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魅魔的美学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34章 魅魔的美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魅魔的美学

  芙莉娅不认识莎珞克,见她突然出现在家中,自然十分惊诧,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还在琼恩怀中,正要起身喝问,却不知怎的,视线和魅魔笑吟吟的眼神碰触,顿时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仿佛是遇见了故人似的。听到对方询问“需要我帮忙吗?”不由自主地便点了点头。

  莎珞克是魅魔,像这种迅速瓦解心防,产生好感,原本是拿手好戏。只是琼恩有意志屏障,阻隔一切精神侵袭,梅菲斯心智坚毅如铁,连灵吸怪的心灵震爆都不惧怕,凛也有一半的巨龙血脉,抗魔能力非常优秀,以至于莎珞克的媚惑能力平时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但要对付芙莉娅,还是足够的。

  其实芙莉娅是夜女士的牧师,虽然名义上还只是“入夜者”(见习牧师),但早已经有“守夜者”(正式牧师中的初阶)的实力,本来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让莎珞克得手。但她此时被琼恩抱住,既羞又恼,偏生力气太小,挣脱不开,正迫切希望着有人来帮忙,莎珞克等于是天上掉下来的救星,潜意识里就倾向相信,自然一拍即合,毫无悬念。

  然而她没注意到,眼前的这位褐发美女并不是人类,而是恶魔……

  莎珞克走到床边,却并没有帮忙推开琼恩,把芙莉娅救出来,反而开始解她睡衣的扣子。芙莉娅大惊之下,欲待挣扎。却又被琼恩紧紧抱着,魅魔手指灵活。动作熟练,转眼间已经将上衣的纽扣解开三粒。

  “不小呢。”魅魔称赞。

  “……你干什么?你到底是谁?”

  震惊之下,芙莉娅从媚惑中摆脱出来,提出了迟来地疑问。莎珞克格格娇笑,“我是来帮忙的啊。”她一边回答着,手上动作更加快几分。

  “你住手……唔……”

  “你不是芙蕾狄-莫尼卡小姐?”

  “我是她姐姐!”芙莉娅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早说你认错人了!”

  “抱歉抱歉,误会了。我看你和他抱在一起,还以为是芙蕾狄小姐。”

  “谁和他抱在一起了!明明是这个混蛋……”

  “嗯嗯,没错,放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旁边,自己呼呼大睡,这何止是混蛋,简直是没人性。”

  魅魔嘻嘻笑着,将琼恩地胳膊掰开,随手拿起床边地毛绒玩具熊塞在他怀里,把芙莉娅解救出来。芙莉娅全身赤裸,满脸通红,狠狠地瞪了莎珞克一眼,匆忙穿好衣服跑出房间去了。

  当琼恩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他地脑袋一阵阵地隐隐作疼,好像里面有一千个小矮人正在拿着工具捶捶打打,开凿洞穴似的,咽喉也是火辣辣地疼。这令他的思维依旧还是处于半停滞状态,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过了好半天才稍微回过神来,转过脸看看四周,发现自己似乎是睡在女孩子的闺房里,怀中还抱着什么,低头一看,是一只大大的毛绒玩具熊……

  他呆怔了一会,然后终于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来:自己先是到了伊卡沙城,然后去了王宫,恰好撞上宴会,逃出来后回到住处,看见芙蕾狄,拉她陪自己休息……嗯,这么说自己现在是在芙蕾狄的卧室里?然而小女孩到哪里去了?

  正自疑惑,房门被轻轻推开,莎珞克走了进来,“早安,主人,”她笑着说,俯身在琼恩脸上亲了一下,“你醒了啊。”

  “唔,拿杯水给我。”

  莎珞克递过水杯,琼恩喝了两口,冰凉的液体流入体内,让他更加清醒了几分。正要说话,魅魔却先开口了,“主人,你真了不起呢,”她用赞赏的语气说。“一对双胞胎,玩了妹妹还不够。现在又对姐姐下手,真是男性地楷模。色狼的榜样啊。”

  “哦,没什么,你过奖了,姐妹花本来就是应该要通吃地嘛,否则岂不是太遗憾了……等一下,我玩了妹妹是没错,但什么时候对姐姐下手了?”

  “昨天啊。”

  “昨天?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

  “这样不好吧。主人。”莎珞克严肃地说,“既然做都做了,怎么能不承认呢。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

  琼恩努力回忆着,然而脑中一片混乱,看看自己身上,衣服也还是穿得好好地,应该并没有做过什么才对。“我到底干什么了?”

  “你把女孩子抱在怀里抱得那么紧。拉都拉不开。还把人家衣服都脱光了,就差最后一步没上——这还不叫做对她下手吗?”

  “我抱的是妹妹啊。怎么扯到姐姐……不对,”说了半天话,琼恩的脑子渐渐清楚过来,回忆起昨天的细节,“好像我确实是弄错人了,把芙莉娅当成了芙蕾狄……”

  “承认了吧。”

  “可是你说我把她脱光了?我怎么半点没印象?”

  “哦,说错了,她衣服是我脱的。”

  “啊?”

  “我回来的时候,听到有动静就上楼看看,正看见你们两个人抱在一起,拉拉扯扯地弄不清楚。你以前不是和我提过么,说在这里有个小情人,我以为就是她,于是问要不要帮忙,她点头说要……”

  “然后你就把她衣服脱了?”

  “是啊,我以为她要和你上床嘛,好心过来帮忙。你当时醉得不省人事,她又不愿意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最后无意间发现,才知道弄错人了。”

  “你肯定是故意的。”

  琼恩和莎珞克以前聊天闲谈时,也曾经说起过莫尼卡姐妹地事情,所以魅魔清楚是知道芙蕾狄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地。虽然素未谋面,但以她的机敏灵变,察言观色,不可能当真认错人,再加上琼恩对芙莉娅的了解,所谓“我以为她要和你上床”、“她又不愿意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之类地话,绝对是在歪曲事实。

  见被拆穿,魅魔格格娇笑,“好啦,只是觉得有趣嘛,逗逗她而已。不过主人啊,关于这件事,我还真是挺惊讶的呢。”

  “什么事?”

  “这样一个小美人儿,在你身边也这么久了,你居然还没对她下手,真是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话,我又不是推土机,难道见到漂亮女孩子就一定要推倒不成。”

  “推土机?”

  “推土机……就是一种用来推土的机械,或者说铁魔像。总之这个不是重点啦,不用在意。”

  “原来如此,”魅魔点点头,“然而我还是不太能明白——从你刚才的话里,我是否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你并不是没有能力去推倒她,只是不想是吧。”

  “算是吧。”

  “真的不想?”

  琼恩明显犹豫了一下。

  “一对这么漂亮地姐妹花摆在面前,你居然能舍得不去下手?难道就不打算再尝尝姐姐地滋味?或者说,你不觉得把姐妹俩同时弄上床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这个,好像也不能说不想……”

  “你看,这就是了,”莎珞克直接打断,“你是个男人,喜欢漂亮女孩子,这是天经地义地事情。而她是个女人,还是个标致的小美人,成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就好像把一块肉放在狼的面前,那你想上她是理所当然,不想上才是岂有此理——我说的没错吧。”

  “好吧,没错,”琼恩承认,“我是想上她,但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莎珞克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话,“当然是赶快去做啊。”

  “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琼恩摆摆手,有些懒得多说,“你也看到了。我和她的关系,即便不说恶劣。至少也绝对算不上良好。”

  “那不是正好吗?”

  “正好?”琼恩愕然,“什么正好?”

  “你们关系不佳。你又想她——所以说正好啊。”

  “……你这是什么逻辑。”

  “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吗?”魅魔反问,“如果我没弄错地话,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正好尝试体验一下呢。”

  “我没做过的事情多了去了,难不成都要尝试体验一下?”

  “那当然未必。有些事情你没做过。但也没办法体验,比如把格拉兹特痛打一顿;有些事情你没做过,也有能力尝试。但相信你不会有兴趣……”

  琼恩和莎珞克相处几个月,对她地说话方式早已习惯,半点不动声色,“那当然。我只对魅魔有兴趣。”

  “随时欢迎。”莎珞克娇笑,“不过我们先讨论这个问题。你看。现在有一个小美人在你面前——至少不会反感对吧,那么你当然就应该去做才对,还犹豫什么呢?”

  “按你的说法,凡是我有能力去做地,不反感的事情,我就都应该尝试体验?”

  “差不多,更准确的说法是:如果你有能力,那么你就应该倾向于去运用,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唔?”

  “不明白?那么我举个例子,”魅魔想了想,“比如说,在一个律法严明的国度,未经审判而杀人显然是严重的犯罪,人人如此。现在假设你有特权,可以随意杀人而不受任何惩罚,那么也就是说,你比别人多拥有一种能力,那么你会不会想去实践运用一下,去杀几个人感受感受?”

  琼恩略作思考,“不知道。”他回答。

  这个答案显然不符合莎珞克的预期,所以她怔了怔,随即叹气,“好吧,”她说,“看来我用了不正确的例子,那么换一个,换一个适合你地。就拿凛来说,你应该还没有给她后面开苞吧。”

  “没有。”

  “但你有这个打算对吧。”

  “是。”

  “因为你很喜欢?”

  “那倒谈不上,不过……”琼恩考虑了一下措辞,“反正也没什么不喜欢。如果机会合适,那就玩玩看,换换口味也不错。”

  魅魔双手一拍,“没错啊,就是这个道理,”她说,“你可以用她后面,这是一种能力,你可以放弃,但你就会倾向于去使用,哪怕你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乐趣所在,否则岂不是太浪费了。”

  “也就是说:我想上芙莉娅,但她不愿意,而我既然有这个能力,又还没用过,所以正应该借这次地机会来尝试体验?”

  “正确,”莎珞克说,“除此之外,主人,你不觉得这样才般配吗?”

  “什么般配?”

  “你看,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对吧,容貌身材肯定是一模一样,连你都分辨不出来,那区别就只在于性情气质了。妹妹听说是温驯乖巧的类型,对你千依百顺,如果姐姐也这样,或者变成这样,那岂不是太无趣了吗,两个人从身体到精神完全重复,那还有什么意思。就要像现在这样两个极端,迥然相异,各有千秋,才比较符合美学嘛。”

  “听你的意思,我还是必须如此,否则就不合美学了?”

  “对极了,”莎珞克格格娇笑,“正是应该如此,同胞双生地姐妹,一模一样的躯体,截然相反的灵魂,彼此悖反的遭遇和命运。一边享受温顺的侍奉,一边体验征服地愉悦——主人,这才是你应该拥有地人生啊。”

  “唔,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几分道理的样子。”

  琼恩其实还没完全清醒,不过说了这半天话,脑中晕晕沉沉地感觉已经消散大半。莎珞克说得头头是道,他更多是随口敷衍,并未当真细想。而且,真要像莎珞克说的,那怎么跟芙蕾狄解释……等等,芙蕾狄?

  仿佛闪电掠过脑海,琼恩陡然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居然一直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

  芙蕾狄到哪里去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