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血神子的过往_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香蕉小说网 >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血神子的过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血神子的过往

  “李公子,好久不见!”

  虚空深处,一阵扭曲过后一道人影缓缓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北辰风。

  依旧是身披一件厚厚衣袍,浑身上下裹满了棉布,残破布匹,围的严严实实的仿佛很寒冷一般,只不过当看见对方的那张脸后,李小白却是倒吸一口凉气。

  原因无他,眼前之人的面部太过恐怖,一半是正常的苍老人脸,依稀可以看出其年轻时必然是一位颇为俊朗的男子,但另一边的脸庞却是惨不忍睹,腐烂发臭,释放着恶臭的气息。

  其上还有几条蠕虫在不断的动作着,看的人心里直反胃。

  难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居然会出现在一位活人的身躯之上,记忆之中,唯有死尸才会出现如此症状,尸体腐烂发臭,长满蛆虫,人类居然也能拥有这样的一张面庞,实在是恐怖至极!

  “北辰风前辈!”

  “你这是……”

  李小白瞪着眼睛感觉很是恐怖,眼前这儒道至圣的形象太过惊悚恐怖骇人,活脱脱长着一张死人脸啊!

  “没什么好奇怪的,功法使然罢了,这也是本座数百年来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缘由,并非是在意这具皮囊,而是身为儒学大家,读书人的心中的信仰,绝不能展露如此形象以示人,那样会让众多修士内心的信仰崩塌。”

  北辰风缓缓说道。

  “这是北辰道友当年自创功法,《枯荣神功》所留后遗症,乃是以佛门与儒学结合所创,传言世尊释迦牟尼当年在拘尸那城娑罗双树之间入灭,东西南北,各有双树,每一面的两株树都是一枯一荣,称之为四枯四荣!”

  “当年的如来佛便是在这八境界之间入灭,意为非枯非荣,非假非空!”

  彦祖子在一旁感叹说道,北辰风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都知晓,只是同批次知晓的人都差不多死绝了。

  “这是枯荣之法,也是阴阳之道,凋谢与繁华并存,若是能够推至最高境界,甚至能逆转生死,我曾亲眼所见北辰道友曾经让一棵树重新焕发生机,已属超凡脱俗了。”

  一提篓也是在一旁说道。

  这功法名为枯荣,实则为生死,没有人能够掌控生死,那违背天道,因此这北辰风付出了代价。

  “都不过是旁门左道尔,算不得什么,本想与家师见上一面,却没想到仙神界的人如此着急,竟直接出手镇压,强行横渡两界。”

  北辰风摇首叹息道。

  “虚空乱流内无人胆敢触及,被放逐其中只怕从此天人两隔了。”

  “不过师尊挡住了那只大手一瞬,对方也耗尽力气,无法长时间降临中元界,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强行降临了。”

  北辰风说道,他似乎对仙神界同样了解。

  仙神降临需要耗费难以想象的资源,方才那只巨手探下背后所消耗的资源力量是一个海量的数字,想要再度降临需要长时间的大量准备。

  “听前辈所说,似乎对仙神界很是了解,那血神子口中所述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小白皱着眉头问道,血神子的消亡速度太快,留下了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

  “师尊也是个苦命人,自认背负天下苍生命运而活,一生都在为中元界奔波,只是走错了方向。”

  北辰风席地而坐,取出一把通体散发白色剑芒的剑,当年的残缺一角真相缓缓揭开。

  “这是师尊曾经的剑,听听它的心声,你们便明白了。”

  ……

  白色剑芒之中透出一道道气息,在虚空中凝聚成画面,这是北辰风的记忆,也是血神子的记忆。

  镇元大仙乃是仙灵大陆最早的一位飞升的读书人,开创儒学一脉,曾经也有过辉煌时刻,盛极一时,北辰风便是那时接触了儒学之道。

  虚空中一幅幅画面流转,散发着柔和洗涤心灵的白色光芒。

  那是一群孩童,端坐在茅草屋内,一丝不苟认真朗读着圣贤经典。

  镇元大仙是一位白衣青年,风度翩翩,正背负双手,面带微笑的聆听书声,一切都很和谐,他是儒学大家,发誓要带领天下读书人走出自己的一条道路,成为与佛道两家并列的第三大家。

  “师傅,您怕妖魔吗?”

  北辰风举起小手天真烂漫的问道。

  “我辈读书人,修一口浩然正气,无惧世间一切敌!”

  “古往今来,你可曾见过大儒之事遭受妖魔侵扰?”

  镇元子淡笑着说道。

  “可读书人也许手执长剑,杀伐之气侵染,岂不也是杀生魔头?”

  北辰风继续问道,声音稚嫩,但问题却很犀利。

  “此剑名为养吾剑,堂堂正正,大大方方,不生阴暗沟渠之地,只沐浴阳光茁壮成长,这便是读书人的剑,为天下正道正名!”

  镇元子抽出腰间佩剑,向孩童们展示,这剑甚至没有开锋,一柄钝剑没有杀伐凌厉之气,取出来的瞬间众多孩童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四个大字:“正大光明!”

  这是君子之剑!

  也是早期北辰风与镇元子的经历画面,相识于学堂之上,往后一路跟随,朝堂之上,市井之间,认真劝学。

  镇元子的名气越来越大,于朝堂之上向皇上讲学,成为帝师,入宗门之内切磋技艺,入佛门引经据典,辨佛明心,于中元界内自立山头,另立门户,周边群居的修士越来越多,但出走的修士同样很多。

  原因无他,儒学这条道有些孱弱,前期几乎建立不出丝毫的优势,唯有一颗正道之心,养一口浩然之气,但却不主杀伐,同境界修为无论碰上哪家弟子都打不过,很是狼狈,除了少数几个真心喜好儒学经典的读书人外,几乎没多少人真的能坚持下去。

  不过镇元子却是不曾理会这些,他还没走到巅峰,一心钻研在书海之中,修为日益精进,名声越来越显,谁都知道仙灵大陆出了一位活神仙,硬生生走出了一条不同的道。

  问题发生在镇元子飞升中元界的前一天晚上。

  与往常一样,他正挑灯夜读,但所看经文的书却是倒过来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北辰风叩门想要请教一些学问。

  入内却是发觉师尊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大一样了,身上的浩然正气有些削弱凋零,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看向他说道:“徒儿,为师以为当今的儒学之道有所残缺,不够完整,更不够正统,经文所述之观念太过落伍,若是一味的照本宣科,会将人教废的,我们得完善新的儒学之道!”

  “比如这本书,其上所述大抵都是错误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