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想让你死掉_阴魂
香蕉小说网 > 阴魂 > 第18章 我想让你死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我想让你死掉

  金发青年笑了起来。“难怪我远远地就觉得有种特别的感觉,”他说,手指抚摩着盾牌的表面,“做工不错,”他夸奖着,仿佛在评价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鳞片似的,“附魔……活化……唔,”他微微闭上眼睛,感受着,“还有虹彩图纹……咦?”

  他惊讶了一声,不知发现了什么,转头朝琼恩看了一眼,“这盾牌是谁给你的……啊,是你啊。”

  当日在阴魂城,不过匆匆一面,琼恩后来知道对方是只虹彩龙,自然印象深刻;但这位虹彩龙却不过当琼恩是个很普通的路人甲,哪里放在心上,总算他记忆力惊人,过目不忘,居然又想了起来。

  既然想起琼恩是谁,自然也就大体知道他的身份来历,这面龙鳞盾是谁给他的,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金发青年并没有追问,也没有将盾牌还给琼恩,却也没有如琼恩预料中那样发怒,“自我介绍一下,”他说,“我是瑞恩斯坦,”虹彩龙向洞中的三个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对了,这面盾牌能借我看看吗?”最后这句话是对琼恩说的。

  琼恩难道还能拒绝么。

  “出去再说吧,”自称瑞恩斯坦的虹彩龙说,依旧微笑着,他的眼光从三个人的脸上一掠而过,在梅菲斯身上稍稍停留了一下,但也随即若无其事地避过,“洞里空气很糟糕地。”他将盾牌放入自己口袋里。殷勤地伸手去扶梅菲斯,却被拒绝了。

  “多谢。”梅菲斯低声说,她刚才站了这半天,已经略略恢复点力气,强自支撑着,不肯要他人帮忙。瑞恩斯坦见状,礼貌地缩回手,躬身退开。他的身体周围却突然泛起一层珍珠似的光芒,随即从中射出两束射线,打在梅菲斯身上。

  梅菲斯被这两道珍珠色射线击中,原本苍白的脸上登时一阵红润,精神明显一振。“谢谢。”女圣武士再次说,微微一躬。行了个骑士礼。

  琼恩看不出瑞恩斯坦用的是什么法术。按道理说,奥术遵循的基本原则是等价交换,因为没有一个神祇做强大后盾,奥法者无从借力,基本也就没有能为他人治疗痊愈类型的魔法,至多也就是吸血鬼之触这种转移生命力的,治疗了一个,就要伤害另外一个。瑞恩斯坦刚才使用地,倒像是种神术,但虹彩龙是天生的奥法者。可能是巫师也可能是术士,却应该不会去研究神术当牧师。否则岂不等若是浪费天赋。

  他见识不足,也看不出来。瑞恩斯坦自然也不解释。“为您这样美丽的女士效劳,是我的荣幸。”他彬彬有礼地说,抬手又是虚虚当空一抹,琼恩完全没有听到他念诵咒语,甚至嘴唇都没有动,空中已经出现了一只透明的银色巨掌,往坐在地上的少年艾格兰特身上一抹。

  几缕黑气从少年胳膊上地伤口处蒸腾起来,被银色巨掌一把捏住。同时散归无形。少年如释重负一般,挣扎着站了起来。向瑞恩斯坦道谢。

  虹彩龙微笑着,转身走出洞口。琼恩等人跟着走了出来,他发现自己出现在烛堡中心高塔前的花园,一个白胡须老人正在草地上,看着他们。他穿着灰色的长袍,怀中抱着一本超级厚的书,戴着蓝色的水晶眼镜,神情看起来颇为疲惫,仿佛一夜没睡似的。

  “卷册守护者,”瑞恩斯坦朝白胡须老人打招呼,“冒昧来访,打扰了。”

  老人微微点头算是还礼。少年艾格兰特从人群背后转出来,上前躬身行礼,将手里的书递给老人。“乌尔兰特阁下,”他说,“都在这里了。”

  老人接过书,并不细看,挥挥手,少年鞠了躬,悄悄退下,穿过花园走到一座高塔里去了。“欢迎,瑞恩斯坦先生,”老人对虹彩龙说,“您很久没有来烛堡了,这次想必又给我带来什么新奇有趣的消息吧。”

  金发青年微笑着,“自然,”他说,“自然,一些你肯定感兴趣的消息——关于阴魂城的,如何?”

  琼恩心中微微一惊。

  “阴魂城?好极了!”老人顿时两眼放光,“晚上我们共进晚餐如何,”他殷勤地邀请着,“边吃边谈。”

  “能与烛堡地卷册守护者共进晚餐,这是所有向往知识的人梦寐以求地荣耀,”瑞恩斯坦微微躬身,回答说,“不过,我有个小小的建议。”

  “请说。”

  “我这位朋友……呃,稍等,”虹彩龙转过头来,问琼恩,“不好意思,忘了请教你地名字。”

  “琼恩-兰尼斯特。”琼恩小心地说,他感觉在这种场合完全插不上话。

  “那我叫你琼恩,可以吧,”虹彩龙说,不等琼恩答应,再度转过头看着老人,“我想邀请我的朋友琼恩一起参加晚宴,您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

  老人疑惑地看着琼恩,因为虹彩龙声称他们是朋友,但实际上,虹彩龙在前一秒钟还不知道琼恩的名字,这“朋友”关系也未免太不牢靠了点。但老人最后没有在意这些,“当然没问题,”他说,“请,请这边走,先到我的办公室吧。”

  他随意地指了指地面,琼恩随即身后黑沉沉的洞口自行关闭了。

  虹彩龙瑞恩斯坦跟着烛堡的最高领袖,“卷册守护者”乌尔兰特进入中央高塔,临行前告诉琼恩,到时候会有人来邀请他参加晚宴。

  至于那个女杀手莎珞克怎么办,乌尔兰特倒似乎并不关心。“我会处理的。”当琼恩对他提起此事的时候,乌尔兰特先生似乎很不耐烦地如此回答。

  好吧,既然你这个烛堡地领袖都不在意自己家里潜伏着一个危险的杀手,那琼恩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自己提高警惕了。

  不过少年曾经说过,地下地龙窟只有两条通道,一条只能进不能出,一条只能出不能进,而现在他们出来的这条通道刚才已经被封闭了,那么女杀手应该也被封死在里面和银龙幽灵作伴了吧。

  刚才在生死关头,剧变迭起,一时思绪有些混乱,如今冷静下来,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情实在莫名其妙的很。这个杀手到底想干什么呢?她自从来到烛堡,似乎除了勾引琼恩之外,再没做过其他事情。她想杀琼恩?早有机I她想杀梅菲斯?没见有任何动作——但如果她的目标不是针对琼恩和梅菲斯的话,刚才在洞口,为什么又要伏击他们?

  杀手虽然以杀人为工作,但却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他们不会浪费力气做没必要的事情。

  还有一点让琼恩不明白的是,杀手第一个对那个叫艾格兰特的少年出手,这有可能是因为他正好走在前面的原因。但杀手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杀了?少年的伤在胳膊上,似乎很重,或者说杀手在短剑上应该淬了毒,让少年当时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但她为什么不直接把少年杀死?

  这应该并不难,而且可以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一个对手,换了琼恩是杀手,既然设下伏击,自然要上来就以雷霆一击之势翦灭掉敌人的有生力量,否则留了对手一口气在,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发生呢。

  到底怎么回事呢?

  看看时间,已经将要到八点钟了,平常此时琼恩和梅菲斯应该都进高塔去开始一天的阅读了,但经过昨晚半夜到今早这么一通折腾,先是琼恩差点被莎珞克刺杀,接着是全烛堡大搜捕,然后又深入龙穴和一只银龙幽灵纠缠半日,最后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又撞上杀手伏击。梅菲斯作为主要战力。每次都是首当其冲,虽然经过虹彩龙地治疗,依旧非常疲惫;琼恩虽然作为躲在后面的巫师,其实没有受伤,但这么一路精神极度紧张过来,此时终于可以松口气,看见阳光明媚草地碧绿,也是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只想着躺在草地上休息,不想再去看书了。

  烛堡里总是静悄悄的,这里居住的无非是巫师、牧师或者纯粹的学者,晚上大家自然休息,白天则大多都在高塔里翻阅书籍,察看资料。或者各自在神殿里忙活。因为收费昂贵,地方又有些偏僻,客人也很少,一年到头没几个。

  梅菲斯放下银剑,坐在草地上,双手抱膝,将脸埋在膝盖中间,沉思着。琼恩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敢多问,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四周。

  到处都是安安静静的,初升的朝阳将点点碎金洒了下来。风从枝头轻轻掠过。烛堡建在海边,间或还有白腹黑翼的海鸟从头上飞过。琼恩地视线慢慢延伸到远处,渐渐上移,越过城墙,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朵朵白云悠然自得地散步着。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悠闲地在草地上坐着看风景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似乎还是在阴魂城学校的时候,毕业考试之前,和芙蕾狄一起……

  一想起芙蕾狄。心头微微掠过一丝不快。来这个世界,芙蕾狄算是他第一个女人。两人在一起度过了大半年的快乐时光,没想到最后却是如此结局。事实上,琼恩至今还不能明白,芙蕾狄为什么要那样做——但他不愿意仔细去想,潜意识里在逃避这个问题。

  反正一切都过去了,那就都过去吧。

  正如他一直所说,刀枪无眼,愿赌服输。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不用指望事事尽如人意,被人耍了,上当了,那也只好认栽,谁让自己不够聪明。人生在世,第一等要紧的,是千万不可推脱责任,做事情失败了,别说什么对手强大、狡猾、邪恶、阴险——这些都是废话,真正要明白地道理只有一点:亏了就要认,输了就要付,自己笨被人耍了,那就老老实实认栽,没什么好说的。

  这世界上,谁也没有义务要对别人好,谁也没有义务帮助别人,善待别人——或许,没有恩情,只有交易。

  大约也是在这点上,他和梅菲斯,能在某种程度达成一致吧。善待他人,这是你自己愿意;但如果被他人伤害、欺骗、背叛,那么也不必因此而恼怒,因为别人并没有要对你好的义务。

  只是说是可以说得这么洒脱,真正自己面对,谁有真能就此坦荡放开,心无芥蒂。若是真能完全看得开,无所谓,也就不会在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依旧觉得有些黯然吧。

  不去想了。

  他将目光转向旁边的梅菲斯,少女不知何时已经抬起头来,也悠悠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她右手托着脸,金发散散垂下,有几缕拂在脸上,神情悠然平淡,既不是平时的淡漠,也不是偶尔表现出来的严肃或者软弱,琼恩几乎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勉强形容,只是怔怔地看着,仿佛第一次看清楚这个少女似的。

  他从没想过梅菲斯也有这样平和闲适的模样吧。在大部分时候,即使少女安静地站着不动,都总给人一种压迫感,仿佛出鞘地利刃,就算不挥动,依旧也是那样的寒光凛凛,锋锐逼人。甚至无论她清醒时,她睡着时,她安静不动时,她挥剑杀敌时,甚至她为做施法专注训练时,琼恩都清清楚楚地知道,她是一个圣武士。

  而此刻地少女,却悄然令人忘记了这种感觉。此刻的梅菲斯,更像是一个涉世不深地纯净少女,悠闲地坐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勾勒着自己未来的梦想。

  此时此刻,琼恩才真正真切地意识到,这个陪伴自己一路走来的圣武士,其实也还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

  被自己欺负的少女。

  论及两人之间的事情,琼恩自认谈不上邪恶。人面狮抢走了圣物,梅菲斯要去取回,琼恩并没有义务要去帮助她。既然自己冒着丢掉性命的风险,帮她取回了圣物,那么按照事先的协议收取报酬,也是理所当然地事情。梅菲斯出人,琼恩出力,公平交易,彼此遵守,没什么可说的,双方都对此表示认可。

  只是,这终究也不算什么善良之举吧,面对地,毕竟只是一个少女。

  正当他心中微微涌动,略略觉得似乎有些怅然的时候,少女突然偏过脸来,看着他。

  “琼恩。”少女叫他。

  “唔?”

  “琼恩,你知道么,”少女平静地说,“其实,今天我是想过让你死掉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