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小说网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3~104:手下留情,秋风秋雨愁煞人(爆发,盟主死秃驴加更2/5)

103~104:手下留情,秋风秋雨愁煞人(爆发,盟主死秃驴加更2/5)

  0103:手下留情,秋风秋雨秋煞人(大章爆发,为盟主死秃驴加更2/5)

  噗嗤——

  气劲对撞的刹那。

  大力金刚指的指力便在阿三等人震惊的目光下。

  被江大力沛然强悍的一阳指之力击溃。

  “不好,这是什么指法?如斯犀利?”

  阿三脸色巨变厉喝之时。

  江大力庞然身躯也已从天而降,袖袍飘展,又是一指点来。

  嗤——

  无比凝聚尖锐的一阳指力划过空气,撕裂开尖锐气浪,飞掠向阿三。

  “啊杀!——”

  阿三怒喝施展身法闪避。

  身形一动下俯俯冲向江大力,双掌一错宛若龙爪般打出重重犀利爪影。

  瞬间爪影如山,层层压迫,令人心神都要压迫。

  “少林龙爪手!”

  江大力冷然一笑,变指为掌身形随之而动,宛若老汉推磨,又似金刚拜佛。

  似缓实快骤然一掌打出。

  轰隆——

  空气震颤。

  江大力脚下地面都崩裂炸碎。

  一道无比恐怖的气墙在九阳内气下成型。

  当真宛若一座大山般狠狠挤压向了阿三。

  “小心!”

  李横飞骇然惊叫。

  阿三同时色变暴喝。

  砰!——

  劲风狂扫扫过,江大力打出的劈空掌气墙如利刃切割,被阿三强行撕碎崩溃。

  然而就在这瞬间。

  一道尖锐的指劲洞穿袭来。

  阿三眼中瞬间出现江大力面带冷冽笑容的身影,顿时脸色狂变。

  这一瞬间他还未从气墙冲击中缓过劲来。

  正是胸腔发闷头晕目眩的时刻,完全猝不及防。

  噗——

  一道血箭瞬间从阿三背后飚射而出。

  阿三闷哼踉跄着迅速退避,右胸多出了一道血窟窿。

  “快上——!”

  就在此时,赵锦绣和李横飞也齐齐杀来。

  赵锦绣杀入江大力攻击的缝隙,一把单刀光影重重。

  用的不是杀招,而是围困刀法,宛若层层缠丝劲,丝丝入扣,如春蚕作茧。

  要压迫江大力的空间,不让他有闪躲腾挪之机。

  李横飞则暴喝一声,双手立掌当胸,掌心略向外翻,双足稍开,身形微挫,这显是准备配合赵锦绣用大力猛攻江大力的姿态。

  “呵呵呵,春蚕刀法?”

  “岂不知春蚕吐丝,作茧自缚。”

  江大力眼看层层缠丝劲般的刀法杀来,却是冷冷低笑,连续几掌便险些攻破赵锦绣制造的层层刀气缠丝。

  他手脚上所蕴含的恐怖力道,打得赵锦绣虎口崩裂,手臂发颤,披头散发无比狼狈。

  就在这时,远处大批山匪也喊打喊杀着抄家伙奔赴了过来。

  其中一群玩家最是亢奋,甚至施展轻功身法曰起狗般“呼哧呼哧”跑得飞起。

  各个口吐芬芳叫个不停,真正诠释了什么才叫一群乌合之众。

  “卧槽卧槽快点快点,再迟老子一条腿都抢不到了。”

  ...

  “寨主手下留人,这些杂碎货色只需您打残废了后交给我们这些小表弟料理就行了。”

  ...

  “快别废话了,待会儿接近五十米范围立即放暗器,能抢个助攻就抢,多少蹭点儿修为点。”

  ...

  “快啊!”

  赵锦绣一声尖叫,浑身都在巨颤,几乎要在江大力手中支撑不住。

  “杀!!——”

  蓄势已久的李横飞暴喝一声,突然前冲,凝聚沛然巨力的双掌直击江大力后背。

  在那同时,阿三厉啸从侧面杀来。

  龙爪手陡然爆发带出连绵不绝地啸音,撕向江大力身上多处要害。

  一瞬间江大力便腹背受敌,遭遇最为凶猛惨烈的围攻。

  “哼!”

  感受到气血波动,江大力目光陡然炸开,宛若精芒吞吐,虚室生电。

  唰!

  他手臂突然前探,掌成弧形,骤然便崩飞赵锦绣手中长剑。

  几乎同时,内劲到处,他周身骨骼噼里啪啦连串爆响,整个人霎时拔高两尺有余,肌肉暴突,犹如金刚降世,狂暴冷酷的气势直冲云霄。

  砰地一声闷响!

  “啊!——”

  李横飞陡然惨叫,只觉得双掌宛如打在了一座金刚大山上。

  而且这大山还带着无比强烈的反震巨力,整个人都被这股巨力震飞了出去,双臂发麻巨颤。

  唰唰——

  阿三的龙爪手疯狂袭来,瞬间撕碎了江大力身上衣物。

  但就在那瞬间,江大力狂喝一声大吸一口气,满头怒发飞扬。

  “滚!”

  一声暴喝,以江大力自身为中心,一股狂放霸道的凶猛气浪宛若旋涡,勃然扩散。

  嗤——

  阿三足以洞穿牛腹的利爪才接触到这股气浪便如陷入滞涩泥潭。

  还没反应过来,一只硕大青金蕴含巨力的铁掌便突如其来,狠狠的拍在他胸口。

  噗!阿三痛苦惨叫,口中鲜血吐出,胸膛直接“咔嚓”塌陷,倒飞出去。

  “阿三!”

  赵锦绣色变持剑杀来,手中的剑光连续变化,化为了层层剑网,笼罩向江大力。

  江大力双掌一错,面色冷酷:“玩够了!”

  他身形不退反进骤然前冲撞向剑网,晃动之间,一瞬间竟是点出了三指。

  砰砰砰气劲连珠,宛若爆鸣轰响。

  交击处更是爆出一团耀眼光芒!

  下一刻。

  铿锵一声,剑网消散。

  赵锦绣曼妙身影突然在高速移动中停滞。

  其精致的面庞上,眉心处一个拇指大的血窟窿突然飚射出血箭,双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般盯着面无表情的江大力,似在质问——你怎么敢?

  “赵姑娘!”

  李横飞和阿三全都睚眦欲裂大惊。

  江大力冷哼一声,身形一动便如一尊钢铁锻打的小巨人般撞向李横飞。

  手掌伸出的刹那,一股迫人恐怖的沛然掌力瞬间凝聚成浓稠气浪般的旋涡。

  “还你一掌!”

  “不!我是会城……啊!!”

  李横飞惊恐大叫连退,然而江大力横冲直撞而来的身影宛如一架失控马车,速度更猛更快。

  砰咔!——

  一道身影顿时从可怕的气爆声浪中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狂吐出一口带有内脏碎末的鲜血,双目中带着惊怒、恐惧、绝望、不信,气绝身亡。

  “李家主!”

  阿三震惊大叫,前冲的身影猛地一滞。

  再看向场内那宛若铁塔般的江大力的目光中,满是忌惮和犹豫。

  “寨主,不要啊!这一个残废的让我们也打一下啊!”

  ...

  “寨主手下留人,这一个我们可以解决的啊啊啊!”

  ...

  “寨主求您高抬贵手歇一歇。”

  百米外,数十名冲杀在最前面的玩家全都哭天喊地的大叫起来,声音之伤心绝望,仿佛江大力杀死的不是敌人,而是他们的爹娘......

  ...

  江大力当然不会停手。

  玩家们什么尿性,他是最清楚不过。

  隔着那么远,竟然还想从他的手里抢怪。

  都是长得没他壮还想得挺美的。

  阿三这个似乎浑身藏了不少武功秘籍的家伙。

  他今天是必爆无疑的,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

  不过就在阿三准备拼死一搏之时,江大力目光突然一动,骤然看向了不远处。

  风。

  风起。

  沉闷得空气中仿佛能挤出水的氛围中,风似越来越大。

  仿佛要吹进人的心里,阴冷诡异。

  这风不是突然起的。

  而是一个人高速奔跑时带起的狂风。

  这阵狂风卷起地面沙尘如地龙,更是令地面轻颤。

  仿佛有匹雄俊的马踏出铁蹄踩踏着地面,彻底破坏了黑云低压下大雨将至的沉闷氛围。

  令人不得不都将目光投注在那道狂风中的人影身上。

  那风一般的人——是谁?

  江大力皱起眉头,神色微微凝重。

  阿三眼珠转动,神色有惊异、忌惮和一丝欣喜,感觉可能稍后会有转机。

  不远处正要狂冲而来的一群玩家都吓了一跳,立即急刹车放缓冲刺速度。

  各个惊疑不定看向那气势如虹冲来的沙尘中的高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好像来了生力军,先别勇了,观察一下,可别这时候冲上去被砍瓜切菜干掉了,死了白死。”

  ...

  “好家伙,这大白天的还有大侠在晨跑么?跑步又带沙又带风的,特效挺夸张啊,跑回去能洗下来三斤泥吧?”

  ...

  “装神弄鬼,肯定不是咱寨主对手,我们慢慢靠近,待会儿瞅准机会放冷镖抢助攻。”

  ...

  隆隆隆——

  宛如地龙般卷起的狂沙中,那人影是越来越近。

  而且直来直来直往。

  仿佛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拦在他前行的道路前。

  一路上但凡有石头、树木拦在他的前面,便全都突然粉碎了。

  看上去不像是撞碎的,也不像是那人踢碎的,就像是那么突然爆碎开的。

  “好强!”

  阿三微微色变,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就站在对方前冲而来的道路中央,立即左移几步避开。

  就在他避开时,那风沙中的人影也已放缓了速度,就在阿三身旁七八米外站定,风沙褪去,竟是一个很斯文秀气的仿佛书生般的男子。

  他的脸庞白白净净,且脸上时刻带着笑。

  可这笑容中总有种宛若刀锋般的杀气。

  “你是......”

  阿三再度惊退两步,双眼转动着,时刻提防着江大力包括这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

  江大力皱起的眉头却舒展开,淡淡看着似文弱书生般的来人,目光落在对方手中的剑上,“想必就你就是消失江湖多年的断肠剑客萧秋雨。”

  “萧秋雨?”

  阿三微惊,隐约似听过此人的名字,但又想不出更多的讯息。

  “没想到江湖上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

  书生般的男人点点头,看着阴郁的天空叹息,“快入秋了,秋风秋雨秋煞人,每到杀人的时候,我总是难免要发愁的。”

  阿三心中一惊,警惕问,“你来杀谁?应该不会是我,你我素味蒙面,你是来杀这黑风寨主江大力的?”

  书生气质的萧秋雨叹息摇头,“乳臭未干的小子,我不是来杀他的。”

  阿三双目一瞪,“那你是来杀谁的?”

  “杀一个女人,一个陆小凤藏在黑风寨主这里的女人。

  我听说过金屋藏娇。

  却还是头一次见着有人把娇藏在别人的金屋藏着的。”

  萧秋雨奇怪的笑着,盯着江大力,眼中笑意充满杀气。

  “那就好,那是你们之间的恩怨。”

  阿三松口气,“你们之间的恩怨,我就不掺和,你要算账,就找他吧。”

  话一说完阿三便身形一动迅速后撤。

  然而他后撤的瞬间,萧秋雨也动了。

  江大力也冷哼一声迅速前冲。

  唰——

  一道无与伦比之速度的剑光,刺杀破长空,追击上阿三。

  阿三立即大喝反击。

  然而那剑光连闪。

  只是围绕着阿三的身躯就势一旋转几个连刺。

  再收敛时。

  阿三身躯猛地跪在地上,身上猛地就飚射出几道血箭,神色不敢置信又愤怒的盯着萧秋雨,张张嘴巴,“你......你不是说......”

  江大力缓缓收回阻止不及的手,皱着眉不悦看着阿三的身躯,神色渐渐冷冽。

  萧秋雨依旧淡淡微笑着,像是回答朋友问题般,回答阿三的疑问,“我只说不是来杀黑风寨主的,却没说不杀你。

  你若要问我为什么要杀你,因为我高兴。”

  “你!!”

  阿三口溢鲜血,噗通栽倒在地,双脚一蹬,彻底死去,死在了成长起来之前,死在了张无忌都还没出生的时刻。

  “你是高兴了,我可不高兴啊。”

  江大力眼神冷漠看向微笑着的萧秋雨,“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

  他要死,也是死在我的手里,你想送死,也得排在他的后面,但你现在杀了他。”

  不远处靠近过来的一群玩家也都懵逼了,反应过来时各个也是破口大骂气得不行。

  他们不远上千米奔赴过来都没抢到怪。

  结果竟然被一个NPC抢怪了。

  而且这个NPC现在还拽得很。

  萧秋雨看着手中滴血的短剑,微笑盯着江大力,“你不高兴又怎样?”

  江大力眼帘微亸看向粗大的双掌,“我不高兴也喜欢杀人,尤其是你这样算得上一号人物的人。

  这可以弥补你杀了我的猎物的损失。”

  萧秋雨含笑缓缓点头,看向江大力背后的大刀,“也好,我现在突然又很高兴,本不想杀你,现在突然又有了心情杀你了。你拔刀吧。”

  江大力打量衣着朴素的萧秋雨,“你身上带了多少银钱?”

  萧秋雨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我看你带的银钱,值不值得我为你拔刀。”

  萧秋雨哈哈笑了起来,“你真是个有趣的人,难道你的一条命还不值得你拔刀吗?

  你如果不拔刀,可就要死了,死人还要钱干什么?”

  江大力目光平淡,“我的刀会响,一旦拔出,就会叮当响,我可能也会穷得叮当响。”

  “那我就看看你是愿意穷,还是愿意死!”

  萧秋雨带笑的眼角陡然迸发强烈杀机,身形突然一动。

  江大力只感到一股森寒逼迫而来。

  眼角便瞥见一缕雪亮的光芒,笔直一线,宛如秋风扫落叶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刺,锐利逼人,还未接近,竟就令他皮肤刺疼。

  方才阿三就是死于这样迅猛、突然、快捷的一剑之下。

  秋风秋雨秋煞人。

  萧秋雨的剑,便如秋风秋雨,扫落枝头黄叶。

  伴着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向大地,一如迟暮的生命,在寻找最终的归宿。

  这就像人从一生下来,就开始在等待,等待一个结束:死亡的结束。

  江大力在那刹那,只感觉到一股带着浓浓愁绪的剑意。

  这剑意宛若秋风秋雨传递来令他汗毛耸立的阴冷迟暮。

  有种自古逢秋悲寂寥的失落怅然感,以至于在那霎时他竟是心神有所撼动,思绪略有迟缓。

  剑意!

  萧秋雨的剑——

  竟是蕴含了一丝剑意......

  ...

  ...

  (求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angjiao2020.com。香蕉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angjia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