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恶魔的协助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54章 恶魔的协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恶魔的协助

  格拉兹特并没有食言,第二天一早,便有一位沃金牧师前来镀金玫瑰酒店找到琼恩,他是“星月之颜”美容院的负责人,也无多话,只是表示接到上面命令,一切听从琼恩的吩咐行事。

  琼恩仔细询问,得知“星月之颜”笼罩着重重结界,乃是教会里的五位“上金”牧师联手布下的,稳固异常,威力非凡。客人想进入美容院,必须走正常的途经,经由正门,有店员引导陪伴,有魔法影象作为登记记录;倘若用其他方法潜入,便会立刻触发结界,遭受攻击。一旦进入美容院,各种变形、幻术伪装自动失效,显露出客人的真实面貌,同时也无法使用任何传送魔法。在美容院内禁止战斗,倘若有人主动攻击挑衅,同样也会被结界立刻感应,进行监控和阻止。有这样严密的结界守护,再加上实力不俗的教会骑士做保安,自从美容院开张以来,还没什么人敢在里面闹事。

  牧师给了琼恩一枚镶满珠宝的护身符,只要持有此物,便能无视美容院内的一切结界。琼恩和同伴便可以自由使用传送术进入和离开,不必经由正门,也不会留下什么影象记录;主动挑衅攻击的话也不会触发结界,不会惊动守卫。这东西其实就近似于超级贵宾卡,全安姆帝国拥有的人也只有十余位,不是教会内的高级人员,就是政局显要。倘若不是有格拉兹特地面子在,琼恩只怕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便是今天下午,就会有一位苏伦牧师要来星月之颜做美容,正是下手的好时机。琼恩旁敲侧击地打听了半天情况,客客气气将沃金牧师送了出去,刚刚回到房间,莎珞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后。

  “怎么样?”琼恩问。

  “我去城里打探了一下,另外去了一趟影贼公会,从各种渠道得来地消息汇总来看,兜帽巫师不久前遭受沉重打击的消息是事实。”莎珞克说,“虽然不能确定和拉沃克有关,但可能性非常高。”

  “拉沃克真跑到阿斯卡特拉来了?”琼恩奇怪,“他来做什么?”

  “不清楚,但在一个月前,贫民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球体,十天前又突然消失。被辨认出是拉沃克的次元试验室,”莎珞克说,“虽然不知道其目的,但他确实来过这座城市,停留过几日,这是可以肯定的。”

  “唔。”

  对于拉沃克,琼恩其实倒懒得关心,只是提起这个老巫妖,不免就想起他弄出来的那个人造吸血鬼,莉法尔-银月。虽然一共也才认识相处几天。没打过什么交道,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印象却颇为深刻。她身上那种淡定从容,宠辱不惊的悠然气质,实在是极其罕见的,梅菲斯是坚定,却太过执着刚强,锋芒毕露,凛是随性而为,高兴了便来。兴尽了便散,不委屈自己,不迁就别人,莉法尔却是如她自己所说地,“随遇而安”。

  直至现在。琼恩依旧还能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日两人间的闲谈。提及莉法尔被变成吸血鬼,丧失神祗的眷顾。琼恩以为她变成了无信者,或者选择了新的信仰,莉法尔却摇头否认。

  “神是抛弃了我,但是,我没有抛弃他啊。”

  只此一语,便足以铭记不忘。

  拉沃克来了阿斯卡特拉,她也跟着来了么,或者还是留在博得之门的巫师山脉?这次回阴魂城,正好要路过博得之门,倒是应该去看看她,毕竟是曾经应允过的。

  放下这个念头,琼恩和莎珞克出门,去找维康尼亚商议接下来要进行的谋杀大计。至于梅菲斯那边,琼恩依旧是找理由搪塞过去,只说龙血已经有了头绪,明天就可能到手。梅菲斯似乎略有疑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下午三点钟左右,一位身披银袍地苏伦牧师进入星月之颜,等待已久的琼恩三人随即潜入,凭借着沃金牧师给的护符,他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地便进了一处房间,在暗处埋伏下来,这是一个贵宾专用的休息室。维康尼亚制造出几片阴影,将自己三人掩藏起来。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走廊里终于传来了等待已久的脚步声,一位女性头上裹着毛巾推门走进,只穿着贴身内衣,身材倒还不错,只是年纪大了点,估计已经超过三十,脸虽然还算漂亮,保养有方,但已经隐约能看见岁月的痕迹。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枚月牙形乳白色护符,中间画着一双眼睛,周围七颗银星环绕,正是月女神苏伦的圣徽。

  她没发觉有人埋伏,走到房间中间的躺椅上,正要躺下休息片刻,陡然神情一凛,朝着角落里望过来,那里正是莎珞克隐藏之处。很显然,作为善神牧师,她察觉到了恶魔的气息。

  琼恩原本是想等她躺下,身体放松地时候再突然动手,如今眼见形迹败露,不得不提前发动,抢出一步挡住门前,切断她的退路,同时把门关上了。

  苏伦牧师欲待喊叫,维康尼亚及时发出一个沉默术,抵消了她的声音。莎珞克自阴影中一跃而起,挥舞着淬毒短剑直逼过来。苏伦牧师两手空空,武器也没带在身边,但她到底不是常人,猝然遇袭却毫不惊惶,左手按住脖颈上的圣徽,右手掌心延伸出一束清冷月光,仿佛利剑,一晃之下整个房间都泠泠生辉,架住了魅魔的短剑,顺势反击。

  维康尼亚双手合握。发出一道黯淡乌光,却被苏伦牧师避了开去。琼恩挡住门口。手上已经握住法杖,却并不出手,只是旁观。莎珞克连攻几剑,眼看不能得手,左手往腰间一探,再挥出来时已经多了一条焰红长鞭,如龙如蛇,朝着苏伦牧师席卷而来。

  这位苏伦牧师在教会中位阶颇高,能力不俗。也颇有些实战格斗经验,正常情况下一对一交锋,莎珞克未必是她地对手。但此时她毫无准备之下遭遇伏击,身陷重围,已经出现的对手就有三个,不知道暗中是否还有敌人埋伏。尤其令她意外地是,明明已经发生战斗。却没有触发半点结界的感应,也没有人来察看支援,这让她心底升起了一种不祥预兆,胆气顿时就弱了几分,反而被莎珞克压在下风。

  维康尼亚举起莎尔圣徽,同时发出五道黯光箭,苏伦牧师避无可避,猛然双目圆睁,周身银光如潮水般汹涌鼓荡,交织成一张网状护罩。将五只黯光箭全都反弹了回去。维康尼亚自然不会被自己的神术所伤,但一时也弄得手忙脚乱,招架不堪。琼恩眼见时候已经差不多,再拖延下去只怕生变,踏上前正要施法,却见苏伦牧师疾退两步,脱离了沉默术地笼罩范围,左手一把扯下脖颈上的银月圣徽,握在掌心对准莎珞克,灰色双目陡然变成灿烂银白。口中厉喝一声:“苏伦!”

  圣徽上银光大盛,庞大的虚影出现在其中,那是一位美丽的人类女子,银色长发飘洒如瀑,衬托出精致完美的面容。双腿笔直修长。身上披着一件月光色地透明纱袍,正是月女神苏伦。随着牧师呼喊出神名。苏伦地翠绿双眼朝着莎珞克悄然凝视过去。

  铮!

  仿佛是琼恩的错觉,他耳中居然听到了琴弦拨动地声音,虽然轻微,但清晰无比地传入耳中。莎珞克被苏伦看了这一眼,仿佛遭到千斤巨锤撞击一般,踉跄后退,嘴角都溢出血丝,紧接着整个人被月光包裹,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圣言!

  琼恩认出了这个法术,这是善神牧师们拥有的一种强大神术,唯有非常高阶的牧师才能施展,在说出神名的同时,相当于暂时借来神祗的威能发出一击。所谓“圣言”,是指牧师自己呼唤神明,并非借言语来杀人,所以无论你听见没听见,只要在法术射程之内,哪怕是个聋子,照样也会被法术击中。不过圣言术地缺点,在于它有太强的阵营限制,对邪恶的存在有效,对善良人士则基本无用。

  莎珞克是魅魔,倒是属于“圣言”最适合的攻击对象,正常情况下她中了这一击,既会受伤,同时又会被强制驱逐回深渊,二十四小时之内无法再前来物质界。幸好她是琼恩的仆从,真名契约的至高效力阻挡了“圣言”的正常运用,所以她不会被驱逐回深渊,而是被送进一个临时的半位面里暂时囚禁,相当于中了迷宫术或者短暂的禁锢术,八个小时之后便能重新召回。

  一击得手,打发了莎珞克这个强敌,苏伦牧师转过身来,看向维康尼亚,圣徽上灿然生光,显然又要再度发动“圣言”。房间狭小,卓尔少女已经来不及逃脱出法术范围,她的能力也不足以发出“邪言”相对抗,眼看就要被重创,甚至性命不保,陡然间人影一闪,琼恩已经瞬移到了维康尼亚面前,替她挡下了这一击。

  圣言地效果因人而异,打个比方说,莎珞克是恶魔,所承受的威力便是十分,但这十分威力之中,有五分用作将她打回深渊去了,真正造成的伤害只是五分。维康尼亚是莎尔牧师,莎尔是苏伦的死敌,承受的威力也是十分,那就是十成十的伤害,真要被打中了,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现在这一击打在琼恩身上,他不是牧师,甚至连莎尔信徒都是“伪”的,圣言的威力便顿时少了大半,再加上斗篷、法袍和身上的防护魔法层层抵消,真正承受的伤害不到十分之一。

  纵然如此,他也被震得连退两步,喉头一甜,几乎要当场吐出血来,当下不敢再迟疑,法杖虚指,六枚绯红之泪宝石同时亮起。联成一线,殷红如血地灵光包裹住他的右臂。一道定身术配合“法术增幅”击出。

  如果是要直接击杀地话,其实用解离术最好,但他终究是对维康尼亚有些愧疚,想着送她一个人情,帮人帮到底。杀死苏伦牧师,对于维康尼亚而言自然是功绩,但还小了点;如果能够生擒活捉,举行仪式献祭给夜女士,那就是更大的荣耀了。

  苏伦牧师连发两道圣言。自身也已经濒临透支,脚步虚浮,摇摇欲坠,被琼恩法术击中,顿时便动弹不得。琼恩眼见得手,上前一把抓住她,另一手揽住维康尼亚的腰肢。传送术瞬间发动,身形从空气中消失。

  整个战斗虽然惊险,其实还不到短短十秒钟,房间里便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琼恩当然不会回镀金玫瑰酒店,而是直接传送到了维康尼亚地住处。卓尔少女用绳索将俘虏绑起,取走她地银月圣徽,又用毒针封住了她的声音,免得喊叫,准备等到夜幕降临,举行仪式向夜女士献祭。琼恩用意识联系莎珞克。得知她现在被困在一个半位面中,暂时无法脱困,伤势倒也不太严重,便放下心来。

  现在将近下午五点,已经是傍晚时分,距离举行献祭地时间不远。好在夜女士莎尔讲究隐秘,不太注重形式,不搞铺张浪费,对仪式也没有太多要求,也不用忙乱折腾什么。直接在这卧室里就行,连祭坛都不用。

  琼恩中了一击圣言,幸好受伤不重,维康尼亚取出圣徽替他治疗,很快也就基本恢复。没有大碍了。“我可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卓尔少女冷冰冰地说,“想要向我示好么。还是显示一下英雄气概?我可把话先说在前面,别指望这样一来,我们以前的旧帐就会一笔勾销。”

  “都谈不上,利害权衡罢了,”琼恩说,“你要被打中了就是死,我被打中了只是受点伤,两相取舍,不是很简单的选择么。”

  “死那也是我死,对你又没有半点损害,你犯得着在意吗。”

  “在意啊,你要是死了,那我要地东西岂不落空,白忙一场,”琼恩随口说,“这种亏本的生意,我当然不会做。”

  维康尼亚瞪着他,冷哼一声,转身从柜子底层翻出一个小玻璃瓶,丢了过来,琼恩连忙接住。“龙血就在里面,是真是假你应该看得出来,”她冷冷说,“交易到此为止,你拿东西走人,从此大家各走各的路。出去!”

  “喂喂,干嘛这么凶……”

  “出去!”卓尔少女厉声说,“滚!”

  “不用这么急着赶人吧,我才刚刚受伤啊。”

  “东西拿到手了,你还不赶快回去救你的小情人,待在我这里做什么?”卓尔少女斜着眼瞥他,“难道还想和我再续前缘么?”

  琼恩叹了口气,起身准备走人,到了卧室门口他停住脚步,转回身来。“维康尼亚,”他说,“我以前骗过你很多次,也没资格要你相信什么。这次能够重逢,已经远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我想好运气总不会重复发生。此次一别,大概是真的不会再见了……”

  “你放心,”卓尔少女恶狠狠地说,“我们还会再见的,你欠我地帐,我一定会讨回来,休想就这么逃掉。”

  琼恩一笑,“好,那我等着,”他说,“我想说的是,刚才对付那个苏伦牧师的时候,我没想太多,也来不及想,什么利害权衡,什么亏本不亏本,我都没想过。只是看到她准备向你发出圣言,我知道你承受不住,就本能地上去替你挡了一下,仅此而已。”

  维康尼亚冷笑,“又想用这些话来骗我吗?上过一次当,难道还会上第二次,你也太小看我了。”

  “我没小看你,”琼恩摇头,“你已经成长了很多,所以我相信你能判断得出来,我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不是想讨好你,也不是显示什么英雄气概,只是觉得自己以前对不起你,这么做,至少安心些。”

  维康尼亚依旧冷笑,并不言语,琼恩也不再多说,转身准备离开。便在此时,他陡然脸色大变,自己布置在这座房子周围的警戒结界陡然被触动,告诉他有一个人正从外面闯入,画面直接映射在脑海中,金发、碧瞳、银甲少女……

  梅菲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