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九章_摘仙令
香蕉小说网 > 摘仙令 > 第一一二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一二九章

  为了在人族挑点事,为了让天下堂的门长老相信,族里一下子死了十八人,这个数字,安画希望能物有所值!

  但是……

  安画拿着可以联系叶湛岳的传界香半晌拿不定主意。

  联系到了又怎么样?

  上次他就说万生魔神已经死了。

  想想也是。

  林蹊回去了,开着星船,带着界心回去了,又怎么可能还让万生魔神活着?

  当年那么多厉害的妖王,厉害的仙人,独留下一根筋的八臂老猿镇着万生魔神,显然是有一定深意的。

  安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怎么也杀不死,可以分神无数的万生魔神与世尊确实很像!

  可惜知道的太迟了。

  如果早一点知道,他们还能早一点下去解救。

  现在……

  万生魔神比世尊更早地遭遇不测。

  只希望他能不付万生之名,还能苟延残喘着一个分身。

  安画其实并没多少信心,那里毕竟是天渊七界,林蹊的出生地,大本营。

  当年布置托天庙的仙人可以让八臂神猿镇住他,防他万生,林蹊……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不然和万生魔神合作的叶湛岳怎么会猜测他彻底陨落呢。

  安画正要收了手上的传界香,突然感觉它的温度增高,连忙点上。

  “我可能上了万生魔神的当。”

  为了节省传界香,叶湛岳的字凝的特别小,“那混蛋没死,借着我们曾经的契约,可能活在我的神魂中。”

  什么?

  安画心下一跳。

  旋即连血液的流速都快了好些。

  原来,圣者永远都是圣者吗?

  “我现在努力的把他封印了,但是,他曾是一代魔王。”

  叶湛岳以为安画需要他,再加上他转换了血脉,怎么也比那位过气的魔王有利用价值,所以,很干脆的向她求教,“手段也许层出不穷,请问您还有什么好的方法,让我把他彻底剥离?”

  彻底剥离?

  安画怎么可能会同意这样的要求?

  师父看了世尊的最强分身是万生魔神,彻底放下心防之后,她能感觉到,他老人家后悔了。

  现在……

  “我族倒有不少方法,不过,前提条件都需要高你一阶的修士帮忙,所以,你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压制万生魔神,而是飞升。”

  安画迅速回他,“只要飞升,所有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原来,这才是世尊的手段吗?

  好厉害!

  安画觉得,自己也可以学一学。

  若是能学到手,哪怕将来和人族打的天昏地暗,她也不怕了。

  “你放心,只要你飞升,我必亲自为你出手。”

  “多谢!”

  叶湛岳拧着眉头掐断通话,他当然要飞升,但是缠阴造化神功……似乎更亲和万生魔神!

  隐隐的,他总感觉对方成长的过于迅速了。

  叶湛岳谨慎惯了,到底封住洞口,把洞内的阴气以婴火烧一遍,再次运转功法的时候,改修了万生魔神记忆中的九千决。

  此决更合他原来的功法,道门正宗法决,传说是仙界四大仙宗之首万寿宗的功法。

  叶湛岳很清楚,想要佐蒙人重视他,他就必须拿出自己的成绩。

  如果能借用九千决,让那些佐蒙人安排一个万寿宗弟子……

  一枚枚仙石从储物戒指飞出,叶湛岳很快重新进入修炼的佳境!

  ……

  仙界,应一庸之请,刑堂在秘密调查云天海阁魏时。

  当然,刘叔异、窦伯辉、耿鉴亦在影卫的调查之例!

  陆灵蹊收到常雨传信,天下堂对世尊之事有嘉奖的时候,谈钟音调查的界心流言,却与刘叔异和耿鉴牵扯到了一起。

  “……不是说可以一查到底吗?为什么又把我召回来?”

  谈钟音对一庸出尔反尔的态度,非常不满,“还是堂主……,您又想和稀泥?”

  虽然流言与刘叔异和耿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与他们身边的人都有关系。

  “就算您想和稀泥,最起码,也要让我敲山震震虎,拿他们身边的那几个问问吧?”

  一庸:“……”

  这个急性子。

  他异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是不让你查,而是……”他沉吟了一下,“刘叔异就不说了,你与耿鉴也算共事多年,你觉得,他对天渊七界的修士,能有什么不满?”

  “当初阿菇娜他们飞升,耿鉴主持赌局,结果,白忙了一场,几乎就是给宜法他们干的。”

  这?

  倒也是。

  一庸还记得,耿鉴自己也赌了,可惜,没有想像到位,那一次,天渊七界一把飞升了一百多人。

  “除了这个,你觉得耿鉴能反过来帮佐蒙人吗?”

  “那倒不可能!”

  谈钟音看一庸的样子,眉头忍不住拧了拧,“堂主你……不放心耿鉴了?”

  “不要声张,你看看吧!”

  一庸给她摸了一枚玉简,“虽然我和门长老分析,不可能有耿鉴的事,但是,我们谁都不能完全肯定!”

  “……”

  谈钟音用了好一会,才把玉简慢慢放下。

  邓九以命送回的五个名单,这……

  “邓九连魂火都没留,应该是个非常谨慎的人。”

  谈钟音想了又想,“他连送世尊召唤轮回分身的时候,都没用那种极端的办法,现在在世尊死后,还会为了这不确定的名单,以命相搏吗?”

  嗯?

  一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也有此迟疑,这几天,一直让门长老在巡查的时候,以各种方法传递暗号。

  可惜,到现在为止,还没收到邓九的任何一点消息。”

  他不能不更重视这个名单。

  “马知己且不提,名单上的其他四人,俱是金仙大修,如果世尊在临死的时候做了什么,也许要不了多少年,佐蒙人……又会翻转。”

  “可是,先有广若,后有随庆!”

  谈钟音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侥幸,但是,事实上,换成她是这四人,也绝不会在身体血脉本身是人族的情况下,那样转投佐蒙人,“刘叔异四个人,难不成连广若都不如?

  此时查……

  弊大于利!

  不查,人家在他们现在的位置上,也一样受人敬仰。

  查了……

  反而有可能,逼着他们做出错误的选择!”

  这?

  一庸还真没细想这个问题。

  不由踌躇起来。

  “你觉得……,邓九得到的这个名单,就是佐蒙人特别放给他的?”

  “是有这种感觉!”

  谈钟音点头,“邓九在佐蒙人那边的地位显然并不高,这么机密的名单,怎么会在世尊陨落之后,那么巧的,又这么快的被他拿到手上,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考虑!”

  确实!

  一庸在殿内转了几个圈,“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

  查还是要查的,但是,不能有任何一点痕迹。

  “对了,林蹊有功,你去把她叫回来,我们让她帮忙看看刘叔异四人。”

  “……”

  谈钟音能说啥呢?

  “不是说奖励已经下来了,她为什么不回来?”

  “不知道,你去催一催!”

  一庸的脑子一闪而过什么,没抓住,只能再催谈钟音。

  ……

  “嘉奖先放一放,或者让我师姐南佳人去领行吗?”

  陆灵蹊收到世尊陨落,仙界各方祭奠托天庙的消息,就不想走了,她想往托天庙那里,多转转,也许能收到意外的惊喜。

  “不行!”

  谈钟音用传界香跟她说话,“让你回来领奖其实只是一个借口,主要是天下堂这边,另有任务要交给你。”

  “我可以不接吗?”

  “不行,这件事,只能你来办。”

  “什么事?”

  “有关世尊最强分身的事,我们这边,有几个怀疑对象!”

  什么?

  陆灵蹊简直惊呆了。

  “是人族的,还是妖族的?”

  “人族!”

  我的天!

  人族!

  那是不是说,最强分身现在的地位很高啊?

  陆灵蹊心念电转,“前辈,我师父就顶住了世尊的召唤!世尊都被我师父弄成那个样子了,您觉得,他还有本事,去召唤最强分身吗?”

  这混水,她是一点也不想沾。

  至少现在还不能沾。

  “没被唤醒的所谓最强分身,其实都还只是他们自己,我们干嘛要去帮佐蒙人分辨?”

  听常雨说,虚乘排除了圣尊是最强分身的可能后,陆灵蹊就没想过世尊的所谓最强分身。

  “这件事,我不干!建议你们也别干。那什么名单……,自己知道就行了,千万捂紧了,要不然,仙界现在的大好形势,可能马上就没了。”

  这真是没事找事!

  “……你说的对!”

  谈钟音叹了一口气,“我再想想,不过,你老呆天渊七界做什么?不放心你师父?”

  “我师父已经不打算再修炼了。”

  陆灵蹊可怕仙界某些脑抽的人,会因为世尊,想办法对付她师父,“所以,没什么不放心的,我想再等等,等等托天庙那边,想看看,仙界的这一次大祭,对那里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发展!”

  这也是正事!

  谈钟音支持,“那行,有什么需要仙界这边帮忙的,你完全可以让常雨传话天下堂。托天庙和神陨地……,不仅是你们的事,也是我们的事!”

  “嗯嗯,我们这边再举行什么大祭的话,我会提前跟前辈说的。”

  仙界各方原意帮忙,她接着,不愿意……,她也不勉强。

  陆灵蹊一指点上燃烧的传界香,这才转向过来的师妹柳酒儿,“怎么?你想回去了?”

  “……不是!”

  柳酒儿摇头,“师姐,我刚收到百禁山邓芙传来的消息,那里最近常打旱天雷!”

  什么?

  陆灵蹊的眉头蹙了蹙,“都打在什么地方?”

  “只闻雷,寻不到真正的雷点!”

  这才是邓芙报回来的主要原因。

  “妖庭那边,最近妖心惶惶,几次求到邓芙处,可是你知道,她也不是雷修士。”

  师姐是。

  “你看,要不然,我们两个往那边走一趟?”

  邓芙是她徒弟呢。

  柳酒儿关心的紧。

  “行啊!”

  这件事,宜早不宜迟,“现在就走!”

  陆灵蹊以最快的速度,给师父和宜法师叔传个信,“如果是好事,我给邓芙记一功。”

  “如此就多谢师姐了。”

  柳酒儿脚下遁光非常自觉地兜住师姐,带着她往坊市的传送阵去,“这些天,我都没看到青主儿了,她干嘛去了?”

  “……干好事去了。”

  说到青主儿,陆灵蹊眼中忍不住带了一点笑,“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干什么好事。”

  那天,青主儿应该比真广若的收获还要大。

  她期待她再上一阶。

  如果能借着世尊的东风,再上二阶、三阶,那就更好了。

  “你不说,我也差不多能猜到。”

  柳酒儿瞥了她一眼,“是吃饱了,沉睡了,要晋阶了吧?”

  “……”

  陆灵蹊笑而不语。

  “……师姐!”柳酒儿迟疑了一下,“虽然师伯的事,已经算是完美解决了,可是,我觉得吧,你的事,并没有跟着解决。”

  是吗?

  陆灵蹊的笑容微敛,“你又帮我算了?”

  “试了一次!没成功!”

  什么?

  陆灵蹊转头看向师妹。

  “天机难测!”

  柳酒儿给她四个字,“宜法师伯说,从现在开始,我尽可能的跟着你。”

  “……跟着就跟着吧!”

  能怎么办呢?

  师父的劫过了,她的劫……

  “有什么事,都不必吞吞吐吐的,直接说。”

  相比于她,柳酒儿要谨慎许多。

  陆灵蹊很相信自家师妹。

  “妖庭那边的旱天雷,如果是不好的事,我建议师姐你顶下来。”

  柳酒儿道:“可能会受点苦,但是,现在苦一点,你命中的劫可能就会小一点。”

  常生病的人,有时候,比健康的人要长寿。

  “师姐,你太顺了。适当的找一点不顺,应该会好些。”

  “知道了。”

  对于‘顺’这个事吧,陆灵蹊拒绝不了。

  至少在师父的这件事上,根本不敢拒绝。

  “不过,我也不觉得,我有多顺,我的每一次顺,可都是拿命去拼的。”

  老天的厚爱,也不是人人都能享的。

  陆灵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在你眼里,我很顺,但是,那天,我自己知道,有多凶险!”

  龙族又出老祖的事,她没跟宜法师叔他们说。

  免得他们又要摸她的龙角。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