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巫妖的正义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21章 巫妖的正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巫妖的正义

  “请放心,”看出琼恩的疑惑,莉法儿立刻说,“梅菲斯小姐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便是巫师之墓的客人,我们自然会保证她的绝对安全。”

  琼恩并不相信,但问题是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在人家地头上,只能听别人安排,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实际上,琼恩已经不能算是弱者。在阴魂城这种精英聚集的地方,他能以第二名的成绩从巫师学校毕业,如今不到十六岁就已经能触摸到魔网第四层,说是魔法天才并不算过誉。除了经验和阅历,仅仅以魔法上的造诣而论,他在阴魂城或许还不算什么,在物质界已经可以算是个优秀巫师了。很多物质界的巫师,终其一生也无法碰到魔网第四层的边呢。

  但问题是,为什么自己这一路上,撞到的都是更加变态的强者呢……

  自从出阴魂城以来,历数遇上的对手,蒂娜芩、格拉兹特、女杀手莎珞克、武僧隆奇,如今还要见一个千年老巫妖,无论哪个都强得不像话,就连自己身边的同伴或者熟人,也都是梅菲斯、虹彩龙瑞恩斯坦这种怪物类型的存在。相比较起来,琼恩在巫师学校里积累起来的一点优越感早就荡然无存,只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废柴,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属于最差劲的一群。

  就算在今天,好不容易轻松废掉了隆奇。以为可以威风一把,没想到立刻就被杀手一拳给打得眼冒金星,接着又被一只迷诱魔追得满山逃窜。最后总算使诈把迷诱魔杀了,却又差点被尸体给压扁。仿佛什么倒霉地事情都被他撞上,什么危险的敌人都被他吸引来,真是莫名其妙。当穿越者当到这份上,实在是有够衰的,琼恩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拜拜幸运女神泰摩拉。求点好运气了。

  这些都是后话不说,单论眼前,拉沃克要单独见自己,对此琼恩倒也没什么意见,有些事情也确实不方便让梅菲斯知道。但倘若把她留在这里,和一只吸血鬼作伴。琼恩实在有些不太放心,要知道梅菲斯如今可是处于晕迷状态,对危险毫无半点抵抗能力。

  莉法儿虽然作出保证,但琼恩倘若会相信一只吸血鬼的话那真就有鬼了。

  但别无他法。

  琼恩背对着莉法儿,遮掩着自己的动作,快速在梅菲斯胸口画了个小小的魔法阵。这是个很简单的警戒结界,一旦有人碰触她的身体,就会发出尖锐地声音,琼恩便会知晓。虽然这一招似乎也没有多大真正作用,倘若拉沃克真要对梅菲斯下手。琼恩也无可奈何,但这样做总是安心一些。

  他看了一眼莉法儿。吸血鬼依旧在优雅地微笑,嘴角上翘。笑容甜美而诱人,“请吧,兰尼斯特先生,”她说,“可别让大奥术师等久了哦。”

  琼恩走上楼梯,他感觉自己的脚仿佛是踩在虚空之中,软绵绵的全不受力,但却又稳稳托住身体。他一步一步地走着。不放心地看着下面的梅菲斯和莉法儿,但到最后他已经看不见了。下方被浓重的黑暗笼罩起来。琼恩只得尽力不去想这些,继续前进,最后他感觉眼前微微一亮,已经身在一处仿佛实验室的房间里。

  房间地四壁上,泛着幽幽的绿光,一排排水晶试管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在房间的中央,有几个巨大的椭圆形玻璃罩,里面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有的像亡灵,有的像怪兽,都是琼恩从没见过的模样。

  空气中不时有淡淡的虚影飘过,伴随着阴冷寒气,这像是幽灵,大约有十七八个,它们在房间里穿梭忙碌着,仿佛是在试验调配各种药剂,看来是拉沃克弄地助理人员了。

  琼恩知道巫师做研究试验,自然需要助手,精通亡灵魔法的巫师,有时候就会弄几具骷髅过来打下手。但骷髅这种亡灵太低级,没有自己地独立意识,只会机械地遵从命令,并不算是很好的仆人。幽灵则不同,它们属于亡灵中地高阶,有智慧,有独立意识,但也因此比较难以控制。拉沃克能弄这么一大堆幽灵当助手,虽然以他的身份来说也不算什么,但还是颇令琼恩惊叹。

  不过,自己这次来,不是参观拉沃克的实验室吧……正主在哪呢?

  突然感觉自己身边似乎不声不响地多了个人,琼恩骇异之下,努力镇定着,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原来是那个欧凯。“他果然就是拉沃克。”琼恩想,否则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正当他打算躬身行礼的时候,突然感觉眼睛仿佛被什么亮光一刺,却见在前方黑暗之中,有两点锐利如针的红光微微一闪。琼恩愕然一惊,就见旁边的欧凯微微躬身行礼,“大奥术师阁下,”他说,“冒昧再次前来打扰,请见谅,另外我为您带来了一位客人。”

  轻微的沙沙摩擦声中,一具穿着华丽长袍的骷髅从黑暗中缓缓步出,刚才琼恩看到地那两点锐利红光就是从他的空洞眼眶里发出地。随着它的靠近,沉重的死亡气息从它的骷髅身躯上悄然散发出来,琼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自然不是第一次看见骷髅,以前在巫师学校里见得多了,但从没哪一次像现在这样令他发自内心感到恐惧的。

  无需任何解释,琼恩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拉沃克,毫无疑问。

  依照阴魂城,也就是耐瑟瑞尔的礼节,他恭谨地行礼,“尊敬的大奥术师阁下,”琼恩使用着敬称,“我奉阴魂城布雷纳斯-坦舒尔王子之命……”

  “我知道你的来意,”巫妖直截了当地打断了琼恩的话,“拿来。”

  琼恩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他赶紧从怀里取出布雷纳斯王子那份信,双手托着递上。巫妖伸手接了过来,他的白骨手指轻轻弹了一弹,羊皮信封自行打开,一张纸从里面飞出来,缓缓在巫妖面前展开。

  巫妖看着信上的内容,他的眼眶里红光闪烁不定,最后恢复到黯淡微弱。白骨手掌轻轻一握,信纸化作一团冰冷的火焰消失了,巫妖将目光转向琼恩,后者正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布雷纳斯在信中对你的评价很高,”巫妖说,“他说你是个很聪明的年轻人。”

  听到这种夸奖,琼恩略略有些得意,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表现让布雷纳斯王子做出这个评价。同时他更不明白的是,布雷纳斯王子写给巫妖的信中,提到自己做什么?

  “布雷纳斯说,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交给你去办,”巫妖审视着面前的年轻巫师,“他说你会非常乐意效劳,是不是?”

  琼恩显然没有说不的权利,他似乎已经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听说博得之门前段时间发生了一场瘟疫,”巫妖说,他的声音平淡,完全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似的,不过这也很符合他一个死人的身份,“似乎某些愚蠢的人把此事归咎于我,是吗?”

  这“某些愚蠢的人”中间,其中也包括琼恩自己,他一直也是这么默认的,直到欧凯拿出记忆水晶他才改变了想法。听到巫妖这么说,他微微低头,“大奥术师阁下,对此我非常抱歉……”

  不等他说完,巫妖就已经再次打断,“我不想听到这些废话,”他说,“我也不想和那些愚蠢的家伙计较,更懒得做什么解释。既然此事是塔洛娜的信徒所为,兰尼斯特先生,我想你应该很乐意帮我个忙,把那些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把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洗清我的嫌疑,是吗?”

  琼恩有些愕然惊诧,他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一个老巫妖口中说出来。在他的预想之中,拉沃克地反应。要么是压根不理不睬,完全无视,根本不屑于解释;要么是大发雷霆,直接去把博得之门血洗了。但他压根没想到的是,这位老巫妖居然也学人说什么“绳之以法”、“洗清嫌疑”,他脑子坏了么?他就算不“洗清嫌疑”,难不成还真有不怕死的警察敢来抓他上法庭?

  或者说,这老家伙纯粹就是要找件事情给我做。试试我的能力?

  这个想法倒相对合情合理些。好吧,不管什么原因,是这老巫妖真的头脑发晕也好,心血来潮也好,还是想试试琼恩的本事也好,反正他话都已经说出来了。琼恩还敢不答应么。

  “我将竭尽全力,”琼恩说,“但我不清楚那些塔洛娜信徒在哪里……”

  欧凯的记忆水晶上,只显示出一幕影像,并不能让琼恩得知那是什么地方。既然拉沃克要他去干掉那些家伙,总要告诉他去哪里才能找到人吧。

  但老巫妖似乎压根没准备承担这个义务,“我不关心那些人在哪里,”拉沃克阴森森地说,“我只想看到他们的尸体。”

  好吧,琼恩知道自己撞上个蛮横地老板了。

  交待完任务。拉沃克仿佛就觉得没自己什么事情了,直接轻飘飘地后退。华丽长袍包裹下的骷髅架子瞬间隐没在黑暗中,不见踪影。这地方是他的老巢。又是个巫师塔,天知道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机关设置,琼恩不敢乱动,却到哪里找他去。

  幸好,旁边还有个家伙……还有个被拉沃克一直晾在一边,睬都没睬一眼的欧凯。

  而且这位欧凯还是个情报贩子。

  “欧凯先生,”琼恩不得不又来求助了,“你看。这件事……”

  “我当然知道那些塔洛娜信徒在哪里,”欧凯说。“不过嘛,生意归生意……”

  行,明白了,“说吧,这次要什么?”琼恩很爽快地问,虽然在心里已经把面前这个狗仔队大卸八块。

  欧凯打了个响指,“简单,”他说,“我觉得你这枚胸针似乎不错。”

  他……他妈的……

  这枚防御胸针是当日琼恩出阴魂城地时候,布雷纳斯王子赠送的。虽然说不上多么上等的魔法物品,比起活化龙鳞盾要逊色许多,但还是挺实用的。在人面狮神殿里,在今天面对迷诱魔的时候,都及时发挥作用,卸下部分冲击,保住了琼恩的性命。

  如今这家伙居然要这枚防御胸针?难道他不知道对于一名脆弱的巫师而言,防御胸针是性价比多么高的宝物么。

  但还是那句老话,琼恩别无选择。

  力量不够,那就只能忍气吞声;打不过别人,那就只好乖乖认输。琼恩自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充满着危险和挑战,唯有有了足够的力量,才能谈得上更好的生存,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身边亲近地人,实现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否则地话不过是一场空谈。

  但问题是,“足够的力量”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地。

  除非琼恩能百分之百确认自己套着主角模板,有作者大神的支持,肯定能笑到最后;否则的话,他实在没办法相信自己就一定会成为大英雄而不是无名牺牲者。若要论起来的话,琼恩自度已经不可谓不努力,虽然还做不到头悬梁锥刺股的地步,但也已经很勤快了。能以不到十六岁的年龄触摸到魔网第四层,这并不仅仅靠得是运气和侥幸。但就算如此,又如何?

  就算是个天才少年,就算他在魔法上的造诣已经远超同辈,可称杰出,但他撞上的人,不是恶魔领主就是虹彩龙,或者老巫妖,就以面前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地狗仔队而论,那可是能施展尸体爆裂和摄取灵魂的高手,琼恩亲眼所见,岂敢不服。一天到晚总是撞上这种变态,就算是天才又有何用。

  这是个正常地逻辑的世界,不是琼恩自己的梦想国度,力量不会凭空掉下,也不会陡然剧增,需要一点一点去磨练,去积累。或许,将来有一天,琼恩也能苦练到拉沃克这种程度,到时候也就有资格指手画脚,不必看人脸色行事,但在这一天还没到来之前,那就只能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

  他别无选择。

  “成交,”琼恩说,一把从胸口长袍上扯下胸针,递给欧凯,“告诉我地点。”

  嘿嘿笑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纸来,递给琼恩,“这地图上标着。”他说。

  琼恩接过正要细看,陡欧凯然脑中一阵微微刺痛。他霍然一惊,倒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这是警兆。他上来之前,曾经在熟睡的梅菲斯身上下了个小小的警戒结界,如果有人碰触她,琼恩就会收到警报,第一时间得知。

  梅菲斯有危险?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