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爱情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38章 爱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爱情

  “魔法女神?”

  琼恩和梅菲斯都有些惊讶。萨马斯特虽然是历史上声名赫赫的大巫师,但有关他的资料却非常稀少,涉及私人生活的更是几乎没有。烛堡已经是大陆最庞大最著名,资料最齐全最完备的图书馆了,琼恩在里面阅读到的东西也不多,只知道粗略的大致生平,基本都是寥寥几笔,即便是最后他和晨曦之神那惊天动地光辉灿烂的一战,也不过几行字就描述过去(而且主要是在修饰夸赞晨曦之神的无上神威)。只看今天大家对萨马斯特的相貌特征、身体状况、精神疾病这些全都一无所知,当面遇到都不认识,便可见一斑,换了其他名人,只怕连身上有几块胎记都搞清楚了。

  之所以造成这种状况,是因为萨马斯特先为魔法女神选民,后又叛教而出,创立龙巫教,弄得天怒人怨。他被轰杀之后,巫师之神阿祖斯便奉魔法女神的意旨,指示教会抹去一切有关萨马斯特的信息,并禁止在任何魔法书籍中提起。烛堡是中立之地,尊奉的是知识之神欧格玛,所以能够收集到一些残章碎片,保留下来,换了其他图书馆,基本就是没有。和萨马斯特同时代的,曾经有过密切交往的人,如今不是故去,便是欣布和葵露这种女神选民,自然更不会轻易到处乱说——其实要说起来,欣布已经算是性格叛逆,无所顾忌,所以还肯谈论。如果换了谨慎的葵露,只怕除了必要信息之外,其他半句不提。

  当然,官方历史都被销毁或禁止,私下传言总还是有地,虽然大多内容混乱,彼此冲突,但也不等于就完全没有任何真实的东西。在所有的小道消息里,凡是涉及到萨马斯特的感情经历的。全都众口一词地指向银月城城主艾拉斯卓,她被认为曾经是萨马斯特的情人——并且是萨马斯特后来背叛教会的最重要原因。

  艾拉斯卓也是七姐妹之一,排行第二,欣布的姐姐,魔法女神的选民,与萨马斯特自然也是多有交往地。和欣布的叛逆、暴躁、不修边幅不同,艾拉斯卓是公认的气质高贵、美丽典雅,被称为“光辉女士”。据说萨马斯特一见到她就被迷住了,从此拜倒在石榴裙下,而艾拉斯卓也被萨马斯特的天才所吸引,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只是好景不长,两位选民的爱情很快破裂了,萨马斯特自此之后彻底坠入黑暗,最终成为被轰杀的大反派。

  至于爱情为什么破裂,原因就众说纷纭了。较为有影响力的说法是因为艾拉斯卓魅力超群,情人众多,子嗣众多。仅仅儿子就超过十二个,而萨马斯特却是个有极强的占有欲地人,他试图独占和控制艾拉斯卓,这种冲突最终导致双方关系恶化,直至分手。

  因为是小道消息。琼恩虽然听闻过,但从来没太当回事。今天欣布无意间露出来的口风,倒是证实了艾拉斯卓和萨马斯特确实是情人——至少曾经是。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但现在凛跑进来,说萨马斯特的爱情故事,女主角居然不是艾拉斯卓而是魔法女神,这便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摸不着头脑了。

  “这和魔法女神又怎么扯上了关系?”琼恩问。

  凛于是很得意,在旁边坐下来,又拿起另外一杯果汁,一边喝一边开始转述她刚才从欣布那里打听到的八卦。

  “其实在萨马斯特在遇上艾拉斯卓之前,他就已经有过一次爱情,对象就是魔法女神,”凛说,“那是在他成为选民的时候。”

  “唔?”

  “在萨马斯特五十岁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份神秘的邀请,这改变了他以后地命运。按照指示,萨马斯特前往阴影谷中一处隐秘地点,在那里他见到了魔法女神的化身,并且共同度过了十天,最终成为选民……”

  “这个我知道啊。”

  “耐心点,听我说完,这还没到重点呢,”凛很不满地瞪了琼恩一眼,“问题的关键不是萨马斯特成为选民,而是在这十天里,他爱上了魔法女神。”

  “真地?”

  “当然是真的,这是我老师刚刚亲口说的,”凛得意地说,“萨马斯特来到阴影谷,女神降临在他的面前,萨马斯特登时意乱神迷,无法自拔,当场就趴在女神脚下痛哭起来。女神把他扶起来,让他的眼睛正对自己地目光,深深凝视,然后把他拥入怀中……”

  “那个,凛,你说得是不是太夸张了。”

  “难道你们觉得这不是很浪漫吗?”

  “浪漫是没错,但你确定这真是你老师的原话?”

  “当然不是,有些是我自己的联想发挥和艺术加工了,但大体上就是这样啦,别计较,别打岔,”凛挥挥手,“总之,女神和萨马斯特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她们在一起整整度过了十天——你要知道,女神是以化身形态降临地,并非圣者附体,十天已经是极限了,可见他们当时的亲密程度……”

  “打住,”琼恩不得不制止小女孩子的浪漫发挥,“说正经的。”

  “这就是正经的,萨马斯特爱上了女神,女神显然对他也颇具好感。然后他被赐予银火,成为选民,那些从小就在折磨他的各种疾病全都被治愈,萨马斯特感动得五体投地,他把银火当作女神的定情信物,甚至天真地认为他会成为女神的丈夫……”

  “可是女神早就已经有正式的配偶了呀,”梅菲斯奇怪,“早在差不多一千前,她就已经选择了阿祖斯作为她的丈夫,这点大家都知道吧。”

  “是啊,所以说他天真嘛。”凛摇头,“或者说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是没有理智地。他成为选民之后,去了阴影谷大贤者伊尔明斯特那里,学习如何具体运用银火。他们的关系处得非常糟糕,萨马斯特依旧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而伊尔明斯特对此非常不以为然。后来有一次,伊尔明斯特终于打破了萨马斯特的美梦,直截了当地告诉他:阿祖斯早就已经是女神的丈夫,这点根本不可能改变或动摇。也就是说萨马斯特是绝无希望的,劝他趁早打消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幡然醒悟了?”

  “没有,他大发脾气,很快就离开了阴影谷,然后他的心智就开始变得扭曲——准确地说是比以前更加扭曲,更加疯狂,而且各种疾病也都复发了。”

  “疾病复发?”

  “嗯,据我老师说。她有一次去拜访伊尔明斯特,那时候萨马斯特刚刚成为选民,还在阴影谷中学习。老师见到了萨马斯特,那时候他无论身体还是精神状况都非常良好,全无病症,完全符合一个选民的正常模样。后来萨马斯特离开阴影谷之后,大概过了一年,老师偶然撞见他。发现他又彻底垮了下来,就是今天我们看到地这副样子。”

  “爱情真是折磨人啊。”琼恩拿过凛一开始喝果汁的杯子(那是他的,现在凛拿着的是梅菲斯的)。给自己倒上,感叹着。

  “说得你好像历经沧桑似的,”梅菲斯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呢,凛。那艾拉斯卓又是怎么回事。”

  “后来萨马斯特遇到了艾拉斯卓,他一见倾心,喜欢上了。然后大家感情不合分手。就是这样了。”

  “又一次爱情失败。”琼恩评价。

  “你为什么要说又呢。”

  “唔?这不是第二次吗?”

  “这就是这个故事最关键的地方了,”凛洋洋得意地卖着关子,“有没有兴趣听。”

  “说吧。”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

  “噗!”

  琼恩正在喝果汁,差点一口呛了出来,“你?你哪里像姐姐了,当我妹妹还差不多。”

  “切,我比你还大一岁呢,怎么不能做你姐姐。”

  “姐姐看的不是年龄,是气质,就像你和艾弥薇站在一起,保证人人都认为你是妹妹。”

  梅菲斯一直在微微笑着旁观,突然轻轻开口,“之所以不算第二次,是因为萨马斯特根本就是把艾拉斯卓当作了女神地替代品吧。”

  “啊,”凛惊讶,“艾弥薇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萨马斯特明显是个偏执、顽固,其实又非常脆弱的人,还带有明显的天真和孩子气,不肯承认现实。这种人一旦认准了某件东西,那就很难轻易撒手或改变。而且我也听到过有种说法:艾拉斯卓是最像女神的凡人。”

  凛叹气,“艾弥薇,你真聪明,猜得一点都没错,萨马斯特确实把艾拉斯卓当作了魔法女神的替身——其实这才是他们关系最终破裂的真正原因。所以说,萨马斯特地爱情故事里,其实根本就没有艾拉斯卓,有的只是魔法女神和最近似魔法女神的替身。”

  梅菲斯摇摇头。

  “他太天真了,”圣武士评价,“居然认为神明会爱上凡人,这在历史上是从无先例地。”

  “而且他认为女神也只爱他一个人。”

  “那更是幼稚,”梅菲斯说,“神祇是半人格半规则的存在,但历史越悠久的神祇,人格就越被规则所同化,魔法女神是创世之初诞生的神明,哪里能和后来这些凡人封神者相比。而且在他之前,女神就已经挑选了阿祖斯作为正式配偶,在此之后,她又和凡人生下了七姐妹,至于她和大贤者伊尔明斯特的关系更是众所周知……这些都清清楚楚摆在他面前,他居然还会抱这种不切实际地幻想,真是枉称魔法史上的天才。”

  “有时候,天才也就是白痴。”

  琼恩的这句总结陈词得到了两位女孩地一致认同,事实也确实如此。但问题在于,萨马斯特或许在感情上是个白痴,但在魔法上确实是震古烁今的大天才,马上就要和这种人交手。大家心中都不免有些忐忑。比起琼恩,凛还要担心欣布地安危,虽然她总说这个老师烦,但其实看得出来,她在内心还是很有感情的。

  “萨马斯特确实非常厉害,”凛说,神色间开始有了些忧虑,“他和艾拉斯卓分手之后,原本已经大有好转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再度恶化。人变得更加疯狂,但也更危险更强大了。后来他居然找上了艾拉斯卓,咒骂她,袭击她,艾拉斯卓猝不及防,一上来就受了重伤,幸好此时另外两位选民赶到,就是深水城主凯尔本和他的夫人莱拉。”

  凯尔本也是魔法女神的选民之一。声望还在七姐妹之上,和大贤者伊尔明斯特相当;莱拉也是七姐妹之一,是凯尔本的夫人,这段婚姻还是奥沃促成的,倘若不是那死胖子色心不死,试图用角之冠来控制莱拉,哪里有凯尔本英雄救美的机会。

  三位选民联手夹攻,终于击败了萨马斯特。此时巫师之神阿祖斯降临,他奉魔法女神的命令前来,收回了萨马斯特地银火。剥夺他选民的身分。萨马斯特并没有死去,自此之后便真正地坠入黑暗,销声匿迹,十二年之后他再度出现,发布“死亡巨龙预言”。创建龙巫教,最终被晨曦之神杀死。

  从上面的战例来分析,虽然萨马斯特是突袭在先。上来就重伤了艾拉斯卓,但此后他独力迎战凯尔本和莱拉,却是货真价实的本事。七姐妹之中,只有四人是真正的巫师:艾拉斯卓、莱拉、欣布和希伦,其中希伦早已去世,剩下的三人大致相当,欣布名声虽然响亮,未见得能胜过莱拉;而葵露是个牧师,此时丧失了伊莉丝翠的支持,更远远不能和凯尔本相比。就算说萨马斯特失去了银火,此消彼长之下,也未必有几分胜算。欣布和葵露都是那种久居高位,极度自信的人,无论遭遇何等强敌,照样挺身而上,丝毫不会皱一皱眉头,凛却不能不为她们担心了。

  “琼恩,”凛有些犹豫,“有件事情我想求你。”

  “唔?”琼恩有些惊讶,“你说就是。”

  “你也知道地,真要论法术比拼,我的老师只怕也未必能胜过萨马斯特,葵露小姐更不用说,真正可以倚靠的就是银火。但银火也并不是能无限使用的,如果一开始消耗得太厉害,后面撞上萨马斯特……”

  “你是说,改变我们原本说的比赛顺序,我和你先上场?”

  “嗯,我是这么想,所以来跟你商量……当然了,”凛赶快解释,“其他还是和我们以前说的那样,如果情势不对,我们可以直接放弃退出,再让老师上,就当是先探探对手的底细也好……”

  琼恩想了想,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行,”他说,“那也就不用预定什么出场顺序了,到时候看情形再说,有合适的对手我们就先打发完事。”

  “琼恩你太好了,谢谢你!”凛兴高采烈地把杯子一放,扑过来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真是个好人。”

  “……这个,后面一句话能不能不要说,我很忌讳地。”

  凛嘻嘻笑着,突然想起梅菲斯还在旁边,有些心虚地转过头,却见圣武士正在慢慢喝一杯牛奶,神色平淡,似乎全然没看见。“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凛挥挥手,一溜烟又跑了出去。

  “她挺喜欢你呢。”梅菲斯放下杯子,轻轻说。

  “那个,艾弥薇……”

  “没事,”梅菲斯微笑,“如果她真喜欢你,我也不介意——只是你恐怕没这个本事了。她真正喜欢的,是那种阳光的、活泼地、幽默有趣的男孩子,像你这样死板的,只怕没希望。”

  “唔,我也不至于像你说得那么差吧。”

  “你以为自己有多优秀么,”梅菲斯瞥了他一眼,“也只有我这种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才会怜悯你,怕你没人要,凛可没我这么好心。”

  “听起来我真失败。”

  梅菲斯没理他,取过凛第二次拿起的果汁杯子,“还是那坏毛病,”她叹气,“见了就直接拿起来喝,也不管是谁地,迟早有一天要中毒。”

  “中毒倒不至于,”琼恩说,“别被人下媚药就好。”

  “你不就这么干过吗。”

  “那次不能怪我吧,本来是给你准备的,谁知道她拿起来就喝……”

  “反正最后你是占了便宜吧,那还有什么意见呢。”

  “这个么,如果说有什么意见的话……那就是能再来一次就好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