了呢。”

  “什么意思?”

  “凛其实是龙名,”梅菲斯坐在房间里地沙发里,手中正拿着一本书,“巨龙的名字。一般都是像萨菲莉娅斯、印格罗卡斯提密齐里安、伊姆瓦尔纳奥这种,既长又拗口,除了它们自己没人愿意记,但它们往往同时也有简洁的名字,例如银焰、烁影、冰亡这种,凛就是此类了。”

  “这样啊,”琼恩点头表示明白,“那凛你真正的原名是什么?”

  “不告诉你。”

  不得不说,凛的父母给她取的这个名字很贴切,一听就知道是速度极快。反应迅捷的类型。可惜她走的是巫师的道路,倘若去当杀手,那就更完美了。

  凛说了几句,自己噔噔噔跑到楼下用餐去了,房间里只剩下琼恩和梅菲斯。一问才知道,原来梅菲斯拿回龙血之后,犹豫再三,还是将它给凛喂了下去,没想到效果好得出乎意料,昨晚喂下。今天上午凛便醒了过来,精神奕奕,全无半点不适,元素转化法阵运使起来也越发得心应手,比以前更进一层。她一高兴之下。还跑到城外去试验了一下“龙化”。果然成功变身成了一只少年红龙。

  “这么说起来,凛这次倒算是因祸得福了。”

  “是啊。”梅菲斯淡淡应了一声。

  琼恩便不知道再说什么。两人都没再出声,房间里气氛一时有些沉闷,过了大约十分钟,梅菲斯抬起头来,“琼恩,”她合上手中的书本,“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启程呢?”

  “嗯,可能过两天动身吧,反正不着急,”琼恩说,“这段时间大家都忙得一塌糊涂,你都没好好休息过。现在凛恢复了,正好又是在银币之都,难得来一趟,不妨休息两天再说,也正好到处走走。”

  “那行,你待几天,我和凛明天先动身。”

  琼恩怔了怔,“为什么,”他说,“我们又不赶时间,再说如果你真急着要走,那我们当然一起走啊。”

  “不是,”梅菲斯解释,“你是要回阴魂城,往北走;我和凛打算去一趟阿格拉隆,那正好从这里直接往东走。反正又不同路,我们先走也一样。”

  “艾弥薇……你还在生我地气啊。”

  “没有,”少女说,“没生气,我是说真的。我和凛商量了一下,她现在虽然醒了,这一关算是度过,但接下来的龙狂却是大麻烦,眼看也没几个月时间了,得去找她老师欣布商量对策,所以去阿格拉隆。我正好也顺便回一趟迷斯卓诺,有点事情得去找大主教。”

  “可是……”

  “再说了,我其实也不是很喜欢阴魂城,你也知道的,在那里总是不自在,”梅菲斯微微一笑,“别多想,我不是跟你赌气,真的。能把凛救醒,我就很高兴了,其他地那点事情也不想计较。只是眼下确实都有事,你要回阴魂城复命,我和凛去阿格拉隆和迷斯卓诺,分开走比较方便,没必要硬凑一起。”

  琼恩见她神情,就知道心意已决,多说也无益。“那好吧,”他说,“那事情办完之后呢?我去迷斯卓诺找你?”

  “行,我应该会在迷斯卓诺,”梅菲斯说,“反正我们有戒指,距离太远了没法传送,至少可以传讯联系。”

  “记得代我向珊嘉姐姐问好。”她最后说。

  凛沉睡苏醒,而且顺利完成“龙化”。成为真正地龙女,自然是值得高兴地事情——至于龙狂地隐患,大家暂时选择性遗忘了。焦虑忙碌了这些天,总算可以放松,再加上第二天就要分离。当晚便开宴会庆祝。

  短短二十四小时之内,接连两场“激战”,琼恩就算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是累得腰酸背痛,头脑发晕,两腿软得像面条。勉强支撑着疲倦身体,在第二天早上将梅菲斯和凛两位少女送走,回到酒店后直接扑在床上呼呼大睡,什么都不管了。如果这时候有人拿刀来砍他,琼恩估计都懒得动弹,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琼恩才醒了过来,看看窗外的天色都已经黑了。他伸了个懒腰,慢慢爬起身,感觉肌肉依旧有些酸痛。而且咽喉干得很,像被火在灼烧一般,房间里又没有水,正想按铃叫侍者,房门被轻轻推开,芙蕾狄端着水杯走进来。

  “口渴吧,”她柔声说,“来,喝点水。”

  琼恩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咽喉部的灼烧感大减。顿时舒服多了。“你怎么知道我睡醒了?”

  “我在隔壁听到动静了,”小女孩甜甜微笑,“猜到你肯定渴了,就端水过来。”

  琼恩笑着捏捏她的脸蛋,“真乖。”

  “那我能不能要点奖励啊。”

  琼恩略略有些诧异。倒不是不高兴。而是以芙蕾狄温顺乖巧地性情,极少会主动向他索要什么。所以觉得奇怪而已。“你想要什么奖励呢?”他笑着问,“说说看。”

  “我想……”芙蕾狄红着脸,“今晚让我陪你好不好?”

  “就这个?”“嗯,没你晚上睡不着嘛。”

  “没问题,但你看我已经累得够呛,恐怕没办法……”

  “不是啦,”芙蕾狄脸越发羞红,“我只是说,就是想在你怀里而已,又没说要你……”

  琼恩调笑,“我怎么感觉也快差不多了。”

  “讨厌!”

  少女的娇羞媚态,那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厌,琼恩想起这段时间,因为有梅菲斯在身边,又遇上凛生病,确实是冷落了她,毕竟自己没有分身术,对付梅菲斯和凛就已经够费劲,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芙蕾狄十分乖巧,也不会吵闹什么,只是默默等待,直到今天梅菲斯和凛都走了,她才小心翼翼地过来。

  念及此处,琼恩不由得心头一暖,只觉对她颇为愧疚。“芙蕾狄,”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晚上陪我出去走走吧,听说阿斯卡特拉的夜景不错,来了这几天都没空观赏。”

  “好啊。”她很高兴地答应。

  晚餐之后,琼恩便和芙蕾狄走出酒店,随意闲逛起来,莎珞克没有跟随,让她去打探苏伦神殿的消息去了。反正琼恩现在可以在城内随意施法,就算遇到危险,自保逃命也是有余,无需魅魔做护卫。芙莉娅依旧留在酒店里,她是莎尔牧师,夜晚正是做祈祷的时间。

  出幽暗地域的时候,琼恩身边有五个女孩子,现在梅菲斯和凛走了,只剩下三个,其中还有一个是关系疏远地,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觉得自在了很多。

  真见鬼,世界上的男人,从来都是希望女人越多越好,自己反而希望少点,简直就是……简直就是有问题。然而扪心自问,确实是觉得女人少点似乎也不错……

  好吧,看来自己是真有问题了,回头去找个心理医生咨询一下。

  他自嘲一笑,转脸看了看身旁的少女,“芙蕾狄,听说城里新来了一个马戏团,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