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小说网 > 寒门贵子 > 第七十三章 遗命

第七十三章 遗命

  皇帝病重,没有立储,

  这是一个帝国天大的危机。

  然而危机之下,对某些人而言,也孕育着天大的机遇。

  安休林病重当晚,庾茂悄然进入山阳王府,第二天大早,山阳王安休渊进宫侍奉,衣不解带,通宵达旦,亲自试药、喂药,满面戚色,还被黄愿儿撞见在角落处暗自垂泪,种种表现,让安休林心里大为感动,这日召进寝宫,抚其手背,叹道:“想我们兄弟十三人,除过病死的,大多死于元凶之手,唯有你彼时年幼,尚得保全,此为天数使然。如今太祖这一脉,只余你我,而我眼看没几日好活了。你年十六,平时狂绢了些,但这段时日我看你心地良善,并非传言那般的不堪,今后切记要慎开杀戒,宗室的兄弟们纵有错失,亦多加包容,莫要再重蹈元凶覆辙……”

  安休渊痛哭失声,以额头不住的触碰皇帝的手,竟哀伤到不能言语。

  又过了两日,太极殿,西殿。

  温如泉亲自诊断后,对外面苦苦守着的徐佑、柳宁、谢希文、陶绛、袁灿、檀孝祖、顾怀明、顾允、袁阶、曹擎等人摇了摇头,道:“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诸公要早做准备。”

  众人齐齐看向徐佑,徐佑知道他们的心思,道:“都随我进去吧。”

  殿内药味弥漫,安休林躺在床上,神色萎靡,行将就木,招手让徐佑近前,声音断断续续,又微不可闻,道:“谁可统承洪绪,你们议出人选了吗?”

  徐佑道:“正要奏请陛下,皇室现年十四岁以上的男子共有七人,分别是山阳王安休渊、临贺王安怀彦、南平王安怀昱、始安县王安怀融、桂阳王安怀宣、东平王安怀雍以及历阳王安怀况,究竟立谁为储君,臣等不敢僭越,还望陛下明谕!”

  听着也是凄惨,偌大的皇室,安子道称帝时杀了一批兄弟侄子,等到安休明这个元凶继位,更是大杀特杀,同辈兄弟几乎屠戮殆尽,子侄辈也杀了不少,结果现在人丁凋敝,到了关键时候,只有七人够资格进入候选行列,别说和那些大家世族们比,就是和普通的小康之家比也差之远矣。

  安休林挣扎着坐起,道:“大将军留下,其他人先退至殿外等候。”

  谢希文心有不甘,但又不敢抗旨,看了眼徐佑的背影,躬身缓缓退出西殿。陶绛低声道:“主上这是何意?就算托孤,也不该斥退我等,独与大将军私谋……”

  谢希文立于门口,脸色凝重,没有做声。可他知道皇帝已经决定了由谁继位,这是私下里征求徐佑的意见,想要取得他的全力支持。

  皇帝到底会选谁呢?

  山阳王是皇帝的亲弟弟,可品行不端,实在不足以为人主。其余六人也大多不怎么成器,如果非得矮矬子里挑高个,也只有桂阳王安怀宣素有仁孝之名,尚可造就。

  不过,安怀宣是安子道弟弟、淮阳王安子昭一脉,论亲疏,无法和山阳王安休渊相提并论,未必能够脱颖而出。

  ……

  “七郎,我决意立山阳王为皇太弟,承继大统,你意下如何?”

  年初送穷的时候,山阳王曾向皇帝告过徐佑的黑状,说他生活奢靡,后来派人查了查,应该没受什么人指使,纯粹是这位山阳王听说徐佑很受金陵女郎们的欢迎,所以心生醋意,背后给他泼脏水。

  这专属于纨绔子弟的幼稚,让徐佑一笑了之,没和他一般见识。可要是这样的纨绔子弟当上皇帝,后果实难预料。

  可徐佑没有犹豫,道:“我和山阳王从无来往,了解不多,若陛下认为他足以承继大统,我绝对全力支持!”

  安休林欣慰道:“兄终弟及,曹魏时已有先例,只要你支持,那我再无后顾之忧……”旋即再次召众臣入内,命黄愿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诏书,立山阳王为储君,同时封徐佑为太尉,晋爵秦公,大将军、领军将军、录尚书事等职衔照旧。封柳权为司徒,晋爵河东侯,仍兼中书令。封谢希文为尚书令,加侍中,晋爵新吴侯,开府仪同三司。封陶绛为尚书左仆射,晋爵永阳侯。以此四人为顾命,夹辅山阳王。

  “……朕本愚笨,于临川封国逍遥自在,念不到此,因籍时来,遂承大业。风道沾被,升平可期,遘疾弥留,至于大渐。公等奉皇太弟,愿如事朕,柔远能迩,辑和内外,当令皇太弟敦睦亲戚,委任贤才,崇尚节俭,弘宜简恵,则天下之理尽矣……”

  “陛下!”

  众人皆流涕而哭。

  “哎,死生有命,夫复何言!”

  ……

  回到大将军府,何濡等心腹已得知宫里的消息,鱼道真忧虑道:“山阳王为储君,怕是楚国离大祸不远了。”

  徐佑道:“何出此言?”

  “莫非大将军忘了,征伐关中时,山阳王曾在东市赊买绫罗千余匹,事后拒不认账,导致东市罢市,百姓们闹到了尚书省,最后还是皇帝用内库的钱为他还账,方平息了罢市。”

  “我听说他也因此被勒令在家闭门读书,这两年应该颇有长进……”

  “长进?”

  鱼道真轻笑道:“都是故意做出来给皇帝看的。不过,山阳王确实学聪明了,这些天他日日夜夜侍奉病榻前,朝野称颂,得为储君,倒也让人无话可说。”

  何濡笑道:“亲疏远近,世人皆知,皇帝只有这一个亲兄弟,再不成器,也总比把江山社稷交给别脉的好。”

  他话锋一转,若有深意的看了徐佑一眼,道:“至于山阳王是不是昏聩,哈,对我们而言,他越昏聩岂不越好?”

  徐佑皱眉道:“不要胡言!主上待我以赤诚,我不能负他,当尽全力辅佐新主……”

  何濡微微笑道:“是我失言,七郎莫怪。”心里却道,只怕事到临头,由不得你了。

  第二天午时,安休林驾崩,死前拉着徐舜华的手,道:“有七郎在,定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好生照看着阿满,待她长大后找个好人家,未必公卿贵族,只要疼她爱她就够了……舜华,你……是我对不住你……”

  说完溘然长逝,徐舜华咬破了唇,心中哀痛不足为外人道,若非记挂着女儿,当真会追随安休林于地下。

  一个时代落下了帷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angjiao2020.com。香蕉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angjiao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